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曹覺之危
g,更新快,無彈窗,!

賈昌朝回京,唐奕就跟吃了蒼蠅一樣惡心.

這老貨可比張堯佐難對付的多,不定起什麼妖蛾子.

更讓唐奕惡心的是,從慶曆新政開始,就和范仲淹對著干的,頑固保守派也住進了唐奕給范仲淹建的書院.

而且,你還不得不招待他.

......

而更鬧心的事兒,還在後面.

這一日早晨,剛起來,回來沒多長時間的曹佾就一腳踹開了唐奕的房門.

進來之後,二話不說,直接把一份奏報複本甩在了唐奕臉上.

唐奕一看,驚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曹,曹,曹老二跑廣南去了!?"

曹佾拍著桌子大喝:"我弟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沒完!"

唐奕苦聲道:"不是,你等會兒......"

一邊好聲安撫,一邊又看了一遍奏報.

"特麼,他惹這麼大的禍,沒個三長兩短,有點難啊!"

這上面說,曹老二發瘋發到廣南去了,當著全軍將士的面兒,直接把一個廣南將領的腦袋給切了.

這傻玩意兒,你就算私下里把人剁了,這事兒也好運作啊?

萬軍之中啊?

光天化日啊?

你就算是皇帝小舅子,也沒這麼個作法兒.這事兒,他也救不了啊!

"我不管!"曹佾咆哮著.

找了弟弟好幾年,沒想到現在找著了,卻是以這樣的方式找到的.

"你惹出了的事兒,你去給我把他帶回來."

"不是,仙長,咱能不能講點理?"唐奕不干了.

"特麼,你那弟弟在開封耍橫兒也就算了,跑軍中去裝大爺,還切腦袋...這特麼也怪我!?"

"反正你看著辦!"

曹佾是真沒了主意,明天這件就得在朝堂上炸開鍋.現在,除了官家和唐奕,他也找不到別人了.

"你再看看這個吧!"說著,曹佾又把一份奏報甩到唐奕眼前.

唐奕一看,騰的就站起來了.

"鄧州營!?"

曹佾知道,唐奕和鄧州的那一營軍漢關系匪淺,但,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兒.

"你先看完再說."

唐奕強壓心里激蕩,耐心看下去.

這是一份戰報,報的是廣南軍將袁用不顧狄青將令,協近萬將士冒然出戰,大敗而回.

這都不是關鍵.

關鍵是,袁用大敗,又令南下的鄧州廂軍一營將士斷後,以助大軍撤退.

鄧州廂營不辱將命,于昆侖關阻近萬儂敵兩個時辰,斬敵近千,確保了廣南軍全線脫險.

最後,又一路撤退,掩殺路殲敵俅數百.撤至賓州,卻遭袁用遺棄,不肯開城救援.

不得已,鄧州廂營又與儂賊絕戰賓州城下,以百人之數殲敵近千,堅持到了征南先鋒楊文廣所轄部到達.

五百將士,只余一十九人得活!

此後,楊文廣下令將逆將袁用拿下,曹覺不滿其行徑,當眾斬殺......

看完戰報,唐奕猛然叫道:"殺的好!"

那一營的人,很多都是他親自訓練過的,相處時間雖不長,但就這麼沒了,唐奕怎能不恨?

只不過......

依這封戰報來看,袁用讓鄧州營斷後,致使死殺慘重這是肯定的了,曹老二受不了這個氣,宰了袁用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你把戰報寫成這樣兒,這完全是在藐視皇帝和朝臣們的智商啊!

"這......這也太假了吧?"

曹佾一歎"......"

在二人看來,有點腦子的一看這戰報,都知道是假的.

有點太扯淡了!

廣南軍近萬人都敗了,鄧州一營烏合之眾就能阻敵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完了還能退,退了還沒亂,還殺了幾百!?

最後還能跑到賓州城下,以百人殘部,斃敵一千.最最後,還特麼活了十九個!?

哦操!這特麼是天兵天將吧?

別說是一營五百廂勇,就算是五千最精銳的西軍,在敗退的情況下,也做不到阻而能退,退而不亂,殺敵兩千余.

此時,唐奕就算為鄧州營全滅而激憤,也不能偏袒到這個份兒上,這戰報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信.

"怎麼辦?你說吧!"

"什麼怎麼辦?"唐奕擰著眉頭.

"你去跟官家說,讓廣南把曹覺押回京城再審.絕不能在回京之前就定了性!"

"這不難."曹佾沉吟道,"景渝畢竟是有爵位在身的,如今廣南軍界,除了狄青和楊文廣,沒有人比他的地位再高.,只要狄青不出聲,送回京再審,不是什麼難事!"

唐奕搖頭,"這就好,但是,現在還不能回京!"

"我這就給狄帥去信,讓他把曹老二先扣下."

曹佾不解道:"為什麼?"

為什麼?

現在廣南局勢未明,朝廷微詞頗多.這個時候曹老二因來,很可能成為朝臣們的宣泄口,拿他開刀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唐奕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朝中能幫他們說話的人太少了.

"先看看情勢再說吧."

這份戰報和那個奏本,在明天早朝上,還不定起多大的浪呢.

......

唐奕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第二天早朝,群臣直接就炸鍋了.

廣南本來就亂成了一鍋粥,曹老二還敢當眾殺人,更是給人落下了口實,而且那份戰報,更是雪上加霜.

當初,狄青掛帥出征大伙兒就都不同意.不以文官壓陣,官家獨信一個武人,這讓一朝的老學究兒們就不舒服.

這下可好,狄青這戰報,分明就是有意偏袒,哪有這麼誇的!?

照這戰報的寫法,有三千鄧州營廂勇,大宋就天下無敵了唄?

而且,別忘了,現在政事堂做主的是曾公亮和賈昌朝.

這兩位和唐子浩,和觀瀾商合都不怎麼對付.加之對武人天然的蔑視.更不能放過這一遭死命打壓的機會.

早朝之上,趙禎差點沒讓他們咽死.

除了富弼,包拯覲言,慎重而行,情況有待查明.列班百官無不一口同聲的要求將曹覺正法,以儆效尤.

趙禎只得一個"拖字訣"行事,暫時把事情壓了下來,等廣南局勢平定之後再說.

下朝之後,唐奕也知道了早朝的情勢,氣的把屋里能摔的都摔了.

他倒不是沒預料到朝臣的反應,他是疼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