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若不死!必取爾命!
g,更新快,無彈窗,!

知道大伙看一半兒就沒了,很難受,所以把這段寫完一起發了.

----------

"陳志揚?"

李大魁念叨著.....

"沒秀才叫著順口兒,還叫秀才吧."

"行....."秀才抹著淚回道,"以後就你能叫,誰人都不行."

......

聽秀才就這麼答應了,李大魁又是一笑,"以後?沒以後了......"

換了個凝重之色,轉臉對曹滿江道:

"最多一刻鍾,能不能跑得了,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曹滿江重重的一抱拳,"來生還做兄弟!"

"還做兄弟!"

李大魁說完,面容猛然一肅,暮的的轉身,長槍向前斜指,一雙血瞳瞪的眼眶欲裂!

"威!"

...

"威!!!!!"

啌!

"威!!"

啌!!

幾十個老兵,隨著李大魁的號子,一步一步地消失在城洞陰影之中.

......

那整齊的號子和腳步踏地的啌響,是曹老二聽到的最後一個絕響!

神情麻木地被李賀擼著,連滾帶爬地順著山道急奔.

不管隊中營頭,都頭怎麼催促,李賀怎麼喝罵,曹老二什麼都聽不見,耳朵里來來回回都是李大魁的那一嗓子"威!"

起初他還不懂,為什麼不直接喊"進""退",喊麼"威""魂"裝什麼架勢?

等到門洞里走了一遭,也就明白了,這不是喊起來很威風的問題,而是在兩方對陣,喊殺震天之時,你根本就聽不見別的聲音,只有這種"開口音"才能隱約聽到,這是老兵們的經驗.

于是,曹覺以為老兵的經驗在這一個"威"上.

但是,剛剛......

李大魁的那一聲"威.....",曹覺卻又聽出些不同的東西.

那里面不但有"進",也有退;有生有死;亦是有惡,也有善.

只不過.....

進的是淹沒在城洞子里的他們,退的是身後的袍澤.

......

"不行!!我要回去!"

曹覺怎麼想也轉不過這個彎,一把掙開李賀的大手,拎著大槍就要往回跑.

不想,李賀根本就不跟他客氣,一個大耳刮子扇過去,曹老二直接就拍在了地上.

"再他媽扯沒用的,我現在就送你去下面兒等他!"

這時李方休蹲了下來,拿手點著曹老二額頭上的金印子.

"知道這是啥嗎?"

"......"

"你要覺得這印子就是為了坐實你是個'賊配軍’,那你就回去送死,不攔著你,因為你他娘根本不配當兵!"

"......"

"記住了!"李方休使勁戳曹老二的金印子."這印子下面烙著你的命,烙著你做為一個漢兒的責任,烙著你做為賊配軍最後的一點尊嚴!"

曹老二崩潰大哭,"啥尊嚴?"

出京的時候,想像唐瘋子說的那樣兒,活的有尊嚴.

可是幾年了,他還是沒找著那份尊嚴在哪兒.

"你是一個兵!"李方休把他拉起來.

"跑吧,我哥他們不能白死,咱得好好活著,為他們也得好好活著!"

......

------

事實上,李大魁那幫人,真的撐不了多久.

沒人替換,最多一小會兒,不被儂蠻砍死,也得自己把自己累死.

這也是為何全營都在頂上去的時候,做為僅有的老兵,李大魁一次城洞子都沒進的原因.

他早就想好了會有這一刻.

......

殺~~!

鄧州營跑出去一刻多鍾,就聽見昆侖關儂蠻的喊殺震天,隱隱可聞.

完了......

曹滿江剛剛與李大魁分別的時候都沒哭,這是軍漢的命,他懂,李家兄弟也懂.

沒啥!

但是此刻,儂兵真的拿下了昆侖關,他終還是沒忍住.

那條"老鯰魚"到底還是沒滑過這一劫.

李方休也紅了眼圈,但是,他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亂.

"快走!"

他們這群"平地牛"肯定跑不過"儂耗子",走慢了,李大魁就白死了.

......

而事實上,儂軍此時已經怒不可揭了.

本來宋人冒進,大敗而回,這對提震儂軍士氣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

本來想乘勝追擊,一舉擊潰賓州守軍,看能不能順手再把賓州占下.

