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到點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曹老二癱在地上掃了一圈,詐尸似的從地上爬起來,沖進了城洞子!

死了四個,他想把尸體拖出來.

"你他娘的瘋了?"李方休一把拉住他,"要干啥?"

曹老二眼淚就下來了,"大劉....老賈....."

李方休使勁一甩,把曹老二趔了個趔趄.

"滾回去!別他媽給我找事兒!哪還有工夫讓你找尸體?"

說完,也不管曹老二,去城洞子里整隊了.

都是新丁,頭幾波兒最為要命,得他和李賀兩人輪流帶隊.不然,新兵一見血,又沒人壓陣,很容易就崩了.

曹老二呆愣愣地杵在那兒,李大魁過來拉起他,把一塊肉脯塞到他手里,"趕緊吃,不定有沒有下頓呢!"

.....

第二波人這時也下來了,都是輕傷或者連皮都沒擦破的.

這意味著,重傷和死去的一樣,也留在了城洞子里.

不過,幸好.....秀才沒事.

木然地把肉脯放到嘴里,和著手上沾的人血和汗泥.

有點腥.....

......

李賀和李方休輪著帶隊,等全營都輪了一個遍,曹滿江和另外兩個都頭也帶隊去堵門.

一到兩盞茶換一波,從靠關外的洞子口兒,慢慢地往關內縮.

不是鄧州營頂不出去,而死人太多,靠外口兒都堵上了,根本插不下去腳.

儂兵根本就沒有甲胄,大槍一捅就是一個窟窿,簡直就和割麥子一樣,一排一排的倒.

但是,架不住人多,前面的倒下了,後面就算不想上,也會被更後面的推著擠過來.

曹老二也已經麻木了!

進了洞子,見到穿爛衣裳的就捅,出來就靠在半牆上發呆.

而這趟,出來就見秀才靠在關牆上,兩眼發直,胳膊上一血口子,泱泱地滲著腥紅,李大魁正在給他包紮.

從開戰開始,李大魁就沒進過洞子,挑出來三十來個歲數大的和他一起當起了輔兵.

對于李大魁這次又滑了,沒人說三道四,連開玩笑的都沒有,可能都忘了說啥了.

從秀才腰間摸出一個小扁壺,拔開塞子,登時酒香就出來了.

這是嚴河坊專門給廂營配的,里面是二兩酒精,受傷消毒用的.

"忍著點....."

李大魁嘴里塞滿了肉脯提醒著,就要把酒往秀才傷口上倒.

不想,秀才聞言好像回魂兒了,一把搶過酒壺,胡亂往胳膊上一倒,剩下的一半兒仰頭都灌到了嘴里.

"他娘的,留點!"李大魁笑罵,卻沒阻止."別灌迷糊了出不來,花秀才成死秀才了!"

秀才兩眼發直地嘟囔,"咱有大名兒......"

老李沒搭話,拿棉布把秀才的傷口勒緊.

弄完了,才起身看向曹老二,"傷了沒?"

曹老二搖頭.

"那就好......"

說完,李大魁掃了一圈,對那幾十號輔兵嚷嚷道:"趕緊吃,到點了!"

那幾十人一聽,手上的活計不停,但往嘴里塞肉脯的速度卻快了幾分.

曹老二正在奇怪,就見李大魁往城洞子走了過去.

他一激靈,一把拉住李大魁,"你干啥去!"

在他看來,這"老鯰魚"滑就滑到底,老胳膊老腿的就別進去了.

李大魁笑了,錘了他一下,"臭小子!沒白疼."

但是,卻沒停,直接到了曹滿江和李賀身邊.

曹老二感覺有點不對,給秀才使了個眼色,兩人一起靠了過去.

李大魁也不廢話,"差不多了,儂人也不傻,等反過勁來,從關牆繞過去一包,就都堵這兒了."

曹滿江點頭.

他們已經在此堵了儂軍有一個時辰了,這要是後頭的宋兵再跑不了,那就只能說閻王不給他留活路了.

"把那幾十人留給我,你帶著他們撤."

李大魁橫了他一眼,"誰是營頭?帶大伙兒活命那是你的職責,別推給俺!"

老曹凝重搖頭,"你比我有經驗..帶著他們活命的機會更大."

老李笑了,"扯淡!他-媽逃命還要個屁的經驗!?"

"好了,別爭了!"

老李好像換了一個人,語氣不容有疑.

"本來,我們兄弟三個都得應該留下,還你個情!"

"但是....."看了眼李賀和城洞子里剛撤下來的李方休,"容我再自私一回,李家還沒後,我就一個頂仨了,讓他倆保條命,給李家留下種兒吧......"

李賀不說話,眼淚都下來了.大哥慫了一輩子,這是唯一硬氣的一回,卻是要用自己的命搶他們哥倆的命.

曹滿江雙瞳灌血,"我接的令!不能讓你來替我添這個坑!"

"你要真有心,就多帶點敢拼命的兵,少下點讓人送死的令."

"就這麼定了!"李大魁一甩手,轉向李賀.

"交給你個任務."

"說....."

"把老二和秀才活著帶回去."

"行!"

曹老二和秀才眼淚登時就下來了,兩人紅著眼睛同時嚷道:"我不走,我跟你一塊!"

"別使性子,不是時候!"

"我不管!"曹老二瘋了.

"我們老曹家就沒孬種,不用你賣我好!"

他是好話不得好說.

"你他-媽耍了一輩子滑,當了一輩子縮頭王八,這時候裝什麼大尾巴狼?我不用你救!"

秀才也激動道:"要死一塊兒.你個老王八蛋不能扔下我!"

李大魁也有點控制不住的眼圈泛濕.

"我四十大幾,也活夠本兒了,你倆娃子才多大點兒,連姐兒都沒睡過,啥是男爺們兒都不知道.填在這兒不值了....."

"別犟嘴,要不我抽你倆!"

二人根本不聽,大哭阻攔.

"老三,把他倆拉走!"

老李真想和這兩個娃子再最後說幾句,他是個老絕戶,四十多也沒個家,這倆小子,他一直當自己兒子一樣看待.

但是,前邊眼看就頂不住了,沒時間讓他扯閑情.

當下,李大魁回身沖歪倒在牆根兒下的兵士們嚷道:"傷重的,跑不動的,留下,其他人跟營頭走!"

之前那幾十個老兵一聽到點兒了,猛的把嘴里的吃食咽下去,一口灌掉扁壺里的烈酒,有的更是從懷里摸出點散碎銀子往兄弟們手里一塞.

"幫我稍家去!"

然後,便與傷重自願留下的袍澤一道,拿起武器,聚攏到城洞子前.

終于到他們了!

李大魁整好了隊,最後看了眼眾人.

"秀才....."

秀才被李賀箍住了胳膊,臉上的淚水和著血泥,哭出了兩條小白溝兒.

"在呢....."

"你大名兒叫個啥?"

......

"陳志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