第318章 殿前發瘋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們會寒了將士們的心啊!!"

"寒心?"

賈昌朝冷然暗道,老夫不是要寒心,而是要讓你們"死心"!

大宋朝是文人的大宋朝,武人?老老實實盡到你的本份也就行了,朝堂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王德用一生征戰,再困頓的局勢都沒這般無助過.

老將軍近乎哀求:"曹家老二拋棄一切甯願刺字配軍,也要為國效力.不說廣南之事真相未明,單這份赤子之心就非常人所及,你們......你們何必非要至其于死地!?"

賈昌朝嘴角一揚,"國公不說,我等倒是忘了,曹覺有爵位在身,又是名門將後,卻要自辱面涅金印,卻是要加上一條有辱國體的罪名了!"

"你!......"

......

"好了!"趙禎終于出聲了.

"老國公,保重身體!"趙禎軟言道."如今不還沒有最後定案嗎?國公要相信,朕定給狄青和景渝一個公道."

"陛下,這是什麼話?"賈相公不干了.

大宋宰相發起飆來,可是皇帝的面子都不給的.

"好像我們群臣百官有意構陷一般,這讓我們這些直臣如何自處?"

"朕.....不是這個意."

賈昌朝依然咄咄逼人,"那是何思?"

趙禎被頂的一時無言,百官趁機齊齊出班,山呼:"陛下明鑒,莫要違背民心臣意,定要嚴辦曹覺,問罪狄青!"

"你們....."趙禎也氣的不行.

望著殿下除了少數幾人末動,齊齊長揖不起的群臣,心中暗道,你們這是在逼朕啊?

也罷,那就別怪朕不顧忌情面了!

"算了,傳罪臣曹覺上殿!"

"且慢!"賈昌朝高聲喝止.

"怎麼?"趙禎面容逐漸冷了下來."眾卿既要查辦,那朕總要審一審,聽聽他有何說辭吧?"

"是要審審......"

"但,卻非在此.曹覺所犯之罪,應由兵部,刑部,大理寺等各方會審,應該在大理寺公堂,而非大殿之上!"

"朕不能禦審嗎?"

"能!但陛下要先下旨特審,再由政事堂批旨才行."

"......"

這就是大宋皇帝的窘境,別說偏袒一下小舅子,就算下道旨,也得政事堂批過才能生效.

"陛下是要下旨禦審嗎?"

"怎麼?賈相公不准?"

賈昌朝一顫,他終不是寇准,包拯那種不要命的狠角色.

人只要有私心就有弱點,他做不到頂了皇帝,還能"身正不怕影子斜".

因為,他的身"根本就不正"!

"同意....."

"嗯,同意就好!"趙禎不咸不淡地應了一聲."那就傳景渝上殿吧!"

"還是先傳廣南諸將吧!"

賈相公還是玩了個心眼兒,先讓廣南諸將進來把狄青和曹覺的罪名坐實,倒時候,曹覺進來說什麼都已經失去了先機,說什麼都是辯解.

只不過,廣南罪將顫巍巍地進殿跪倒,還沒等賈相公問話,殿外的內侍就進來傳話:

"啟稟陛下,唐奕,楊文廣協鄧州廂營一十九人求見."

趙禎聞報,松了口氣.心說,這混小子終于肯進來了.再不來,朕非讓這群文臣氣出個好歹.

"傳!"

"慢!"賈昌朝又是喝止.

"唐子浩一白衣秀士,怎麼隨意進出朝殿,這成何體統!?"

曹佾在邊上冷然一笑,"怎麼,相公忘了?唐子浩是通稟了的."

"這......"

曹佾哪給他繼續找茬的機會,不等內侍出去通傳,自己就客串起了"太監",高聲唱和:

"陛下有旨,傳唐子浩及鄧州廂營兵將一十九人覲見~~!"

聲音剛落,就見唐奕打頭在前,鄧州營,包括曹覺在內,緊隨其後,魚灌入殿.