卻不想,在小小的昆侖關被攔了近兩個時辰.而攻上城關一看,城洞子里除了幾個老弱之兵的尸身,再無宋兵.

"追!"

城洞子之中,一個衣著稍顯整齊的儂人低吼出聲,"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宋兵攔了這麼長時間!"

......

西南山多路險,不善山地行軍的鄧州營又怎樣躲得過儂耗子的追擊?

是以,曹滿江帶隊只跑出二十多里,就被儂人追上.

幸好,曹滿江與李家兄弟早有預見,強令軍士不得丟棄兵械戰甲.不然,等儂人追到屁股後頭的時候,剩下這些人就只能任人宰割!

儂人也是氣急,這一隊宋軍跟之前的廣南防軍根本就不一樣,裝備極精不說,且潰而不散,退而不亂.

在撤退過程中,始終保持著嚴密的隊形,時不時利用山間地形,瞬間結陣,瞬間回身反擊.

這讓儂軍在追擊之兵沒有聚集成隊之前,根本就不敢靠進.

儂軍統帥在後隊氣的直跳腳,這要是一營宋軍都追不死,回去怎麼向"大南皇帝陛下"交待?

追!追到賓州城下,也得追死這群宋兵!

.......

--------

鄧州營中.

曹滿江一邊壓在隊後,一邊給兄弟們打氣.

"再提口氣,眼瞅著就出山了!"

馬上就出山了,前面一望到底的平田已經在眼邊兒了,十里外的賓州城更是在夕陽里依稀可見.

說著,還默默的心里數著,不到兩百了......

全營滿編五百人,現在就剩下不到兩百.三百多兄弟,不是填到了城洞子里,就是倒在了路上.

"前面再快點,能趕上晚飯!"

"老三!"李方休也沖著前隊大喊,"帶著傷號,緊走幾步!"

說完,與曹滿江對視一眼,曹滿江會意大吼一聲:

"結陣!!"

前面是平原,不能讓儂軍逼得太死.不然,最後這十來里地將是所有人的墳場.

山地儂軍包不了餃子,一到空場,若是被圍,別看就這一點路,也跑不了.

一聽"結陣"二字,除了前隊傷兵,大伙兒本能的一頓,調頭擎槍.

"威!"

曹滿江軍號一出,全營百多號漢子從落荒而逃的敗軍,瞬間變成血瞳圓瞪的吃人曆鬼.

"威!!"

啌!

鄧州營一改之前死守死防的態勢.踏著號子,逼近追擊儂軍.

曹老二和秀才一見後方結陣,調頭就要回去,卻被李賀一人一巴掌扇了回來.

"跑!"

就一個字兒!

這是他對他哥的承諾.

二人也知,此時不能再添亂,只能隨著李賀,扶著傷兵跑完這最後的十來里路.

曹滿江帶人不退反進,著實驚到了儂軍.

哪想到這幫瘋子,一改之前的只防不攻之勢,反而殺了回來.

大敗狂奔幾十里,這幫傻漢哪來的精神頭兒結陣?只百多人,竟殺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曹滿江要的正是這個效果,只有讓儂人恐懼,一時不敢上前,他們才能有機會跑完這最後的十里路.

但是,此翻做為,代價也是極大.

失去地形之利,又是進攻,儂人雖退,但鄧州營死傷亦是極為慘重.

最後,曹滿江下令回撤之時,身邊只余百來人,三分之一的兄弟死于沖鋒.

......

不得不說,最後這一沖還是有效果的,等曹滿江帶人出了山,已經在平原上急奔,儂軍才反應過來,放步狂追,在距鄧州城垣不足二里的地方,才將將要追上宋軍.

"追!追到城里也要取他們的狗命!"

儂軍統帥已近瘋魔,這要是不滅了這伙人,他這個統帥,回去不掉腦袋,也不能好過到哪兒去.

這時候,曹滿江已經不結陣迎敵了.跑吧,跑到城中就是勝利,就算袁用再混蛋,也不能不管吧?

可是......

曹滿江還是高估了袁用的為人.

眼見城牆就在眼前,越來越近,但曹滿江的心也隨之越來越往下沉!

因為......

