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漢夷關系
g,更新快,無彈窗,!

香菇,藍瘦...欠的債有點多,可以賴賬嗎?

好吧,上面是扯淡!實際情況是動力滿滿,碼字根本停不下來!

大伙兒太特麼給力了,直接把我推進了曆史銷售榜前十!

謝了!

---------

儂族諸部,名義生活在大宋的土地上,但卻不是大宋子民.

不論是南邊的交趾,還是大宋自己,對于這群生活在深山老林里的"儂蠻",根本就沒把他們當人看.

這是漢人自古以來的優越性.

漢根正朔!

只有我們漢人才是漢王朝的子民,其他的,就算也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那也都特麼是蠻夷!

東南沿海的疍民,西北黨項羌人,西南的苗壯儂人皆是如此.

這也是古代華夏四方邊患不斷的一個原因.漢人的包容是有前題條件的包容,是帶有優越感的包容.

我們一直在同化異族,但同時,我們也一直打心眼兒里瞧不起異族.

邊民異族連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沒有,怎麼可能和你是一條心?

儂族諸部的叛亂,就是在這樣的民族大環境下,應運而生的.

儂族首領儂智高,與南邊的交趾有殺父大仇.交趾國欺負儂族就跟下雨天打兒子一樣,時不時就殺你的人,劫你的財.

儂智高活不下去了,多次上本朝廷要求依附,並且身段拉的極低.

不求大宋賞賜,只求管管我們,派個官員過來,開個権場互市,讓我們儂人有個靠山,能活下去就行.

可是,就這樣的要求,朝廷也不同意.

一來,是怕拉攏儂人破壞了與交趾之間的平衡;二來,是怕儂人得到休養,積蓄實力反宋.

朝廷的算盤打的叮當響,想法是極美的.意思就是,讓儂族夾在大宋與交趾之間,給大宋當緩沖帶.

連廣源州大宋都沒打算要,何況是幾個夷民?

反正死的都不是漢兒,與我何干?

只不過,他們沒想過,狗急了還跳牆呢,何況是活人!?

儂智高活不下去了,除了反,就沒別的活路.

可是,反誰呢?

交趾他打不過,他爹儂全福就是被交趾給殺的,他自己也被交趾俘虜過.

那就只有攻宋一途.

且西南軍政多年息戰,不是空城,就是爺爺兵,防禦和紙糊的一樣,一捅就破.

是以,四月,儂智高率領五千儂人從郁江順流東下,迅速攻破橫山寨,守將張日新,高士安,吳香皆戰死殉國.

五月,進圍邕州城.

知州陳珙措手不及,急忙下令通判王乾祜防守來遠門,權邕州都監李肅防守大安門,武吉守衛朝天門.

只是,宋將防禦准備尚未完畢,且僅老弱之兵千人.准備不足而倉促應戰.唯敗一途.

但,邕州守軍卻也打出了大宋軍人的血性,雖敗,然無一人怯陣,盡數戰死!

儂智高率兵攻破州城,俘虜了陳珙,張立,王乾祐,陳輔堯,孔宗旦等宋朝文武官吏,

其後,儂智高將這些官吏誅殺殆盡.

李肅,武吉,梅微之等數人,因與儂智高的軍師黃師宓有過交情,幸免一死.

儂智高破邕州而後立國,國號大南,自稱仁惠皇帝.改年號為啟曆,並大封文武百官.

皇祐四年五月,儂智高繼續突進,迅速向康州推進,廣南諸州皆是不敵.短短三個月,竟被其連克九州之地,舉朝嘩然!

目前,朝廷終于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趙禎急令余靖為宣徽使,統領廣南(是廣西南路)軍政,剿滅儂智高叛亂.

事情走到這一步,你說怨誰吧?

怨儂智高?

不客觀.以唐奕後世民族大一統觀念來看,儂族雖是異族,但怎麼說也是大宋子民,你不給人活路,不反你才怪!

那怨大宋?

也不對.大宋要考慮的問題更多,更複雜.

說到底,就是漢夷關系的大命題.若是早早地解決了這個大問題,儂族不可能反,甚至更根源的交趾也不會自立一國.

可是,這話唐奕不能說,只聽幾位師父一口一個"儂賊",就知道他們對夷狄的態度.

名儒重臣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漢人這種漢夷之別的觀念有多深固.

"大郎,怎麼不說話?"

"啊?"唐奕回過神來.

"沒啥說的,反了就打唄.如何治夷,那是打服之後的事情!"

這一點不用琢磨,既然反了,不管出發點是什麼,都必須滅之!

范仲淹點頭,現在要考慮的是如果平亂.

"余靖上任也有月余,卻無寸進.估計官家是要等不急了,很可能從西北調兵南下."

調用西軍嗎?唐奕眉頭一凝,看向狄青.

果然,狄青眼睛發亮,"若要遣軍南下,青自當請戰!"

范仲淹點頭,"此存亡之機,亦只有漢臣可解此危局了."

話鋒一轉,范仲淹看向唐奕.

"且先不說儂賊之亂,正好,我們幾位師父有件事要與你商量."

唐奕愣愣道:"什麼事兒?起學舍?直接去張晉文那支錢就是."

杜衍被他說笑了,"你呀,現在都快成土財主了,除了錢,還是錢!"

唐奕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那別的事兒,您幾位也用不著我嗎?"

范仲淹也不繞彎子,"書院近來學風不正,想聽聽你的意見."

學風不正....?

原來,書院的規模越來越大,問題也就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背離創院之初的本心.

這也是范,杜等人一直擔心的.

觀瀾治學的初衷,是想讓天下寒門學子有書讀,有一展才華報複的平台.

但是,觀瀾這幾年名聲大了,引來各路學子紛踵而來,卻是越來越雜.

范仲淹也是人,有些是無法拒絕,有些則是太出彩,舍不得放手.

所以,除了真正的寒門學子,像宋楷,龐玉這樣走後門的;像二蘇,二章,二程這般學冠群生的,也都進到了觀瀾.

這樣的後果就是,貧富混雜,攀比成性.

現在,書院之中奢靡成風,連樸素的寒門弟子也開始跟著攀比,這是范仲淹說什麼也不想見到的.

而且,不同階級的儒生拉幫結伙嚴重,相互看不上眼更是尋常.

范仲淹是想培養輔國之材,而不是還沒出書院就開始貪圖享樂,拉幫結派的浪蕩子!

這要是養成了習慣,放到朝堂上那還得了!?

憂心此事已久,唐奕一向點子不少.今天范仲淹也是問問,他有什麼意見.

唐奕一聽老師說的,忍不住笑了.

"還真有個法子."

"什麼法子?"

唐奕賊溜溜地掃了幾位師父一眼,"先說好了,法子有,但是有點失體統,聽了可不能罵人!"

"少賣關子,直說!"

"那您老先管官家要個人."

"誰?"

"鄧州廂營曹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