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帝女福康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補刀飄紅的那哥們,你加群,我保證不掐死你!

"龍蠖不關情"對!別看了,就是你!

好吧,有了個飄紅,我又能夢想一次銷售榜了,求波打賞啦!!

(昨天賞過的量力而行,別沖動,蒼山上不去也沒事兒.)

--------

唐奕抓狂的想撞牆.

特麼,好不容易沒什麼事兒了,想躲幾天清淨.可是他的小樓卻讓一群熊孩子給占領了.

"你們不回家好好呆著,都跑我這兒來做甚?"

蘇軾兩只腳回在桌沿上,躺在躺椅之上,雙手架于腦後,慢調斯理地答道:"不回去,現在誰回去,誰有病."

蘇轍則撿著果盤里的果子,往嘴里猛塞.

"我爹那脾氣您又不是不知道,正對著我娘發瘋呢."

蘇小妹撲閃著大眼睛,"可嚇人了呢...."

唐奕一翻白眼,"那你們就不能到別的地方玩去?讓我清淨會兒?"

現在,蘇軾在那兒裝大爺;蘇轍在猛吃;蘇小妹和曹評正拿他的草紙折飛機.

更要命的是,幺兒掛在他左腿,王方的閨女王弗掛在右腿,而馬大偉的兒子小墩子則摟著他的脖子死活不撒手.

唐奕別說消停了,連動一動都是奢望.

媽了個巴子,蘇洵這老貨是真夠完蛋的,考不上就考不上,回來拿媳婦撒什麼氣!?

....

蘇洵今年是准備最後一搏,可惜還沒開始搏,就倒在了沖鋒的路上.

觀瀾書院十三人應舉,參加秋闈,十二人過關.唯一被刷下來的,就是大文豪蘇明允.

你說,他是不是倒黴催的吧?

而且,這貨人品還不怎麼樣.你沒考上就沒考上唄,回來拿老婆孩子撒什麼氣?

弄得大中午的,蘇家三兄妹沒地方去了,就都跑唐奕這兒來了.而幺兒也不睡覺,跟著曹評和墩子一起來禍害唐奕.

現在,唐奕無比想念君欣卓和蕭巧哥.

這兩位別的不行,哄孩子卻是一把好手.有她們在,這幫熊孩子也不至于到"唐瘋子"身上來發瘋.

正當唐奕已經到了發瘋的邊緣之時.門外人影一晃,唐奕抬頭一看,本能地一哆嗦.

又哪兒來的兩個熊孩子啊?

門外站著一大一小兩個華服女孩.大的和蘇軾差不多,十四五歲;小的那個比墩子還小,最多四歲.

"你們是誰家的?找誰?"

唐奕以為是哪個教諭家的小孩,來找這幾位活祖宗玩的.

那個大一點的女孩下意識地一縮,把小的往懷里帶了帶.

"不,不找誰....就是聽這邊熱鬧,過來看看."

哦...

那女孩怯生生的樣子反倒讓唐奕有點不好意思,緩聲道:"那就進來吧!"

大一點的急忙搖頭,"不了,不了....."

唐奕環顧身上掛著的三個,心說,你們看看人家,多乖巧!

"沒事兒,進來玩吧.有新玩伴,也省得他們纏著我了."

小的那個一聽大哥哥讓進來玩,不等姐姐同意,就邁過門檻蹣跚地走了進來,然後乖乖地站在曹評和蘇小妹身邊,看他們折紙.

蘇小妹見那小女童乖巧,笑著問道:"會嗎?"

女童搖頭.

"給你."蘇小妹把折好的飛機交到女童手里,並教她怎麼玩兒.

唐奕身上掛著的這幾個,一看飛機折好了,立馬過去搶,幾個小孩兒很快就玩到了一塊兒.

蘇子瞻則是盯著那個和他一般大的女孩眼珠亂轉.心說,這小娘長的還挺俊俏呢.

"喂!新來的!"

女孩局促地一指自己,"叫我嗎?"

"對!說的就是你.你是誰家的?可聽過我上院蘇子瞻?"

唐奕無語了,真當自己是蘇仙了啊?是蘇仙也是沒長開的蘇仙!

"別聽他的,這小子沒安好心.桌上有果子點心,自己找地方坐,幫我看著點這群小破孩兒."

說完,就想往樓上去,他得把這一身全是口水的衣服換下來.

女孩被唐奕一陣搶白,想出聲,但唐奕已經轉身往樓上走了,只得認命地點點頭,盯著幾個小破孩兒滿房子亂跑,生怕哪個摔了.

蘇軾還不死心,"你知道上院的規矩嗎?"

女孩凝眉道:"什麼規矩?"

她有點不高興了,這個大一點的孩子怎麼一點樣子都沒有,倒像個小登徒子.

"那就是,凡是新來的,都得給本公子錘錘背才行.來來,我看你手法可還高明."

噗!

蘇轍噴出一嘴的的東西,心說,這個當哥的又開始不著調了.

女孩則是瞪了蘇軾半天,方悠然道:"捶背當然沒問題."

"但是,要問過父皇才行."

"這等小事兒,還問什麼父....."

咣當!!!

蘇軾直接從躺椅上摔了下來.

"父父父....你皇??"

"你你你,你到底誰家的啊?"

女孩橫了他一眼,"陳國公主福康,不知道這位小公子哪里不舒服,要我幫你錘錘?"

咣當!

這回是唐奕差點從樓梯上折下來.

她怎麼還來回山了?

唐奕可是知道,趙禎要賜婚那個事兒,可還沒了呢.

....

唐奕不知道,不光福康帝女來了,宮里大半的寵妃和帝女都來了.

趙禎自己躲清淨,在回山住了好幾個月了,張貴妃心里都長草了,幾次上書要來陪駕.

趙禎扭不過她,只得准奏,順道把周貴妃和幾個帝女也都帶過來了.

而張貴妃一見趙禎,除了苦訴相思之情,還能干嘛?當然是告狀.

伯父張堯佐讓唐正平拍暈了,表弟張俊臣讓唐奕打斷了三條腿,這張貴妃哪里忍得了?

....

話說朝臣,大宗正寺都沒能把唐奕怎麼樣,張貴妃憑什麼?

當然是憑趙禎耳根子軟.

趙禎還真沒什麼大毛病,唯獨耳根子軟,聽不得枕邊風,這一點讓人很無語.

但是,他也不能把唐奕怎麼樣,只不過不能像對朝臣那般強硬,開始活稀泥.活不下去了,干脆推給唐奕,讓唐奕當面給張貴妃說點軟話,把事情過去了就完了.

唐奕這個鬧心啊,怎麼攤上這麼個軟趴趴的皇帝?連女人都搞不定!

好吧,要是換個別的皇帝,他也不敢這麼作.

但是,見張貴妃,唐奕真的要好好斟酌一下了.

而在他見張貴妃的同時.廣南戰況又有了新的進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