一眾朝臣的目光,立時被唐奕和楊文廣身後那十九名將士所吸引......

雖只有十九人,卻由一個獨臂將校領著,隊列整齊,昂首進殿.

曹佾給唐奕使了個眼色,意思是:看你的了!

唐奕暗暗點頭,先給趙禎見了群臣之禮.正要說話,卻聞賈昌朝指著曹覺叫道:"你你!誰讓你進來的?"

廣南的罪將還沒問話,曹覺就進來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曹覺不語,唐奕搶著一扁嘴,"陛下傳鄧州營見駕,曹覺也是鄧州營的人,當然就進來嘍!"

賈昌朝一陣氣結,曹覺是罪身,能一樣兒嗎?

可是,唐奕根本不給他繼續矯情的機會.

"草民在殿外也站了有一陣子了,諸位的爭論當真是精彩啊!"

"子浩!"韓琦一聲喝斥."這里是朝議重地,由不得你撒野!"

再怎麼說,他與范仲淹關系匪淺,唐奕算是他的晚輩,出聲喝斥也是壓一壓他的氣勢.

唐奕一揚嘴角,"草民可還沒開始撒野呢!"

"而且......"

唐奕冷眼看著韓琦,"韓相公好像站錯隊了."

噗.....

一眾大臣驚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知道唐奕什麼秉性的心說,這小子進來,果然沒安什麼好心.

當然,不知道的,現在也知道了.

唐瘋子果然是什麼炮都敢放,竟當著官家的面,說韓琦站錯隊了.

韓琦慌張地偷瞄了眼趙禎,急辨道:"你胡說!"

唐奕抿然一笑,也不和他爭辨,向高位鄭重一揖.

"陛下,可否暫且回避?"

噗......

"草民怕一會兒說出什麼,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讓陛下難堪!"

噗...噗....

這已經不能用驚來形容了!

讓官家回避一下?這是忤逆大罪,你竟然敢支使當今皇帝!?

還什麼怕陛下難堪!?

瘋了!?

可是,更瘋的,還在後頭.

趙禎聞言,不禁沒怒,反而就那麼起身了.

"朕感口喝,下去喝杯水,眾卿稍候吧!"

"......"

"!!!!"

所有人都蒙了.

等反應過來之後,也終于明白,唐子浩怎麼會平白的就請見?

這就是趙禎打出的一張牌!

只不過,大伙不明白的是,官家為什麼敢冒天下之大不違,讓唐瘋子來朝堂上攪局?

能有什麼用嗎?

這可不是他一個白衣秀士犯點渾,就能解決的問題.

......

趙禎真的就這麼走了,而唐奕面對群臣,凝望良久......

"我唐奕是個講理的人."

張堯佐一翻白眼,你特麼講理?

"所以,在不講理之前,先把話和大伙兒說明白了."

"......"

"曹覺的事情,還有狄帥戰報的事情,你們不信,又不願去找證據,其中齷齪,你們和我都心知肚明."

"現在不明說,是想在我還講理的時候,給大伙兒保留一點體面."

"沒關系."

"不願去征南大營找證據也沒事兒,我今天把證據給你們帶來了!"

"......"

"帶來了?"賈昌朝一驚,"什麼證據!?"

就聞唐奕猛然暴喝,"都有了!"

啌!!

鄧州營一十九人本能的一個立正.

啌的一聲,鞋跟碰撞的聲響暮然在大殿之中回蕩.

王德用眼前一亮,只這一個動作,就能看出這是一支百煉精兵,根本不是什麼廂勇所能比的.

眾朝臣們嚇的不由倒退一步,因為隨著一個立正的口令,一十九人登時殺氣凜凜,一雙雙凌厲的眼睛瞪得人直發慌.

"你你你.....你要干什麼?"

挨過揍的張堯佐差點沒嚇尿了,唐子浩應該不會在大殿行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