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卑賤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倒是想想辦法啊?"

曹佾已經坐不住了,一天來找唐奕八遍,讓他想對策.照這麼下去,曹覺是肯定逃不過王法的.

"我想什麼辦法?"唐奕恨恨道,"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全朝的文官都特麼弄死!"

對此,唐奕除了氣憤難平,卻也是一點兒招兒都沒有.

這其中的齷齪,明眼人一想就清楚,他們現在已經不是光盯著一個曹老二了,而是把火力調轉向了狄青.

為什麼?

因為狄青打贏了!

多麼荒唐的理由,打贏了,朝臣們反倒不高興了,非得把你搞臭不可.

可偏偏在大宋,這份荒唐竟成了十分正當的理由.

狄青是樞密副使的身份南下平叛的,如今一戰平定儂智高,立下了不世之功.

回來之後怎麼辦?

賞嗎?

升嗎?

要怎麼賞?怎麼升?

他已經是西府副宰執的高位,再升?

文官們能干嗎?

趙禎已經透露出想讓狄青打坐西府的念頭,這是讓文臣們無論如何也忍不了的.

讓一個厮殺漢,賊配軍,大宋最低賤的武人去執掌西府大權?

所以,現在就算不關心曹覺死活的文臣,也都站到了賈昌朝一邊.

他們只有一個念頭,借著曹覺的事兒,借著狄青謊報軍功的事兒,無論無如也要把狄青搞臭!

要是讓這個賊配軍坐上西府頭把交椅,那就是文臣的恥辱.

......

賈昌朝現在就跟打了雞血一樣,這是他五年離朝,一朝得返之後的"第一戰".能否一戰成名,穩固相位,就全靠這一戰了.

所以,誰說都不好使,就是干!

哪怕已經有人提醒他,這事兒可能會觸怒唐子浩,觸怒官家.那賈相公也管不了了,不說背後有人撐腰,這回想下去都難,單單就立威這一項,就值得他去拼一回.

反正與范仲淹,與唐子浩的關系早就是無可挽回了.

怕你個鳥!

.....

又是一年春滿江.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趙禎現在除了一個"拖字訣",再也玩兒不出什麼花樣兒了.

只能等狄青回師京都之後,再做計較.

而原本打算將廣南局勢進一步鞏固之後再回京的狄青,因為朝中閑言太多的緣故,不得不率領南征之師馬不停蹄地回京.

二月中,唐奕半夜就起來了,同觀瀾的諸位師父,把一十二位春闈應試舉子送進貢院.

回來的時候一下船,就見董惜琴攙著黑子正在上另一條船.

"你們干嘛去?"

黑子憨憨一笑,"在書院憋了半年了,進城轉轉."

"哦......"

唐奕沒當回事兒地往回走,黑子傷也快好了,出去轉轉正常.

但是,唐奕要是不犯賤,他就不是唐奕了.

走出幾步,回身對董惜琴來了一句,"早就好了,讓他飛都飛得起來,就不用攙著了吧?"

董惜琴瞬間臉就紅了,下意識的松了手.

唐奕嘿嘿一笑,"當我沒說."然後調頭就走.

回到上院自己的小樓,想要補個覺,可是剛睡過去,蘇軾就急匆匆的跑進來.

"小師父,快去看看吧!"

唐奕恨的牙癢癢,照著蘇軾的後腦勺就是一技大脖溜子,"再特麼叫'小師父’老子拍死你!"

'小師父......’怎麼聽,怎麼像和尚.

蘇軾揉著後頸,嘿嘿傻笑,"小師父多好聽啊!"

這壞小子當然知道小師父有歧意,就是故意的.

唐奕懶得和他扯皮,"看什麼?宋楷又和程家兄弟吵起來了?"

"沒!"蘇軾這才想起來意."書院門口兒來了幾個人,想進來,讓程老二給攔下來了."

"哦."唐奕點點頭."攔就攔了唄,有什麼好看的?"

"找你的!"蘇軾補了一句.

"找我的?"唐奕一疑.

"還是臭厮殺漢!"蘇軾又補了一句.

我特麼的!唐奕抬手就是一巴掌,這倒黴孩子都十五了,一點大人的樣兒都沒有,最是討厭.

"你特麼就不能一次把話說完!?"

蘇軾委屈道:"柳師父說,這叫保留懸念,逐級切入主題!"

"你學點好的!"唐奕咽了一句,就抬腳往外走.

軍漢?

不會是......

唐奕心有記掛,一路小跑的到了書院正門,遠遠就見幾個熟悉的身影,不由腳步更快.

只是,當那幾個面孔越來越清晰,唐奕卻停住了,腳下像灌了鉛一般,一步都邁不出去,眼淚也跟著就下來了.

文聖石下,幾個帶甲軍漢與三五個書院儒生站在那兒.

幾個軍漢皆是佝僂著腰,一臉的謙卑.

打頭的那個神情緊張,不停的單手作揖地對攔路的儒生們解釋著什麼.

而讓唐奕定在那兒,一步都邁不上去的,是那軍漢......

沒有了右臂!

......

"這位公子,我們真是唐大郎的朋友,並非在此生事."

"唐大郎也是你叫的!?"

攔在幾人身前的程頤鄙夷地掃視著幾人.

"你們是什麼身份,自己心里沒個數兒?要套關系也換個地方,換個人!"

"俺們沒有......"

"我不管你有沒有,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里是觀瀾書院,大宋文教聖地,當今官家的行在!"

"知道.....知道,我等知道.俺們就想進去看看大郎......沒有別的意思."

"知道還敢闖?"程頤得色更濃."知道什麼人才能進觀瀾嗎?"

"不......不知道."

"這里除了朝中大員,就只有....."

程頤指著自己月白儒袍上的"觀瀾"二字,"看見沒?只有我們可以出入!"

程頤心說,就這幾個賤種也敢說是小唐教諭的朋友?小唐教諭就算有過這樣兒的朋友,如今是什麼地位?也是他們能高攀的?

他這是幫唐奕的忙了......

而幾個軍漢聞言更是萎靡,別看他們在戰場上是煞神,回到現實,他們就是最低賤的厮殺漢.

別說是那些文臣,就是一個白衣文生,也能指著他們的鼻子喝罵.

"要不......回吧......"另一個漢子小聲兒道.

"回!......"

幾個軍漢苦著臉轉身欲走,卻猛的感覺眼前黑影一閃,有人沖了過來.

本能的重力下搓,弓步防禦,眼中精光暴射.

然而,沖過來的人卻不是沖著他們......

程頤正在得色,忽覺的腰間吃力,什麼都不知道就射飛了出去,拍在地上,疼得他叫都沒叫出來,雨點一般的大腳印子就落了下來.

唐奕一邊踹,一邊破口大罵:

"我-操-你大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