他看到,前走的弟兄們都聚在城下.

而那扇攸關生死的城門,卻緊緊地閉著!

......

--------

城樓之上,廣南軍諸將皆立在其中.

而都將袁用,則在眾人拱衛之下,陰冷地望著城下奔來的宋兵與儂軍.

"這個曹滿江倒是有點本事啊!竟能全身而歸?"

一眾將校一邊看著,一邊品評.

"都將,開門嗎?"

"開個屁!"袁用猛的甩了問話那人一巴掌.

讓鄧州營斷後,就是沒想讓他們活著回來.

今日昆侖關下大敗,狄漢臣一到,還不知道是怎麼個情形,若是留下這個非廣南系,又不通情理的臭臉漢子,說出點對大伙兒不利的話,誰都吃罪不起.

"儂軍夾雜其中,萬一沖入城中怎麼辦?你們擔待的起嗎!?"

眾人一怔,隨即了然,"擔待不起,擔待不起!"

這是要至曹滿江于死地啊!

......

------

"快開城門!!!"

曹老二扯著脖子大吼,可是城上的人只是冷冰冰地盯著城下,連動一下都不動.

"****大爺的,給老子開城!!"

這一路,曹老二早就殺紅眼了,管你城上是誰,破口大罵.

城上袁用冷然一笑,高聲喝道:"鄧州營裹脅儂賊,意圖騙城,眾將士覺得,本將可會上當?"

"不會!不會!"

城上諸將皆是高聲唱和,氣得曹老二直吐血.

李賀這時冷冷地攔住要繼續大罵的曹覺.

"算了......"

當了十幾年的兵,沒什麼混蛋玩意他沒見過?到城下一看城上將帥的眼神兒,他就知道今天活不成了.

曹老二怒瞪城上,鋼牙咬的咯咯作響.

良久,單手猛一提大槍,斜指城上.

"我曹覺對天起誓!!"

"若今日不死,必取爾等狗頭!!!"

秀才聞聲,緩緩從地上爬起來,猛一提槍.

"我陳志揚對天起誓!"

"若今日不死,必取爾等狗頭!!!"

......

暮的......

"我李賀對天起誓!!"

"我胡林對天起誓!!"

"我董烈對天起誓!!"

城下幾十個傷兵無不激憤高望,對天起誓:

--"若今日不死,必取爾等狗頭!"

那種臨死前帶著絕望的詛咒,即使是見慣了生死的袁用,也是嚇得心跳都漏了一拍.

慌亂之間他卻是忘了,一年前,主將陳曙特意讓他普查各州丁帳,找一個叫曹覺的人.

說是京中大佬曹家之後,當今官家的小舅子,流落坊間.若有消息,居功者保升三級,賞錢十萬!

......

城下諸人皆是絕望,等曹滿江帶著殘兵沖到近前,秀才帶著哭腔道:"他們.....他們不開門....."

曹滿江一語不發,望向高城,見袁用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

猛一回身,"結陣!!"

.......

"兄弟們!奸將雖未除,但蒼天有眼,咱們下面兒等著他們!"

兵死戰,臣死諫!

今日死局已定.

但是,戰未了,敵尤在側!

曹覺凶狠的目光轉向奔襲而來的儂人,提槍行至隊前,"我等兄弟,雖客死南疆,但也算有始有終了!"

秀才靠到他身邊,"老鯰魚,慢走兩步,等著我!"

"定!!"曹滿江一聲暴喝.

"定!!"

哐!槍尾砸地!

威......

城樓上士兵們,由此見證了詭異的一幕:

只見城下,百多個殘兵迅速結陣,把傷兵護在中間,背靠著城門迎接著儂人一波接一波的攻勢.

他們應該是從中午一直戰至黃昏,雖只余百多人,卻依然如怒江中的頑石,任你刀兵似浪,卻怡然不動!

他們用五百人的兵力,擋住了儂軍的追擊,保住了廣南軍近萬人的性命.

但是此刻,他們卻被擋在了自己城池的外面.

這!

才是真正的軍人!

兵士們眼中有些濕潤,這一刻,縱使是鐵石之心,亦會被鄧州營的氣勢所捍碎!

但是......

他們只是普通的兵,做主的是旁邊那些沒心沒肺的將!

