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鄧州營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你們很強大,昨天把我送到了曆史銷售榜第八,今天是第六,雖然欠下了很多更,要連著加更很多天,但是蒼山沒有痛,只有快樂...

感謝'龍蠖不關情’的五萬飄紅;

感謝'無淚懶蟲’的五萬飄紅;

亦感謝'陳萌萌’的五萬飄紅.

當然,還有'孤獨克金’的萬賞,泡哥(這個稱呼很低調)的萬賞.

歪解一句鄭板橋的詩"君有奇(財)我不貧"

有你們,還有那些默默支持的朋友,蒼山是幸運的!

----------

時間進入十一月,開封已入冬寒,而南方的廣南戰場卻是悶熱難當.

廣南,狄青南下主力之軍還未到.

余靖,孫沔鎮守桂州,統領三軍事宜,其手下大將陳曙堅守賓州,與南邊昆侖關外的儂智高隔關對峙.

自九月後兩個多月,儂軍屢次來犯,皆不能克城,銳氣受搓,戰局算是穩固下來.

但是,有人卻不甘于平靜.

賓州軍營,陳曙高居正位,一臉陰郁.

下手位置,副將袁用諂媚道:"陳帥,不能再等了.桂州傳報,楊文廣帶三千先鋒營已經出城南下,後天即到賓州前線.到時,我等可是什麼都撈不著了!"

陳曙橫了他一眼,冷哼道:"軍機要事怎可為爭功而搶戰,若出差池,不想要腦袋了嗎!?"

袁用不懼,反而更為激憤.

"是前,余布政引交趾夷兵來援,卻被狄漢臣那厮蠻霸阻撓,且他不到就不許我等進兵半步.此間意味還不夠明顯嗎?分明是怕我等爭功,搶了他宣徽使的風頭!"

陳曙一歎,郁結道:"狄漢臣....終是主帥."

"哼!"袁用冷哼一聲.

"卻非我袁某人的主帥!陳帥還不明白嗎?在他狄青入主賓州之前,賓州還是陳帥的賓州.只要仗打贏了,功勞還是咱們廣南守軍的功勞!"

"若輸了呢?"陳曙陰陰地瞪著袁用.

"陳帥放心,此時儂賊兵鋒以挫,正是士氣低落之時,且昆侖關又在我軍之手.就算打不贏,退守昆侖關,亦能立于不敗之地."

陳曙不說話了,他在權衡此間利弊.

說實話,他也不想把到手的軍功拱手讓人,但是.....

思緒良久,陳曙暮地起身.

"我要出城迎接先鋒官楊文廣,賓州軍政之職權交于你."

說著,手握劍柄大步出帳,行至帳門,"且謀劃妥當,萬不可出了差池!"

"末將尊命!"

......

陳曙一走,袁用眼中精光閃動.這時,帳外等候多時的一眾將官魚貫而入,"怎樣!?"

袁用掃視眾人,"糾集全軍營以上軍將,來大帳議事!"

眾人一震,"成了!"皆急步出帳,通知各營.

然,其中一人又折了回來.

"前日到的那一營,也叫上?"

袁用一怔,沉吟道:"倒是便宜了那臭臉憨漢!叫上吧,城中只有八千步卒,多一營,就多一分力量."

"呸!"那人一淬."就他那樣兒的,活該就混個廂軍營頭兒."

不多時,二十來個將校聚于中軍大帳.其中一位營將顯然與眾人不太合群,孤零零地立于隊末的角落里.

若是唐奕在此,定會認出,此人正是鄧州廂營指揮使曹滿江.

自從得了狄青將令,曹滿江即刻從鄧州拔營南下.

因本就比京師距廣南近上不少,加之有觀瀾的兵糧船之助,甚至早于楊文廣的先鋒營一步進駐廣南.

只不過,他這一營廂兵的到來,並不召人待見.

......

大宋軍伍,西北是用兵重地,經過范仲淹,龐籍,王德用,狄青,楊文廣等諸多將帥幾十年的苦心經營,西軍是為當世強軍.

西軍講究的是鋒芒畢露,鼇首爭雄.其勇,正是因為這股相互比拼,誰也不服誰的勁兒頭,經年累月熬煉出來的.

但是,除了西軍,以混吃等死為己任的各州廂防,論的則是是一個中庸之道.

大伙兒都是一個軍鍋里攪食,誰也別強出頭,裝******最強的,你也就是個三流廂勇,也爬不上去,反倒招人煩.

所以,低調才是王道,比爛才是不被孤立的法門.

廣南城防就是在這種"比爛"的大氛圍之下,讓儂智高帶著一群連褲子都穿不上的儂蠻給接連攻破的.

可是,鄧州營怎麼低調?沒法低調啊!

前天,鄧州營到賓州一亮相,從百姓到軍漢一個個就都看傻了.

一營軍漢,十人一排,十人一列,一共五都,五隊.

盔明甲亮,槍直人勇,從進城門開始就踩著一樣的步點兒.

百姓們眼珠子就沒離開過他們,就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軍隊.

五百人,穿著一樣的鱗甲,拿著一樣的軍器,軍鞋踏地則發出一個聲音.

那咣咣的,整齊如一的步點兒,砸的石板大路直抖,震的人心肝直顫.

且不說穿戴,步調.....

這幫漢子走路邁出去的步子距離都是不差分毫;甩出去的手臂也是一般高低;長槍斜舉的槍尖更是在一個高度.

他媽這哪是幾百人的滿營兵,感覺倒像一個人分出來幾百個重影兒似的.

都看眼花了!

賓州守軍本來就為狄青南下,失了軍功鬧心,哪成想,又來了這麼個裝他-媽最強的搶風頭.

能願意嗎?

而且,這個新來的營將一點都不會來事兒,更讓大家不喜.

原因還是因為鄧州營太惹眼了.

這幾年,嚴河坊仗著廂營的庇護,在鄧州省了不少的麻煩,張全福當然不會吝嗇.

幾年間,不但把鄧州營兵士的衣甲,兵器從里到外換了遍,而且當得知廂營要出征,更是自掏腰包,給每個士兵都發了福利,一人五斤肉脯,十斤精面.

吃完了還有,隨糧船給兄弟們送過去!

所以,到了賓州,別的軍漢都是破甲爛衣,鄧州營卻是鮮衣怒甲;

別人草鞋漏腳後跟,鄧州營卻是大遼運來的牛皮軟靴;

別人粗糧爛菜葉子熬糊糊,鄧州營卻是白面饃饃配肉湯.

戰事吃緊,軍資供應本就困難,別說大頭兵,就算是將帥也難見到點葷腥.

你說,鄧州營又是白面饃饃,又是肉湯的,能不招人恨嗎?

......

按說,這也沒什麼,誰讓你是後方剛上來的?

可是,做為營將的曹滿江,你不能不懂事兒吧?

最起碼,一眾同寮,上級領導多少打點一番.有肉大伙兒一起吃不是?

但是,老曹不.

我的軍資都是鄧州鄉親千里迢迢從鄧州按人頭運來的,一點富余的沒有,憑啥給你們?

就算是有人厚著臉皮張嘴來要,都讓曹滿江給頂回去了.

老曹也是沒誰了,剛來兩天,就把人得罪光了.

是以,現在他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根本沒人和他搭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