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厲鬼還願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最愛見崎鳴"的萬賞,謝了兄弟!

------------

威!!

一字如震!

天地為之色變!

廣南頹廢半載,仿佛被這一個字給震醒了,城上守兵亦同城下那二十個浴血戰神一道,把號子喊的山岳震撼!

大家心中都有一個感覺,只要有這樣的兵不倒,再來一百個儂智高又何懼之有?

只要有這樣的兵不倒,

大宋就倒不了!

......

曹覺瞪著血瞳,默默地抹了把臉,然後把卷了刃的長刀一扔,對身後的戰友們陰森笑道:"到還願的時候了....."

說完,猛然回身.

"開城!"

那嘶吼......

如砸爛的朽木撕扯一般難聽,又仿佛從陰間歸來的惡鬼一般讓人生寒!

城前為之一肅,黑空之中只余這一聲嘶吼響徹,激蕩.

隨後,三千帶甲西軍又是一陣馬蹄踏步,自覺列隊,拱衛在鄧州營周圍.

二十來個血人,雖東倒西歪站立不穩,但卻成了城前唯一的主角,

光芒萬丈!

這是從閻王殿里殺回來的猛士,是十八層地獄歸陽的英雄!

值得西軍敬佩,更值得他們以這樣的方式致敬!

終于,

那道隔絕了生,與死的城門轟然打開......

門里的太平安詳與門外的血海修羅,宛若兩片天地.

曹覺深吸了一口氣,凝重地邁進了城洞,身後鄧州營緊隨其後,鮮塵不染的城洞里,留下一排排帶血的腳印!

......

陳曙此時策馬來到楊文廣身邊,眼皮直跳道:

"楊將軍......這.....這不合規矩....."

哪有主將未動,一個配軍就先行入城的道理?還有尊卑之分嗎?

楊文廣卻冷然橫了他一眼,"這就是西軍的規矩!爾且問眾將士,他們有沒有這個資格?!"

陳曙被頂的臉面全無,還未出聲,就見三千西軍已經用行動告訴他,什麼是西軍的規矩.

嘩啦一聲,三千騎將動作化一,翻身下馬,長槍指天,猛的向地上一頓.

啌!

......

陳曙臉色更白.

楊文廣道:"陳將軍,還是想想狄帥到後,怎麼解釋這抗命冒進,外加見死不救的罪名吧!"

"傳我將令,把都將袁用及其諸班部將一應拿下,待狄帥親至,再行問罪!"

說完,也翻身下馬,向這群猛士注目行禮.

"喏!"

身近近衛高聲應喝,緊隨鄧州營入城,准備拿人.

可是......

拿人?沒機會了!

......

曹覺此時行在最前,對肅立兩旁的兵士視而不見,眼中除了血紅和前方躬著身子瑟瑟發抖的袁用,再無他物.

腳下步子越走越快,待到後來,已經變成了小跑.

隨手一撈,道旁兵士的腰刀應勢而出,大伙還沒反應過來,曹覺已經撞到袁用身前.

"你干什......"

袁用大驚失色,話還沒說全,就覺眼前一花,曹覺已經把刀架到他脖子上了.不由嚇的雙腿一軟,撲通就跪在了地上.

曹覺就勢一個旋身轉到他背後,一把抱住袁用的腦袋,一個嘶啞,陰狠的聲音帶著血的腥味兒,從袁用耳邊傳來,"咱們的帳.....了了!"

......

楊文廣剛進城洞,就見到這瘋狂的一幕,驚聲阻止:

"壯士,不要......"

已經晚了!

曹覺陰笑著,刀身猛的一拽.

呲~~!

袁用連聲兒都沒發出來,就看見自己的身子撲通一聲,撲倒在地上.

而人頭......

卻拎在曹覺手里.

"爾敢!?"

賓州諸將這才反應過來,"拿下!快拿下!格殺物論!"

袁用就算有諸般齷齪,那也得由主將論罪,哪輪到你一個大頭兵當眾擊殺?這是以下犯上的死罪.

西軍將士也是心中一疼,這兵已經殺紅眼了,心中除了恨,就沒別的東西,當真可惜了一員猛將.

......

"拿下?"

曹覺拎著袁用的腦袋,對眾人刀兵的相向,根本就沒當回事兒.

用長刀環指眾人,臉上笑意不減,"就憑你們?"

曹老二風清云淡的樣子讓眾人不禁膽寒,一時竟無人敢上前.

"別說你們有沒有那個膽子,就算有,你們動我試試!?"

"老子是曹彬之孫!"

"吳王曹玘之子!"

"六品昭武校尉!"

"荊越候,曹覺,曹景渝!!"

"格殺匆論?"曹老二笑的更加殘忍.

"想殺老子?得兵部,刑部,大理寺,大宗正四衙會審,你們也配!?"

"你......"曹覺長刀指向其中一人,目光橫移再指一人.

"你!"

"還有你!"

"你們所有人,都要給我兄弟們陪葬!"

.......

楊文廣一口老血噴出來,差點沒暈過去.

之前他臉上又是傷,又是血,又是泥,根本看不出個人樣兒.而且,還有個大金印!

打死,楊文廣也不會把他和曹家老二聯系到一起.

"咳.....咳!"

楊文廣心說,這時候不能不拉偏架了.

對近衛吩咐道:"把荊越候.....帶下去!暫且.....暫且隔離待辦!"

吩咐完,回身輕笑著拍了拍陳曙的肩膀,"恭喜陳將軍,惹了個惹不起的存在!"

----------

唐奕當然不知道曹老二會跑到廣南去,立了功,又惹了禍......

更不知道,他親手帶過的鄧州營就這麼......

沒了.

他現在犯愁的是,趙禎真沒把他當外人,自己搞不定張貴妃,卻推給了他.

其實也沒啥.就是陪個不是,讓張貴妃面子上過的去.

但是,就唐奕這個脾氣,除了趙禎和范仲淹,他跟誰服過軟?

人是去了,但壓根就沒打算說軟話.

而張貴妃也在跟唐奕拿架子.

唐奕上午求見,張貴妃讓他在外面等.等了半個時辰,到中午了,又說睡下了,讓他接著等.

姥姥的!

唐子浩慣你這毛病!?

向宮人甩了一句,"下午醒了再叫我吧."

然後,直接走了.

回到自己的小樓,唐奕又開始頭疼,看來,蘇明允又下雨天打孩子了.

蘇軾,蘇轍,蘇小妹都在,另外幾個熊孩子當然也少不了.

這就是一群祖宗,煩的唐奕不要不要的.

不過,幸好啊!

一進屋就見二蘇在下棋,而另幾個年齡小的,則是圍著一個稍大點的女孩一起玩耍,倒也沒來煩他.

見唐奕回來,那女孩起身輕輕一拂.

唐奕則恭敬拱手,"公主殿下!"

然後,

逃似的上樓了.

福康帝姬來了回山之後,著實幫了大忙.但是,這個忙幫的唐奕心里發荒.

因為他很清楚,趙禎為什麼把福康弄到回山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