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守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個頭兩個大,比寫七八更還累.

本來想把這段寫完一起發,要不大伙兒看著肯定不過癮,但是......

我天真了!

...................

李大魁四十多歲了,比曹滿江還要大上不少,平時偷奸耍滑,但是做為營里為數不多真刀真槍干過的,這個時候必須得穩住!

軍令就是軍令,從古至今,當兵的沒有權力分辨軍令是善還是惡,也根本就沒有善惡.

因為服從,永遠高于是非本身!

曹滿江感激地看了一眼李大魁,畢竟對于沙場來說,他也是"新兵".

"那咱們商量商量,這個斷後,得怎麼個斷法!"

當下,五個都頭和曹滿江都蹲到了地上,拿石子兒擺起了軍陣,開始琢磨對策.

而身後的一營兵卒都有些不知所措.

幸好平時養出的軍紀,頭兒沒讓動,就誰也不能亂.

曹老二站在隊中,小聲兒對身邊的"秀才"道:"怕不?"

秀才撇嘴,"不怕,那是假的!"

"怕就對了,記住了,別閉眼,別送槍!"

"別扯淡了,等會兒,你還未必比我強呢!"

.....

"咋守?"李賀瞪著眼睛問道,"看那架勢,儂軍得有五六千."

曹滿江道:"占關而守是沒戲了!儂賊和宋兵都打在一塊兒了,到時候連門都關不上,就得讓堵在關里."

王都頭有點急了,"出去也不行,這是個死局.看起來咱占著昆侖關,其實一點用處都沒有."

"也不算死局!"李方休擰著眉頭,指著大伙兒在地上畫出來的草圖道,"守門洞!!"

"守門洞?"眾人一怔,隨即眼前一亮.

關城的門洞倒是大伙兒都沒想到的.那城洞子進深有四五丈,卻不過一丈多寬闊,絕對是易守難攻.

"還真行!"李賀道,"有二十個人就能把城洞子封死."

"要不?給我一伍兵,我來堵住儂人,你們先撤,興許不用都交代在這兒."

李大魁橫了他一眼,"一伍你能頂多久?"

李賀一窘,也確實.

一伍他能頂多久啊?一刻鍾?半個時辰?

那幫儂人都是屬山耗子的,就算讓宋兵先跑半個時辰,他們也能追上.

"大賀這法子不行!"王都頭也覺不妥."全營守城洞,先別想著回去,不能壞了咱鄧州營的名聲!"

"就這麼定了!"曹滿江最後拍板."下去把全營分成若干隊,輪著守.戰至最後一人,也不能死了還讓人戳脊梁骨!"

眾人不敢耽誤,去做戰前最後的准備,關外的潰軍和儂人眼瞅著就要到眼前了.

唯有李大魁還蹲在地上,盯著圖悶頭發愣.過了好一會兒才起身,來到曹滿江身邊.

"把上了歲數的,成了家的,都挑出來吧,我來帶."

曹滿江木然地看了他半天,最後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沒說出一句話.

......

曹老二有點懵.

盡管,此時他就站在城洞子里;

盡管,身邊一個個驚慌躥進關內的宋兵撞得他東倒西歪;

盡管,身邊的同營袍澤已經把槍尾支在地上,隨時准備迎來儂軍的第一波沖擊;

盡管,李方休在耳邊聲嘶力竭地大吼著些什麼.

但,他還是不太相信,戰爭就這麼來了!

李方休喊的很大聲,但聽到曹老二耳朵里,卻是那麼遙遠,甚至還沒有心跳聲來得清晰.

"什麼都不要管,聽我的號子...."

"我喊'威’就是進!"

"我喊'魂’就是退!"

"我喊'定’就是原地架槍!"

曹老二心說,你他媽就不能大點聲,老子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才聽到點動靜.

但是,李方休根本不管曹老二的抱怨,依舊是那個蚊子動靜,依舊反反複複重複著那幾句話.

暮的.....

世界猛的一靜!

.....

"威!!!"

李方休蚊子大的動靜,猛然變的清晰,震的曹老二耳根直麻.

隨之而來的人嚎馬嘶,震天喊殺讓曹老二一個激靈,仿佛三魂七魄又回到了身體里.

這他媽真是戰場!

然後,本能地與眾位袍澤一同大吼:

"威!!!"

啌!幾十號人整齊踏前一步!

"威!!!"

啌!再一步.....

"威!!!"

啌!!

"定!"李方休位中人牆正中,猛然換號.

"定!!"

咔!!幾十條槍尾頂在地上,發出同一個脆響.

哐!!!

還沒等曹老二反應過來,黑壓壓的,穿著破衣爛衫的儂蠻士兵已經撞到了槍頭上..

血的顏色,槍尖刺入身體的弱響,儂人鈍刀劃過鱗甲的觸感,讓曹老二本能的一閉眼.

是的,曹老二還是閉眼了.

"魂!!"

這時,李方休的號子再一次把曹老二喚醒,隨隊大吼,後撤一步.

剛剛被大槍捅成篩子的儂兵,因大槍一抽,軟趴趴地倒了下去,隨即迅速被身後更多的儂兵所淹沒.

"魂!"

啌!

"魂!"

城洞子里曹老二就只聽得見李方休撕破喉嚨的大喊.

本能的進,或者退!

後面已經把心提到嗓子眼的軍士們,感覺全身都要虛脫了.

萬幸營中有李家三兄弟這樣的老兵,不然.....

不然,就算他們平時訓練的再好,與真正的殺場那也是兩個概念,這一營新丁,都不知道能不能頂住一個回合.

......

只過了盞茶的工夫,李賀已經在李方本身後整隊,嘴里也是大聲向兵士們重複著剛剛李方休那一套.

趁儂人攻勢一弱的當口兒,把李方休那隊人換了下來...

剛撤出城洞,曹老二就兩腿一軟,直接攤在了地上.

環顧四周,除了李方休,就沒一個人能站著.

曹老二想笑,奶奶的,原來不只我一個嚇癱了!

只不過,李方休與曹滿江的一句對話,讓曹老二生生把笑憋了回去.

"死了四個......"

曹老二下意識地開始在人堆里找了起來,他想知道,是誰沒能從城洞子里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