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早朝
g,更新快,無彈窗,!

哈哈,一覺醒來,又有驚喜在眼前,謝謝"泡哥"的萬賞!我媳婦說,你絕對是真愛中的真愛,無敵了!

還有,嘿嘿,謝謝"wzdxhyl"兄弟的大紅包!嗯,這個是私房錢......

------------

"哥,我沒給咱曹家丟人!"

曹老二輕輕淡淡的一句,一下子打在了曹佾心頭的柔軟處,猛的攬過弟弟,帶著哭腔語無倫次地道:"好!哥都聽說了,好啊!沒墜了咱老曹家的威名!"

曹覺聞言笑了,一如當年曹滿江把他從牢里撿回去的時候一樣,笑的極為滿足.

這一趟出去,雖然沒找著唐子浩所說的尊嚴,卻找到了曹家人的血性.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大宋朝的這些軍漢是沒有尊嚴的......

但是,卻有堅持,也沒忘了軍人的本份!

"咱姐沒受啥牽連吧?"

曹佾推開弟弟,捶了他一下,"嘿,懂事兒了,先問起姐來了."

"放心,家里啥事兒沒有."

"那就好!"

"安心在這樣兒養著,過幾天,哥就接你出去."

曹覺沒接話.

出去?

哪還那麼容易出去?

抬眼看向唐奕,緩緩地走到唐奕身邊,"又他-媽讓你看笑話了!"

唐奕眼圈有點紅,"沒人笑話你......"

"沒事兒,笑話吧,不當回事兒了."

唐奕看著和幾年前幾乎換了一個人的曹覺,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了.

倒是曹覺又開口了.

"你說的那個什麼狗屁尊嚴......"

"我真找了,可惜....."曹覺灑脫地聳了聳肩,"可惜沒找著."

"沒事兒!"

唐奕抿然笑道:"你沒找著,我幫你找回來!"

......

唐奕和曹佾從大理寺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了.

站在大理寺門前,看著汴京街面兒上的車水馬龍,曹佾面色極為難看.

"廣南路的那些王八蛋,老子要一個個活刮了他們!"

現實,遠比狄青戰報上寫的更加讓人不敢相信,廣現諸將,就那麼站在城樓上,眼睜睜地看著鄧州營的軍卒一個一個地倒下......

曹佾氣得渾身顫抖,若是當時他也在賓州城下,估計不用弟弟出手,他也得暴走.

"他們已經不重要了......"唐奕雙目沒有焦距地望著遠處."已經和死人無異!"

按說,抗命冒進,臨陣脫逃,只這兩條,狄青就可以在陣前砍了他們的腦袋.但是,由于涉及到曹覺之事,又不得不多留他們幾日.

如今,廣南涉事的三十余將官已經押解進京了,只等曹覺陣前殺將一事過後,再行處置.

不過,顯而易見,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現在的關鍵,還是朝中百官."

曹佾怒道:"事實俱在,我家老二殺人也有情可緣,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他們還能玩出什麼花來!?"

"哼!?"唐奕冷笑一聲,"他們要是和你講理,就沒有今日的局面了."

"那怎麼辦?"曹佾氣餒道,"我要求不高,只要保住老二的命就行."

只要保住了命,還能怎麼罰?曹覺已經自己把自己充軍了,不管發配到哪兒,以曹家在軍中的影響,都能讓曹老二在軍中過的極舒服.

"好辦!"唐奕大步向前行去.

"既然他們不講理,那老子也可以不講理!"

......

第二天一早,早朝還沒下,唐奕就與曹滿江等人等在了回山碼頭上.此時從船上下來的,是楊文廣和鄧州營余下的十幾個兄弟.

"人,我都給你帶來了."楊文廣一指身後的鄧州營.

只見這十幾個兵一見曹滿江等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靠過去,聚成了團兒.

他們是初到回山這種地方,還有點不習慣.

要知道,這些都是小地方出來的苦命漢子,去過最大的地方就是鄧州城,哪見過這京都繁華地?對于回山這般錦繡之地,更是看著心里發虛.

邊兒上就是樊樓的五層大高樓,碼頭上進出的,不是儒袍文士,就是蟒袍朝官,連豔光四射的姐兒都是揚著下巴走路,讓他們連正眼看一眼都不敢.

唐奕擰著眉頭,"都他-媽把腰杆子給我挺直了!"

大伙一滯,下意識地直起了腰.

"記住了,在這里......"唐奕一指腳下的地皮."這是老子的地盤兒,以後給我橫著走.誰特麼敢對你們呲牙,就他-媽往廢了打,出事兒我頂著!"

"大郎!"楊文廣聽不下去了."過了!"

他心說,哪有這麼教兵的?

正說著,又一艘船靠岸,是官船.

從船上下來的,是大理寺的衙差壓著廣南的三十余將.

當然,還有曹覺.

曹老二只由幾個差役壓著,沒上枷,倒是一身的囚服顯的有點顯眼.

下船左右一看,先和鄧州營的兄弟們打了招呼,然後到了唐奕身邊,"說吧,我哥讓我全聽你的,用不用先對對詞?"

唐奕笑了,"不用,一會兒讓你干嘛,你就干嘛就行了."

......

觀瀾上院的,朝議之地,名為休政殿,是為了應付趙禎每年都來度假後建的,位于上院的最里面.

此時,趙禎坐在高位,冷眼看著下面的百官吵成了一鍋粥.

狄青還朝了,曹覺陣前殺將,狄青虛報戰功的事情,自然又要牽起一波"倒狄","倒曹"的風波.

現在,曹佾,王德用正與一眾朝臣據理力爭,顯得極形單影只.

......

曹佾面紅耳赤,激烈陳詞,"狄漢臣所報之情句句屬實,諸位若是不信,到征南大營一問便知!"

"哼!"張堯佐冷哼一聲,"有什麼可問的?那些厮殺漢都是狄漢臣的手下袍澤,串個供還不簡單?"

王德用怒道:"三千軍卒,說串供就串供的!?"

張堯佐一挑眉頭,"那可說不准啊....."

"即說不准,爾等何又咬定狄青之報為虛!?"

邊上的韓琦搖頭道:"非常理,不足信."

"常理!?誰的常理?戰場上風云萬變,有常理嗎!?"

"聖人之理,當然就是常理."

曹佾氣樂了,打仗你也扯聖人之理!?他-媽-的,從古至今,哪一場仗是你聖人打出來的?

但是,這話卻不能說出口,一說就都炸了.

王德用氣的老臉通紅,指著一班文臣的手直抖,"你們......你們....."

一直沒說話的賈昌朝,此時耷拉著眼皮,不溫不火地打斷道:"老國公,急什麼?百官皆沸,說明大家都是心思通明的人."

說到這兒,賈昌朝一抬眼,滿臉笑意地看向王德用:

"假的,就是假的......"

"憑國公幾人就想把假的說成真的,未免也太兒戲了吧?"

王德用一陣眩暈,眼淚都快下來了.

"你們!......你們......"

"你們不能這樣啊!"

老將軍七十余歲高齡,此時無助的地雙手抱天,"寒了將士們的心,誰還來保家?誰還來為國而戰!?"

......

一眾朝官冷眼看著魯國公王德用哀泣長嚎,卻依然無動于衷.

曹佾此時,心已經涼到了極點,惡人還需惡人磨,都特麼是欠收拾,欠唐奕來打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