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錳鋼板甲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這都不算是打個折扣了,簡直就是把大頭兒都切了,給狄青留了個尾巴.

兩萬西軍,那是大宋戰力最強的軍隊.可想而知,西軍一到,儂賊必亡.

但現在縮到了三千,一廂禁軍,也直接減到了一個營,這特麼就是坑爹!

但是,你還不能說什麼,不然朝臣們又該有話說了.

你狄漢臣不是牛嗎?

當初上本,可是說夷兵百騎,禁軍幾百就能取儂智高項上人頭的.

所以,狄青只得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硬著頭皮領旨.

回去之過,把幾個主要的武官叫到一處,商量這仗要怎麼打.什麼時候出兵.

這其中,有西軍統帥楊文廣,亦有其子楊懷玉.

沒錯,那一營禁軍,就是楊懷玉的神威營.

一番討論,狄青任命楊文廣為先鋒官,引三千西軍先行馳援廣南,自己在後隊聚攏各州廂勇.隨後殺到.

並囑咐楊文廣傳令余靖,孫沔等人,在大隊人馬到來之前,不得妄動.

而一提到廂勇,楊懷玉不由插了一句嘴,"唐子浩曾在使遼時說過,鄧州有一營廂兵,軍紀嚴明,是為可用之兵!"

狄青一凝眉,隨即道:"那就給京西南路軍政官發涵,令鄧州廂營開跋廣南,不用與大隊會合,且去待命!"

他現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管那一營兵是不是真的軍紀嚴明,用了再說吧.

這時候,唐奕給曹滿江去的信還在路上,而令其馳援廣南的軍令也已經發出了.

.....

狄青掛帥南征,趙禎特意設宴為其送行!

與會朝臣心情複雜,既希望狄漢臣平定南患,保國安家,又不想這個涅面粗漢太出風頭.

此時唐奕就是不在,在的話,非得把他們祖宗十八代的祖墳都罵冒煙兒不可.

自古文人相輕,真是一點不冤枉他們,什麼東西?就見不得別人好!

待宴後,一眾文臣都退了下去,只剩王德用,趙禎,和幾個出師武將.

趙禎總算說了幾句體已貼心的話.聽的狄青和楊文廣心里暖哄哄的,就差沒哭一鼻子了.

這時,外面的內侍來傳,說是唐子浩求見.

趙禎了然,聽說,唐奕有禮物要送給狄青,應該就是這個事兒.

"讓他進來吧!"

...

唐奕確實是來送禮的.

等他帶著人把禮物搬進來,趙禎,王德用等人的眼珠子就挪不開了,緊盯著侍衛抬進來的一套锃亮鎧甲.

等到侍衛把兩個長條錦盒和一套鎧甲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王德用已經開罵了.

"好你個混小子,老夫算是白疼你了!有這麼好的東西,不說先給老夫來一套!"

唐奕憨然一笑,"時間倉促,工匠就打出這麼一套,先讓狄將軍用著,改日人人有份!"

"明光鎧?"趙禎也圍著那鎧甲轉了一圈.

這甲也太漂亮了!

锃明哇亮,幾乎可以照出人來.甲身是一整塊的锃亮鋼板,順著腰身的線條,勾勒出胸肌肋條.兩肩是吞天虎口,腰間有云紋戰裙.

像是明光寶甲卻比明光甲的防護面更全,就是一件鐵皮戰衣!

王德用在甲上輕輕一彈,登時金鳴龍吟不絕于耳.

"不是明光鎧,倒像是騎兵重甲,可又沒重甲厚實,不會就是個樣子貨吧?"

唐奕一撇嘴,"您老拿劍砍砍試試,出道印子,都算我沒說."

"真的假的?"王德用不信,提起來一試,

這甲太薄了,也就只有十多斤重,跟兵士穿的鱗甲差不多.怎麼可能像唐奕說的那麼玄乎?

"這是用新弄出的錳鋼打出去的,薄是薄,但是別說刀劍,就算你拿大錘砸,最多也就出個潛坑."

這就是唐奕之前一直說的錳鋼板甲.

由于沖壓技術還沒弄出來,這件甲是工匠手工打出來的,專門趕在狄青出征之前完工.

將來,按唐奕的意思,是要把這種甲普及到全軍的.

大宋軍隊裝備的是鱗甲,由于經費的問題,有的連鱗甲都穿不上,只有極高級的將領才配得起明光鎧.

有人說,明光鎧就是華夏的板甲,其實不然.

明光凱也是鱗甲的一種,只不過鱗鐵的面積大一點,看上去像鐵板,也是鑲在皮襯或者棉襯之上的,防禦局部.與板板的整體防禦是不一樣的.

而北方的游牧民族善用鈍器,也就是狼牙棒,鐵骨朵之類,靠沖擊力傷人的武器,鱗甲的防禦就變的極為有限.

要不然,宋金對抗之時,大宋軍隊也不會有"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的戲虐之言.

大棒砸下來,鱗甲根本就防不了!

要是宋軍可以裝備防沖擊力更強的錳鋼板甲.....

只要沖壓技術到位,把板甲做的薄而輕便,且成本低.....

那畫面一定很美,讓北方蠻子大棒槌一砸一個響兒,連坑都打不出來.

一說這甲的性能,大伙兒都不淡定了.

王德用甚至想當場試一試,讓趙禎攔住了.

"這可是送給狄卿的出征之禮,砸壞了,狄卿怕是要心疼了."

狄青尷尬一笑,還真會心疼.

楊懷玉在後面使勁捅了唐奕一下,壓低聲音道:"我的呢!"

唐奕一翻白眼兒,"且先走吧,打出來讓糧船給你稍過去."

楊懷玉這才滿意地暗暗豎起一個大拇指,"這才像兄弟嗎!"

看了半天鎧甲,王德用又盯著另兩個盒子.

"這里面是啥?"

"一把配劍,一把唐刀!"

哦!

王德用點頭,這是一送就配一套啊!從甲胄到配劍,外加沖陣戰刃一樣不少.

隨手打開短一點的盒子.

王德用只看了一眼,眼珠子就差點沒突出來,還不待別人看見里面的東西,砰的一聲合上劍匣,一把抱在懷里.

"漢臣啊!你不用劍,拿去也是擺樣子,這劍且給老夫吧!"

噗!

這不是耍無賴嗎?為將帥者,誰不是拿劍去擺個樣子?其公用與令旗無異!

再說了,您老要也行,也讓我先看看啊!

狄青僵在那里,給也不是,不給也不是.

王德用要,當然得給.但是做為武人,又是為將者,誰不愛配劍?他真怕那盒子里是什麼好劍,給了就會後悔.

趙禎笑了,"到底是什麼好東西,卿家,總要讓大家看上一眼嗎!"

"不給...."王德用七十多歲的老頭耍起了無賴,把腦袋搖的人眼花.

但他越是如此,趙禎越是好奇,"與朕看一眼總行吧?"

陛下要看,那能不給嗎?王德用只得把劍匣交到趙禎手里.

趙禎打開也是一愣,隨即伸手把劍取了出來.

登時,除了唐奕,滿屋子的人都一眨不眨地盯著趙禎手中的長劍,再也挪不開眼睛.

"這...這...這花紋是怎麼刻上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