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勢弱
g,更新快,無彈窗,!

人生最哈啤的事情就是,早晨一醒,就見萬賞的大紅字兒在眼前晃蕩...

嘿嘿,感謝"苦海~孤雛"的萬賞!

兄弟,你絕對是真愛!

--------------

既然趙禎沒把唐奕當外人,讓他摻合到"家事"中來,那唐奕只能是發揮他大嘴的本色,什麼炮都放了.

唐奕此番話不失真誠,但也留了一個心眼兒.

意思就是,你和皇帝站在一邊,那就是與我唐奕站在一邊.因為我是絕對的皇帝的人,這是給屏風後面那人聽的.

同時,他也是在暗示張貴妃,在宮中與曹皇後少些爭斗,多些照拂,那麼不光是他,曹家亦是她的盟友.

張貴妃是聰明人,唐奕一點就透.

不由起身一拂,"子浩果然如陛下所言,是個心直口快的孩子,本宮受教了."

"不敢!"唐奕急忙回禮.

張貴妃在宮中能老實些,對趙禎,對曹皇後,甚至是對唐奕,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草民說這番話,倒是添著臉沒把自己當成'外人’了,冒犯之處,娘娘還要多多包含才是!"

"子浩,言重了!陛下待子浩如血親,將來還要子浩多多幫陛下分憂呢!"

得.

屏風後面那位心說,早知道是這麼個情形,早點把他叫來啊!這小子好就好在,知道什麼時候該耍渾,什麼時候該收著.

他是瘋子?

那滿朝就沒有一個明白人了!

聽著外間唐奕又續了幾句家常體己的話,就告辭出去了,屏風後面的這位自然也就該出來了.

當然就是趙禎本人.

趙禎亦是好心,借著聽聽唐奕怎麼"道歉"為名,其實就是在幫唐奕掠陣,省得張貴妃太過分,為難于他.

出來就見張貴妃局促地一拂身子,"臣妾......"

"唉....."趙禎裝模作樣的一歎."這個混蛋小子目中無人,說話也沒個遮攔,愛妃莫要與之計較."

張貴妃一喜.

趙禎這話,不責備唐奕逾越,反而倒像是幫自家小孩說情,言下之意已經再明顯不過了.而且,還給了她台階下.

張貴妃自然收回原來想要說的那番說辭,輕笑道:"這個卻沒覺得,倒是平添了幾分尋常人家的生氣呢."

趙禎大笑,"愛妃是賢良之人,當然不會和那個渾小子一般見識.好了,朕且回去,晚上再來看愛妃."

說著,就大步往外走,張貴妃是聰明人,應該怎麼做,以後在宮中要如何自處,不用人教.

張貴妃一聽趙禎晚上會來,自是喜上眉梢,"恭送陛下!"

待趙趙走後,張貴妃獨自沉吟良久.

"來人."揮手招來內侍,"去皇後那邊傳個話,就說等午休一過,本宮要去請安!"

......

------

唐奕這個美啊!

解決了張貴妃這個隱患,也除了唐奕最後一塊心病.

最近真是諸事皆順.

通濟渠的疏導方案已經定了下來,來年開春兒就可征夫開挖.一旦南北水路一通,唐奕整個的商業布局也就完成了第一步.接下來,他就可以大張旗鼓的開干了.

與大遼萊州設互市的事情也有了眉目.

大遼要是萊州收宋商的稅,可以啊,那大宋也要求在雄州互市收遼人的稅.

耶律宗真一琢磨,這事兒好像不占便宜.于是給蕭英來了詔諭,收稅的事兒也就不再提了.

少了這一層阻隔,兩國迅速達成協議,于來年正月起,在萊州設立権場互市,互通有無.

萊州那個破地方,別看是州府,其實就是個大農村.

事實上,除了燕云十六和遼朝五京之地,大遼別的州府都是大農村.

萊州城也就一萬人口,遼人樂不得通過互市,讓宋人幫他們發展起來一個富城.

再有,休養了三四個月的黑子也終于能下地活動了.

這一次是鬼門關前撿了一條命,要不是孫郎中醫術回天,董惜琴照顧入微,這憨貨可能就交待了.

......

時間進入臘月,年關越來越近,隨之而來的天氣也越來越冷.

但,趙禎和後宮嬪妃,還有殿前諸臣,住的卻更踏實了.

快過年了,皇家儀典也多了起來,年尾的大朝會,還有祭天祭祖,在回山是肯定辦不了的.

按說,這個時候回宮住應該方便不少,可是,趙禎甯可往反于回山與開封之間,也不回去.

對此,朝中諸臣竟也默認了.

唐奕就奇了怪了,你們這是折騰個什麼勁?

開個大朝會,都得大伙兒半夜就起來,著急忙慌地坐船進京.然後在大慶殿接待完百官和各國使節之後,再一路坐船回來,這不有病嗎!?

他哪知道,現在就算他攆人,大臣們也不會走的.

觀瀾多舒服啊,雖然緊巴了點兒,但住的暖閣都是地龍取曖,又暖和,又乾淨.而且吃穿用度,都是唐子浩幫著張羅,全是當世最好的.

現在他們也算明白了,為什麼南平郡王和魯國公不在開封好好呆著,都要跑到回山來養老.

在這兒呆著,能多活好幾年!

可惜,要麼你關系夠硬,和范仲淹交好;要麼權位夠高,否則,想來,人家也不要你.

這段時間,朝中又有了變動,而且,是大變動.

狄青南下,楊文廣從西北急調隨之征南,西北之地一下子沒了兩員重將,一時之間竟顯空虛,大宋無將可用的尷尬也顯現了出來.

無奈,趙禎只得把剛剛當上副相,還不足年的龐籍調回西北.恐其一人不足擔當軍政兩務,又把丁度派了過去.

政事堂一下去了兩人,接任之選卻成了個難題.

按趙禎和唐奕的意思,當然是要讓文扒皮回來.曾公亮這貨有點木,一點兒都不聽話;富弼又在內相的位置,理論上管不著政事堂的事情.

但是,文扒皮下去也是不足一年,就這麼就回來了,也說不過去啊?

于是,趙禎想到了陳執中,那個直腸子,最起碼聽話.

可惜,趙禎還是把事情想簡單了.

把准備讓陳執中出任參知政事的事情拿到朝堂上一議,立馬招來諸臣的反對.而且,反對之激烈是趙禎沒想到的.

這不但左右了趙禎的決定,而且讓唐奕猛然驚醒:

文扒皮去年放出去了;宋庠這個緊跟趙禎腳步的讒臣也走了;如今龐籍和丁度去了西北,唐大炮還在揚州享福......

不知不覺間,與觀瀾一條心的重臣就只剩下一個富弼,一個包拯,還有腦子不太靈的吳育.

而趙禎迫于滿朝壓力,調入京的那位參知政事,更是讓唐奕心驚.

離京五年有余的賈昌朝,

又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