.......

一刻鍾.

他最多也就頂一刻鍾,袁用冷酷地想著.

一刻鍾之後,什麼"取吾首級","在下面兒等著"的狠話,都將隨著血染的大地煙消云散.

我還是我,畢竟沒有重大損失,最多被那個狄漢臣責罰幾句.

然而,一刻鍾之後,城下的喊殺之聲沒有停,那百多個曆鬼,還在喘著粗氣應敵!

半個時辰之後,他們還能站著,身邊尸骸已經堆了半人來高!!

袁用終于有點慌了!

一個時辰之後.

"秀才!還能動嗎?"曹覺用盡全身力氣劈翻一個儂人.

大槍早就捅斷了,手里的刀也已經滿是豁口.

"****大爺!我有大名兒!"秀才應著,劈翻身前之敵.

李賀樂了,"嘿!還有力氣罵,下波兒你頂前頭!"

秀才看了眼李賀身後倒著的曹滿江,"行!營頭,你先走,咱馬上就到!"

"滾蛋!"曹滿江罵了一嘴,聲音有點虛.

強撐著要站起來,試了好幾次都沒成功,最後還是李方休幫了他一把,才晃蕩著起身.

只不過,起身的老曹已經無法握刀了......

整條右臂,正拎在左手!

"頭兒,都分家了,還拎著干啥?"

"身體發膚授之父母,一塊兒都不能丟!"

曹覺也看了一眼曹滿江,"頭兒,別撐了,先走吧!"

曹滿江硬氣道:"我還能擋一刀!"

曹覺不說話了,盯著被打退回去的儂兵.

曹滿江那條胳膊,就是為他擋了一刀,掉下來的.

心說,有來世的話,還你!

"最後一波兒了......"

"嗯,最後一波!"

不是儂軍的最後一波攻勢,而是鄧州營的最後一波兒了.

全營上下,還能立得住的,不超過二十個,下一波,說什麼也挺不過去了.

......

城上的袁用長松了一口氣,終于結束了!

只不過,他這一口氣還沒出完,就感覺腳下的城垛微微的顫動.

袁用神情一變.慢慢從疑惑變成了驚駭,因為那感覺越來越明顯.

終于,地顫變成了隆隆巨響,猛的向城側一望,只見....

一大隊騎兵舉著火把,如刺破夜幕的火扇,從城側繞路殺出.

完了....

袁用頹然的坐到了地上,排頭將旗上大大的一個"楊"字,昭示著鄧州營和他袁用的命運!

......

----

曹覺覺得,這一切應該都是在做夢!

暮的的從城側殺出千騎;

暮的沖入儂軍大陣....

他眼看著大宋軍騎把儂人沖的七零八落,眼看著特意分出一隊騎士把他們護在當中!

曹覺不敢信,曹滿江不敢信,鄧州營最後的這二十來人都不敢信!

本能的結陣!

擎刀!

生怕這是累的,傷的,絕望的之後的幻覺!

生怕儂人會猛然沖破幻象,殺到身前!

.......

而策馬殺到的西軍此時也在駭然!

這他-媽是哪來的天兵天將!?

城門口的慘烈,讓這些在西北久經戰陣的精兵之兵都暗暗乍舌.

用儂人尸體壘成的弧形壁壘把城門都堵死了,中間二十來個滿身帶傷的將士依然陣列嚴整擎刀戒備.

在他們身後,一百多具鮮甲宋兵安然的躺在地上.

只不過,再也不會醒來!

他們始終不肯放下兵刃,即使儂人已經敗逃,亦是身姿屹立,有若豐碑!!!

最後一位鮮甲大將排陣而出,來到這二十人身前,見了這慘烈之狀,亦是眼圈泛紅.

西軍!敬佩英雄!

"在下征南先鋒楊文廣,眾位猛士,可安心了!"

楊文廣?

曹覺眼睛有點花,也看不清那是不是真的楊文廣....

只不過,曹老二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本能的猛一聚長刀--

"威!"

.....

"威!!"

.....

"威!!!"

.....

"威!!!!!"

先是鄧州營的殘軍,

然後是三千西軍帶甲,

最後是賓州城上的守兵......

威武之聲,響徹廣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