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給觀瀾儒生加點料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上院這幫二世祖,唐奕早就看不順眼了.

奶奶的,看不上這個,看不上那個,拉幫結派不說,還成天牛的不行.

關鍵是,程顥,程頤這兩個貨還公開傳道,讓唐奕更是十分的不爽.

你自己想當聖人就算了,還鼓動別人,還特麼在觀瀾書院里鼓動,必須滅掉!

而且,范仲淹擔心的那些什麼攀比啊,紮堆啊的問題,也太好解決了.

貧富不一?奢靡成風?

好辦!

統一標准,統一配給,吃一樣的,用一樣的,誰也別帶書童,使女,誰也別搞特殊化,都拉到同一個水平線上,不就得了嗎!

老子連內褲都讓你們穿一個料子的,我看你還怎麼比?

拉幫結派,相互擠兌?

更好辦了,軍事化管理,讓他們抱成團兒,都來恨我一個啊!

好吧,其實這里面唐奕是有私心的,或者說,有他自己的考慮.

觀瀾的這批學子,就算唐奕不了解曆史,用眼睛去看,也看得出,這都是大宋未來的希望之星.

不說別的,這里面能當上宰相的就不下十個,能開派立說的也是一片一片的,更有的可以揮軍千里,封疆闊土,可以奠定古華夏千年的科學基礎.

不論你穿越到哪個時代,不論你怎麼使勁,都很難聚攏像這樣的一群人才了.

這些學生,不但是大宋今後幾十年的頂梁柱,更是唐奕實現他的終極目標的一大助力.

唐奕十分慶幸可以聚攏這樣一群人,十分慶幸在他們還沒有形成完整的價值觀之前,把他們改造成最好的樣子.

那如何改造呢?

任由他們自行發展嗎?

那肯定是不行的.

先不說二程的理學比原子彈的殺傷力還大,按原來的曆史:

章惇會把蘇軾往死里弄;張載會被王安王送回老家當教書匠;沈括混成了貪汙犯;王韶打下的千里江山讓司馬光還了回去.

一場熙甯變法,讓這些學子之中的絕大多數人站了隊,成了黨爭的中堅力量.

說不好聽點,一個個都成了只會吵罵,構陷的,沒籃子的偽君子.

當然,如今有了唐奕,這一切可能都不會發生.但是,唐奕覺得還不夠.

將來,他要干的事情,不是依附于原本的曆史軌跡,而是要超脫曆史,把華夏民族推上一個全新的高度!

文人,君子之臣,是玩不轉的.

唐奕想趁著他們還年輕,趁著還處在"被灌輸"的年紀,在他們的生命中添點料.

在不失本心的同時,添一點血性,加一點兒狼性.

所以,唐奕現在需要曹滿江!

....

唐奕把他的想法一說,歐陽修直接就炸了.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這怎麼能行!?大宋第一書院,文教聖地之中,怎麼能把武人的粗鄙沾染進來!?"

杜衍和尹洙此時也沉默了.

他們知道唐奕的本心在哪兒,但是,這種法子,做為學儒尊禮了一輩子的他們,也有些無法接受.

只是范仲淹!

范希文盯著唐奕的眼睛,一字一頓道:

"大郎可知,若稍有不慎,書院百多號學子的前程和命運就都毀了."

為人師者,這是他不得不去擔負的責任!

唐奕聞言,冷然一笑,"與大宋的前程和命運相比,百多人的命運又算得了什麼呢?"

!!!

"好!"范仲淹猛一拍桌子.

"你放手為之!老夫擋在你前面!"

...

有范仲淹這一句話,唐奕心里就有了底.

只不過,想招曹滿江來回山,不是說說就行的.

畢竟觀瀾書院是民學,曹滿江就算再不得志也是官身.讓他放棄軍籍,以武人之身到一個民學來,聽著就不靠譜..

所以,基于朋友之間的尊重,唐奕不能直接讓趙禎退了曹滿江的軍籍.他禮貌性地給曹營頭寫了一封信,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見.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正是這番猶豫,讓他晚了一步.

...

九月,儂智高叛亂進一步擴大.

在圍困廣州五十七天久攻不下之後,儂軍暫時退去,轉攻賀州,昭州,連下兩城.

廣西鈐轄王正倫以身殉國,王從政,徐守一等一批文武官員也相繼戰死.

短短四個月的時間,廣西南路諸州戰死的戰死,出逃的出逃,竟無一人可阻儂人兵鋒.

趙禎一面令許余靖引交趾軍兵入境一同平亂,一面從慶興軍路調兵南下.

關鍵時刻,狄青終于站了出來,上表請戰.

他說:"臣行伍出身,除了戰場殺敵,沒有什麼可以報效國家.希望能帶得數百個蕃落騎兵,再加上一些禁兵,去將叛賊的頭砍下送回京城."

趙禎自是高興.

但卻仍有不放心,便把王德用和龐籍兩位精通戰事的重臣叫到身邊,讓他們說一說,狄青南下平叛可行與否?

龐籍道:"值此危局,非漢臣不可!"

這是在肯定狄青的能力.

"但是...."好吧,王德用和趙禎讓他這個但是弄的直膩歪.

文人說話就是不痛快,總帶著個惱人的"但是.."

"但是,仍需派一文臣輔佐."

趙禎聞言點頭,"卿家所言極是."

不廢話嗎?大宋軍人出去,什麼時候不都得跟個文官監視著.

但是,王德用卻不干了.

媽了個巴子,都火燎腚毛了,還特麼想防著俺們?

遂語出聲,"若派監軍,不如不用狄青!"

王德用的言下之意,信不過就不要用.

趙禎一窘,自覺有點過份了,都這個時候了,還監什麼軍?

"那就.....不派."

第二天早朝,趙禎便任命狄青為宣徽南院使,宣撫荊湖南北路,負責處理廣南叛亂之事.

趙禎也算夠意思,既然都不派監軍了,那干脆徹底放權,把將荊湖兩路,廣南諸路的軍政大權全交給了狄漢臣.

不過,朝臣們不干了.

本來,狄青以軍功入西府參與論政之事,就是大宋開國以來絕無僅有的,現在趙禎又要把整個西南的軍政兩務交于狄漢臣一人手中.

這怎麼能行!?讓我們文官去給一個武將行下屬之禮?

堅決不能干!

但是,趙禎心意已決,誰說也沒用.

最後,只得在用兵上給狄青打了個折扣.

原來是讓他帶兩萬西軍,一廂禁軍南下,現在只給了三千西軍,一營禁軍護衛,余者各地廂勇丁補,以此來安撫朝臣.

王德用氣的差點沒歸了天.

奶奶的!這真是又讓馬兒跑,又不給馬兒吃草,三千西軍你特麼折騰什麼去?

廂勇丁補!?

各地的廂軍連軍械都配不全,除了搬石頭,就是扛土包,基本上就沒拿過刀.

讓他們去干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