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斷後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隊的愣頭青都豎著耳朵聽李大魁和曹老二在那胡侃.

這些都是新雛,訓的再好,沒到戰場上見過血,甚至都不能叫做"兵"!

這可都是保命的東西.

...

後面幾都隊列見前隊嘈雜,不由好奇,幾個都頭也湊到了一塊兒.

王都頭戲虐道:"你大哥又在那賣弄心得了."

李賀笑道:"要不,我把他叫過來,也給你講講?"

"囊球!"王都頭撇嘴罵道,"教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定是告訴那些兵伢子怎麼逃命呢!"

李家三兄弟,老二李方休是主意多,有韌勁兒,老三李賀則是不折不扣的拼命三郎,都是鐵錚錚的漢子.

唯獨他們家老大,別看四十多歲的人了,那就是條"老鯰魚",真打起來,比誰溜的都快!

且不說後面怎個都頭怎麼編排李大魁,這邊的"老二"依舊在賣弄.

"記住了,絕對不能出槍,特別是敵沖我守之時,萬千不要看人馬沖上來就猛刺."

"沖在最前面的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一波身後的那些人.老兵都會慢半拍,等你猛刺前敵,還沒收槍的時候,沖上來就給你一刀!"

.....

李大魁此刻則是眯眼看著"老二".

"曹老二,你家真是開封的?要不是你娃臉上的大金印子是後刺上去的,老子真懷疑你也是西北跑回的逃兵!"

曹老二嘿嘿一笑,得瑟道:"這叫家學!懂嗎?從我太爺爺那輩兒開始就在軍中厮混,這點東西,咱還沒會走就都聽會了."

秀才揶揄道:"吹吧,你就!幾輩子都在軍中混?那你還能混成個賊配軍?"

曹老二一滯,不說話了.

李大魁又看了他一眼,說道:"秀才這話沒錯.你瞅瞅,你干點啥不好,非要當個賊配軍!"

嘴上雖這麼說著,其實心里卻不是這麼想的.

這應該是個有事兒的娃子....

秀才卻是一臉的委屈,"咱有大名兒,干嘛老叫秀才!"

誰讓你細皮嫩肉的,一點都不像個軍漢呢?

.....

有人說話,趕路就不累,不知不覺就又過了兩個來時辰.

曹老二說的一點兒都沒錯,大軍真就天都要亮了,才算到了昆侖關.

昆侖關並不是什麼險關,只是大宋隔絕南蠻的一道隘口,平時連駐軍都沒有,如今卻成了儂賊與大宋的主戰場.

一到昆侖關,上面就傳下令來,要鄧州營在關內掠陣,賓州軍則即刻出關,奇襲十里外紮營的儂軍.

...

曹滿江接了將令,眉頭緊鎖.

"讓兄弟們趕緊造飯,睡覺,派兩個精神的上關盯著!"

王都頭,李大魁等人都是一滯,看著人家打的差使,營頭怎麼這般凝重?

"袁用現在就是一個賭徒,已經失去理智了!"

老曹現在倒不是發愁無建功之機,這幾年與唐奕也有書信往來,以唐奕現在在將門的影響力,給他謀個好職,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他現在擔心的是,袁用會敗!

大軍行軍整整一夜,早就延誤了戰機.此時天光大亮,還叫什麼奇襲?

昆侖關外一馬平川,離的老遠就能看見你的軍陣,儂人又不傻,肯定有所准備.

而且一夜行軍,連休整都不顧,冒然出戰,儂軍以足養之軍對陣袁用的疲兵....

幾番較量,勝負真的就難說了.

.....

果不其然!

鄧州營的軍卒用過早飯,依營頭之令就地休整.臨近中午,就聞關外嘈雜喊叫之聲由遠及近.

曹滿江一顫,猛然起身攀上關頭,一眾軍將也揉著腥松雙目,緊跟著而去.

曹老二上去的時候,嚇的一哆嗦!

就見遠處黃塵彌天,喊殺不斷,紅甲宋兵身後跟著破衣爛衫的儂人,瘋了似的撲向關來.

李大魁只是搭眼一瞅,"壞了,大敗!"說著,急下關牆.

"快!快!都收拾隨身軍資,准備撤!"

一邊下城,還一邊嘟囔,"他娘的,走了大運了,幸好是墊後的活計!"

這是老兵油子在戰場上混出來的經驗.

曹滿江依然立于關上,緊縮眉頭,眼盯著十余騎從宋軍之中脫隊而出,直抵關下!

"操!什麼東西!"

王都頭一眼就認出,飛騎逃來的,是袁用和一眾將佐.

特麼敗了不可恥,敗了就撇下兵卒自己先跑,那特麼才真是沒卵子!

曹滿江倒沒什麼怪話.

"下城接應吧....."

....

等袁用飛騎入關,曹滿江已經迎了上來,"都將!"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袁用歪盔甲斜地已經開始咆哮了.

"還愣著做甚!?還不整兵接應大軍!"

"末將領命!"

"儂,儂軍勢猛......"

袁用依然沒有從兵敗的慌亂中恢複過來,但又不想在這臭臉漢子面前失了統帥之威.

"我軍要....要暫避其鋒,你帶一營軍士掩護大軍撤退,務必阻擋儂軍兵鋒!"

"我....."曹滿江想罵,"我-操-你祖宗!"

但是,衣甲在身,他就不能罵這話.

"末將.....領命"

"嗯!"猿用陰狠點頭."本將且先回城恭迎楊先鋒官,爾阻敵之後,自行回城!"

"若大軍損失慘重,提頭來見!"

曹滿江額前的青筋直突突,"末,將,領,命!"

袁用回頭撇了一眼遠處的煙塵,不再廢話,打馬就走,留下呆立不動的曹滿江孤零零地站在城洞之下.

最多一刻鍾,儂賊就會驅趕敗軍至關下,到時候想走,可就晚了.

.....

回到營眾面前,曹滿江心頭有如壓了萬斤巨石.

這些昔日袍澤,親如兄弟,今日一道軍令卻要置他們于死地.可是,他這個當大哥的,卻偏偏不能拒絕.

因為.....

這就是軍人!

李大魁一見曹滿江佇立隊前一言不發,且拳頭握的骨節泛白.就知道不好.

緩緩地放下手中的糧袋子,與幾位都頭走到曹滿江身邊.

"讓咱們墊後??"

曹滿江一酸,"連累大伙兒了!"

李大魁雖有預感,心里還是咯噔一下,暗歎,看來,這大運沒走成.

"沒啥!"露出一個勉強的笑意,"趁著還有時間,你說咋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