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夜行軍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寫慢一點,這段鄧州營的劇情,很多人期待已久,蒼山想寫的精細一些,盡量寫出我心里的那個感覺.

過了這段兒再開始拼命爆發.

------------

曹滿江帶兵有一手,但是,武舉出身的他也是眼高于頂,對于廣南的這些烏合之眾是半點好感欠奉.

所以,也樂得一個人在邊上清閑.

等到人都齊了,袁用大步步入帳中.

也不墨跡,"兄弟們,建功只在今夜!"

"未時造飯,申時拔營,亥時強行至昆侖關下,整隊待戰,子時三刻....!"

說到這兒,袁用環視眾人,"眾位兄弟可知,此一戰意味著什麼了!?"

"明白!"一眾營將呼喊震天.

"好!"袁用猛一握配劍,"待絞殺儂賊,論功行賞,我等兄弟人人有份!"

.....

"都將!"

正當群情激蕩之時,一個突兀的聲音暮的的響起.

眾回頭一望,不禁皺眉,只見一銀甲營將立于最末,抱拳上請,正是曹滿江.

"狄帥有令,我軍不得擅動,此番傾巢而出,是否有些欠妥?"

袁用冷然一哼.

"怎地?曹大營指揮怕了!?"

曹滿江面皮抽搐.

讓一個急著搶功的"棒槌"輕辱,老曹恨不得當場發飚.

但是...他是軍人.

雙臂擎在半空直抖,醞釀良久,方從牙縫里擠出一句,"末將!何....懼?只是軍令不...."

"哼!"沒等曹滿江說完,即被袁用打斷.

"你帶兵先至,在狄帥未抵賓州之前,即歸我廣南軍統領節制."

"軍令?"

袁用聲色厲斂,"老子現在說的,就是軍令!"

"......"

"曹滿江!"袁用一聲暴喝."爾敢違抗軍令不成!?"

"......"

"末將.....不敢,末將領命!"

袁用聞聲,不耐煩地一揮手,"既已接令,還愣著做甚?回營准備去吧!"

......

臉色難明地出了中軍大帳,還未走開,就聞帳中有人出聲兒,"這憨傻愣子,撇下就是,何必讓其占光?"

袁用的聲音隨即傳來,"且防備不測......若無差池,留其在後隊壓陣,屁的軍功,老子讓他湯都喝不上!"

回到本營,曹滿江雖千般不願,但軍令如山,不得不從,便把幾個都頭聚于一處,分派任務.

一眾都頭得知營頭在中軍大帳所受欺辱,也是心有不憤.然,這幾年苦訓不歇,那種服從軍令的意識已經滲到骨子里了,只得各自回去准備.

吃喝拉撒且不多談,申時一到,賓州大營八千多軍將,浩浩蕩蕩地出城,一路南下,直奔昆侖關.

只不過,袁用還是高估了近萬人大隊的行軍速度.

賓州到昆侖關的路程不過四十余里,然出城只有十來里地的坦途,之後路程皆是山路.

大軍剛進山,天色就暗了下來,黑燈瞎火,山路難行,更是拖慢了速度.

鄧州營果然被安排在了後隊.

在袁用看來,此戰十拿九穩,斷不能讓那個臭臉直漢沾到半點兒好處.

"老二!"

隊中一個長相秀氣的半大小子扯著脖子喊叫,"什麼時辰了?"

旁邊一個年齡相仿的青年,應聲抬頭看天,額角的金印在月光的映照下,頗為顯眼

"差不多快子時了."

"操!"秀氣青年狠淬一口.

不想,卻招來了本隊都頭.

李大魁兩步上到近前,猛一揚手就要一巴掌扇下去,那青年嚇的一縮脖子,認命的閉眼.

可是等了半天,李都頭的巴掌也沒砸下來,卻是李大魁沒舍得打.

不疼不癢地巴拉了一下青年的腦袋,向隊首掃了一眼,低聲吼道:

"鬼叫個蛋球?營頭心情不好,小心他踹死你!"

"踹!"

邊上的"老二"幸災樂禍地起哄,"踹死這花秀才."

秀才眼睛一立,"再特麼叫老子秀才,真跟你急,咱有大名兒!"

"行了!"李都頭在二人腦門兒上一人來了一下."就特麼你們兩個話多!"

秀才揉著腦門子諂媚道:"這不是光走道兒,也沒個話頭兒嗎?"

老二附和,"就是,前邊那群孫子跟爬似的.就這速度,天亮也到不了."

"著啥急!?"李都頭頗為淡定."反正咱們也是來看戲的,打好打壞跟咱都沒關系."

秀才撇嘴,"風頭都讓他們出了,還讓咱跟著白跑腿."

"你懂個屁!"李都頭歎道,"這種沾血的風頭,能躲就躲了吧!"

秀才聞言,抿然一笑,"頭兒,給咱講講真打仗得注意點啥?"

鄧州營雖然訓的一點不比禁軍,西軍少,但是,連營里多年的老兵也只是剿過匪,誰也沒見過真的兩軍對壘是個什麼樣兒.

上過戰場,見過血的,全營就三個:

李大魁,李賀,李方休.

好吧,本來就是一家三兄弟.

三人原本就是鄧州的坐地戶,早年間和人斗毆至人傷殘犯了王法,一道刺配充軍到了西北.

在西北,那是血里,火里滾三回,殺出來的精壯軍漢.

那怎麼跑廂營來了呢?

前年,李父李母雙雙病亡.李家就這三個兒子,連個扛幡送終的人都沒有.

兄弟三個都是孝子,在西北接了家信,一咬牙,跑了!

臉上有賊配軍的刺印,你能跑哪兒去?

哥仨好不容意跑回鄧州,就被逮住了.

按說,充軍私逃這是死罪,但是正趕上曹滿工去牢里"撿漏",順手把這哥仨撿了出來.

不但讓他們下葬了雙親,還重用三人,讓他們當了都頭,也算謀了個前程.

此時,李大魁聞言,橫了秀才一眼,"老二不是啥都懂嗎?問他!"

老二一聽,來了精神.

"兩點!"

"第一,死都別閉眼,閉上能不能睜來就得看老天賞不賞臉了."

"第二,輕易別往出送槍!"

"為啥?"秀才有點不明白,"不出槍那咋殺敵啊?"

李大魁接道:"大槍送出去容易,收回來就難了."

"兩軍對仗絞殺一團,出槍之後是最要命的.力道用老,避無可避,就和等死的肥羊沒區別.所以,沒有十足把握,周圍不會有人下黑手,千萬不能出槍!"

秀才聽得一愣一愣的,這特麼要是不說,誰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