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道歉?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是個浪漫主義者,年輕的時候就曾因追逐愛情,弄的遍體鱗傷.

所以,在給唐奕賜婚的這個問題上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提,就是趙禎有利益之外的考量.

對此,唐奕只能報以苦笑.只能從長計議,看能不能打消趙禎賜婚的念頭.

......

上樓沒呆多一會兒,就有內侍過來,說是張貴妃醒了,讓他過去.

去你大爺的!能不能來點高級的!?

用過中飯不過一刻鍾,你特麼咋醒那快呢?

下樓隨著內侍到了張貴妃處.這次倒也沒拿架子,直接讓唐奕進去了.

廳中,張貴妃一身寶藍華服,正襟危坐,霞帔彩冠配以其精細的五官,雖過了女人最好的年紀,但依然風姿卓然.

只是,眉宇間那幾分英氣,讓唐奕覺得,這是個挺厲害的女人.

"聽說你來找過本宮?"張貴妃一張嘴就是不陰不陽,不溫不火的,讓人聽著好生氣悶.

唐奕抿然,"陛下讓草民來見一見貴妃娘娘."

"見一見就完了?"張貴娘皮笑肉不笑的道,"本宮有什麼好見的?"

"是沒什麼好見的....."

哐當....

張貴妃一怔,萬沒想到唐奕說出這麼一句.而她身後的屏風則是哐當一響,似是什麼東西碰到了屏風.

"你好大的膽子,陛下讓你來認錯.你就是這般態度嗎!?"張貴妃終于端不住了,聲色厲斂.

唐奕依然風清云淡,"那草民應該怎樣的態度呢?"

說完這句,唐奕不由一歎,緩聲道""草民能來,不是因為真的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是陛下讓我來的."

"來了之後,草民也不是想向貴妃娘娘道歉,而是有一些話陛下不能說,但是草民卻可以說."

哐當....

屏風又是一動.

張貴妃則被唐奕的幾句搶白,和屏風的響動弄的心緒一亂.

"有什麼話,陛下都會和本宮說,用不著你一個娃娃在此欺人!"

"草民欺人什麼樣兒,我想貴妃娘娘應當知道的......"

"你!?"

張貴妃氣的嘴色煞白,卻一時無語.

"這麼和貴妃娘娘說吧,陛下讓草民來與娘娘道歉,是以長輩的身份要求晚輩,是沒把草民當外人,這是親疏之情,而不是君臣之誼."

"草民能來,也是以晚輩聽從長輩之心,來與貴妃娘娘說話.不然,娘娘認為,草民來見禁宮妃嬪合適嗎?"

張貴妃這時恨不得上去撓花了這個唐子浩.

"晚輩?本宮怎麼沒看出你像個晚輩的樣子!?進來之後,句句夾槍帶棒,這是晚輩應該的?"

唐奕又是一歎,"那是因為娘娘現在還不是草民的長輩,甚至可以說是.,,.."

"是什麼?"

"外人."

哐當.....

這回唐奕都要忍不住笑了,您要偷聽,也淡定點行不?

張貴妃反應不過來了,怎麼繞來繞去,本宮成外人了?

她也不想想,就唐奕那張嘴,死的都能說成活的,她想在唐奕這兒找便宜,那可有點難度.

"草民也不耽誤娘娘的時間,就直說了吧."

"張堯佐一家于我的嫌隙,說白了,與娘娘是沒有關系的."

"怎會無關!?"張貴妃不干了."那是本宮的族叔!"

唐奕搖頭,"是族叔呢?還是娘娘在宮外的倚仗呢?"

"你!....."張貴妃瞬間色變,下意識地撇了眼屏風後頭.

唐奕一下就戳中了關鍵.說心理話,對于張堯佐這個長輩,張貴妃是沒有多少親情的,甚至還有一絲怨恨.

張貴妃自幼喪父,與母親投奔到張堯佐這里,而張堯佐不但沒認下她這個侄女,反而以防人非議為由把他們母女趕了出去.

張母不得以,只能到齊國長公主府做歌女,撫養張貴妃.後來,又是齊國公主把她送入宮,才有了今日的風光.

"娘娘不必驚慌,這里沒有'外人’"唐奕特意把"外人"二字咬的重些.

"娘娘深居宮闈,恐無依靠,想在朝中找一個能幫著說話的人,這一點無可厚非,陛下知道也不會在意."

張貴妃心中稍定,氣勢更弱,"你......你倒是個敢說話的孩子."

"既然娘娘說草民敢說話,那草民就再多說幾句吧."

"張堯佐不是個好依靠......"

張家父子與汝南王府走的太近,不管從趙禎的角度來說,還是從別的方面考量,不但不能幫張貴妃什麼,反而會害了她.

就算趙禎再好的脾氣,能容忍一個有通敵之嫌的女人睡在自己身邊嗎?

"那......"

張貴妃臉色一苦,她又何嘗不知道?

自從那兩父子得勢之後,囂張跋扈,還沒見有什麼用,卻已經惹了一身的不是.

但是,又能怎麼辦?除了張堯佐,她舉目無親.

"娘娘是想說不靠他,靠誰吧?"

"......"

"娘娘這是當局者迷了."

"怎講?"

"不論朝堂,亦或禁宮,誰能護著娘娘?"

"當然是官家.只要娘娘悉心侍奉官家,少些算計,少些爭恩,官家仁愛,又怎會讓娘娘受得半點委屈呢?"

張貴妃一怔,顯然已被唐奕說動.只是馬上又暗了下來,"子浩尚年輕,當不知這其中的規則."

曹皇後有曹家做後盾,十幾年無子依然後位穩固.

可是她呢?

除了張堯佐,她是無依無靠.一旦哪天一把火燒到她身上,朝里連個幫她說請的人都沒有,那真是只有等死的份.

唐奕知道她想的是什麼,拱手道:"娘娘的擔心怕是多余的.陛下以仁治世,後宮曹皇後賢良禮讓.從上古前秦往後數,就沒有哪一朝,哪一帝的宮禁像陛下這般平靜,祥和了.娘娘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若是娘娘還是心有不安,怕朝中有事牽扯娘娘,那娘娘覺得,草民可還夠分量?"

張貴妃一滯,"子浩......是什麼意思?"

"若是娘娘信得過草民,草民可以當娘娘宮外的那個靠山.有人禍引宮牆,草民還是可以幫娘娘擋一擋的."

張貴妃身子猛然一僵,"子浩,當真?"

隨即又覺失態,穩了穩身形,偷瞄了一眼屏風.

唐奕抿然道:"其實,道理很簡單,陛下是草民的長輩,若娘娘一心侍奉陛下,別無二心,那娘娘也就是草民的長輩.而曹家又是草民的朋友,這其中的關系以娘娘的智慧,應該是不難理清的."

唐奕這番話,一半兒是給屏風後面的那位聽的,另一半兒才是給張貴妃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