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困局
g,更新快,無彈窗,!

整個早朝,所有人都盯著曹覺,盯著狄青的做假戰報,盯著沒給狄青派文臣監軍.

所有人都選擇性地忽略了,袁用冒進的事實!

所有人都忘了,鄧州營五百軍士的死活!

那個大殿上,有一頭算一頭.

所有人都在為了從這件事上撈一點政治上的好處而使勁,沒有一個人,哪怕是在一個瞬間想到了那些血灑廣南的錚錚男兒.

為什麼沒人說袁用的不是呢!?

因為,袁用的上面是陳曙,而陳曙的上前是余靖和孫沔.

繞了一圈兒,還是文官!

袁用抗令要是追下去,陳曙跑不了,做為二人直屬長官的余靖肯定也跑不了.

讓狄青這個厮殺漢爬到了文官頭頂上,這已經觸動了文人的底線.要是再讓他把余靖和孫沔治了罪,那大宋朝文臣那扭曲的自尊心怎麼能受得了?

"滾!!!都特麼給我滾!"唐奕咆哮著.

嚇的門前一幫小娃娃一個個呆愣愣地看著他,蘇小妹更是嚇的杏眼含淚,不知所措.

"沒工夫搭理你們,都一邊玩去!"

唐奕也知道沖著一群孩子撒脾氣有點不像話,但他控制不住.

想到當初,與鄧州營的兄弟們話別,出營之時,只是簡單地揮揮手,可就是那麼不經意的離別,卻成了永別......

五百多條命!

就這麼沒了.....唐奕轉不過來這個彎.

"好了好了,大哥哥今日有事,我們去別處玩好不好?姐姐帶你們去河灣看紅鯉魚."

......

"好哇好哇!"

小孩子就是這麼好哄騙,福康只是一句話就讓他們多云轉晴,歡叫著跑開了.

福康看了眼唐奕,輕輕柔柔的一笑,也沒說話,就護著一群娃娃跑開了.

唐奕頹然地坐到了墩凳上,這時,曹佾進來了.

看了眼滿屋的狼藉,勸道:"這是怎麼了?昨天也沒見你這麼大的氣性?"

唐奕森然一笑,"恭喜你....."

"恭喜我什麼?"

"老子現在很不爽!"

"嘿,那感情好,我家老二就靠你了!"

"放心,曹老二要是有點什麼事兒,我讓賈昌朝去給他陪葬!"

"別!!"

曹佾一哆嗦,"我甯可那個老王八長命百歲,也不想我家老二有什麼閃失."

......

不過,話是這麼說,唐奕這麼激動,倒真讓曹佾踏實不少.

唐子浩身邊的人現在都知道,這孫子平事嬉皮笑臉的,真讓他動了殺心......

呵呵.....

大宋朝應該沒有幾個人扛得住.

"走吧!"曹佾拉起唐奕.

"上哪兒啊?"

"家姐要見見你."

日!!

唐奕極不情願地跟著曹佾往外走,剛一出門,就見兩個宮中女使立在院中.

見唐奕出來,輕輕一拂,"公主有命,若是公子氣消了,讓我等幫著收拾收拾."

.......

曹皇後找唐奕,當然還是曹老二的事兒,就差沒上來撓唐奕了.

就這位,唐奕現在還真沒法用硬話搪塞.

曹皇後可是孕期即滿,不定什麼時候就要生了.這個要命的時候,誰敢惹她?

所以,唐奕只能拿好話安撫,甚至拿自己的命跟曹皇後保證,一定不讓曹老二出事兒.

可是,這個事兒真就那麼好辦嗎?

難!

早朝只是個開始,一直到過年,朝臣們就沒消停過,一個勁地上本,讓趙禎嚴辦曹覺.

賈昌朝等人甚至用置仕相脅迫.

......

唐奕動用了所有可以動用的關系,想為曹覺開罪,甚至老師范仲淹都賣著老臉去幫他走動朝臣.

連蕭英這個遼國大使,都讓唐奕逼著在與曾公亮等人共干之時,幫著說了幾句好話.

別說唐奕,張貴妃都在幫著曹家使勁.

最近,她也是想通了,不但不再為張堯佐的事情來詬病唐奕,而且為了曹覺的事兒,特意把張堯佐叫了過來.

朝中肯為曹覺說話的,除了將門,富弼和包拯,已再無他人.

張貴妃現在一心想與曹皇後休好,曹家出了這檔子事兒,可以說每多一個聲音肯為曹覺說話,都是極為重要的.

于是,張貴妃想到了族叔張堯佐,她也是好心,算是賣曹家一個人情.

但是,沒想到,張堯佐前腳答應日後幫曹覺說話,第二天就反了水,與賈昌朝等人站到了同一陣線.

這讓張貴妃差點沒氣暈過去,唐子浩說的沒錯,張堯佐果然是靠不住的.

而另一個讓眾人十分意外的,是韓琦.

照理說,韓琦是"慶曆黨人",與富弼,范仲淹關系匪淺.而且,此事范仲淹特意與韓琦通過氣,他就算不幫手,也不應該落井下石.

可是,誰也沒想到,韓琦竟會和當年的敵人賈昌朝站到了一起.

......

朝臣反應如此之大,趙禎就算想有所偏袒,也是做不到,只能以廣南戰緊為由,待平定叛亂之後再說.

趙禎現在只能祈禱狄青一出廣南,蠻寇皆不能敵.到時可以借著狄青平亂的勢,看能不能把小舅子的事兒大事兒化小,小事兒化無了.

狄青也確實不負趙禎的信任.

年關一過,狄青整合廣南諸軍,用計讓儂智高放松警惕,再趁夜奇襲昆侖關,一舉大敗儂軍.

儂軍大敗,宋軍追擊百余里,殲敵數千,一舉全殲儂軍主力,儂智高見大勢已去,一把火燒了大南都城.然後帶著殘部百人,逃到大理國境內去了.

至此,廣南儂亂終于以宋軍大勝,劃上了圓滿的句號.

消息傳回京城,滿朝嘩然,面涅將軍一出,天下還有平不了的亂否?

趙禎也終于有了底氣,狄青果然沒讓人失望,有了平叛的功勞,趙禎也有了斡旋的籌碼.

不過,趙禎還是怕狄青又玩兒"謊報軍功"那一套,特意下旨囑咐他,軍情要事一定如實上報,不可浮誇.

......

可是,趙禎沒想到的是,這次他打錯了算盤.

儂賊之亂是被狄青平了,可是上本彈劾狄青虛報軍功,要求嚴辦曹覺的折子反而更多了.

多到,趙禎都看不過來了.

他之前想借此幫小舅子一把的想法還沒開始算計,就被朝臣給打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