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到底誰干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當眾掌摑龍子龍孫,就算是在極為開明的大宋,那也是逾越,也是大不敬.

宗正寺說什麼也不能坐視不理.

但是,奇怪的是,身為受害者的汝南郡王趙允讓卻出奇的平靜,自始至終未發一言.

與趙允讓一同執掌大宗正寺的趙允弼起初還有些奇怪,可是後來,趙禎的一些舉動,讓趙允弼看出一些端倪.

那就是,台諫不管是誰,上本要治唐子浩的罪,趙禎一律不受,早朝連議都不議.

若有人二次上本,直接就貶出京.不管是誰,連猶豫都不帶猶豫的,就連吳奎這種禦史重臣都不能幸免.

包拯本來一本未果,要發第二本,幸得知交長輩趙德剛出面勸阻,暗示才壓住了火力.

而這幾日,即使是在課堂上,儒生們看唐奕的眼神兒都不一樣了.

他們大多是唐奕離京之後才進的觀瀾書院,對于那個唐瘋子的認知也僅限于傳說.

但是,這次卻不同,這次可是實實在在發生在身邊的,想想都蛋疼.

張俊臣在開封可是惡名已久,怎麼說讓唐子浩廢了就廢了?打斷腿不說,還給踢成了大監,直接進宮都不用淨身了.這麼看來,當年唐奕在開封得是個什麼樣兒的人物啊?

最關鍵的是,踢完了,人家還和沒事兒人一樣.張堯佐喊冤把喉嚨都喊破了,也沒個屁用,官家連理都不理.

這至使程顥和程頤每次見到唐奕都是襠下一緊,這哥倆以前對唐奕還有諸多不憤.....

二程服過誰?這是從小就立志要當聖人的角色.

但是現在,哥倆覺得,還是老實點吧,這位爺,咱惹不起!不定哪天這貨一個不高興再把咱們給廢了,都沒地兒說理去.

可是,這個鍋,唐奕可不想背.因為除了耶律洪基,他還沒往別人下半身使勁的習慣.

腿是他打斷的,但廢了張俊臣下半生性福的,絕對不是他!

.....

"說,你們誰特麼那麼損,把張俊臣踢成了太監!?"

"不是我!"宋楷直搖頭."我可有節操的很,只踹臉了."

"也不是我!"龐玉,范純禮異口同聲道.

"更不是我!"潘越撇嘴道,"當時就顧著爽了,倒是忘了幫曹老二把他踢廢!"

誰都說不是,眾人看向唯一沒言聲的唐正平.

唐正平翻了個白眼,"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說完,轉身就走,根本不給大伙兒追問的機會..

"一定是他!"宋楷看著唐正平的背影怪叫,"這孫子陰著呢!"

唐奕點頭認同,"特麼都是空著手去的,就這孫子不知在哪兒撿了根棍子!"

.....

接下來,趙禎還是很夠意思的,幫唐奕擋下了所有的風雨!

趙允弼一看趙禎的態度,就知道這把火燒不到唐奕身上,所性送了個順水人情,把原來要求嚴懲唐子浩的奏本改成了雙方醉酒,誤傷皇族,建議唐奕向汝南王世子當面賠禮道歉.

這已經很給台階下了.

唐奕一聽這個消息,立馬就樂了,同意!必須同意!

可是....

把汝南王家的兩個兒子叫來回山,唐奕當面怎麼道的歉誰也不知道.

只知當時是大門一關,當門再開,兩個世子出來的時候,都是捂著肋條的.

這是什麼鬼?

哈哈,唐奕還是很聽話地,趙禎不讓打臉,那咱就不打臉....

......

唐奕瘋起來不管不顧,但是冷靜下來卻一點不傻,知道這段時間得低調點兒,再出事兒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黑子終于醒了,傷情也在一天天慢慢恢複.而董惜琴亦因為心中愧疚,一直照顧著黑子.

唐奕則過起了有規律,且十分乖巧的生活.

定點去給儒生上課,定點回來繼續鼓搗各種金屬.

只是,課堂之上起了不少變化.

首先是儒生們,似乎一時間都變乖了.上課之時大氣都不敢喘,連以往吵得火熱的假想題也都極守規矩,先舉手,唐奕點頭才起來答題;

再有就是,來聽課的朝臣一下少了很多.這其中有一部分因為參唐奕的本,讓趙禎發下去反醒了;還有一部份自認正氣傍身,不恥與唐奕這種無視祖宗禮法的人為伍.

.....

這種平靜的日子一直過到八月中,終于,有了一些不平靜的事情發生..

這天,唐奕到范仲淹房中給老師請安.

進屋一看,范,尹,杜,歐陽修幾位師父都在,連狄青也在下首的位置就坐.

好吧,歐陽修這"胖子"死皮賴臉地粘上唐奕了,非要收他作弟子.後來,范仲淹被他黏的煩了,只好應下了.

范仲淹見他來了,示意讓他在邊上稍坐,與幾位師父和狄青繼續之前的話題.

"儂賊之亂進一步擴大,想來官家也要坐不住了."

杜衍閉目養神,慢聲道:"靠余靖和廣南幾州的老爺兵就想平亂,難...."

尹洙則道:"儂賊之亂,說到底還是南夷與漢民難以融合的問題,要想根治,非平亂殺賊可破.依我看,當初不如應了儂賊的依附之請,再派遣得力能臣多加約束,說不定也就沒了今日的局面."

....

唐奕在邊上細心聽著,心中已經有了大概,原來幾位師父在關心儂智高叛亂的事情.

想到儂智高叛亂,唐奕不禁搖頭輕笑.

這個舉動正好被歐陽修看到,"大郎,你對儂賊叛亂也有看法?"

唐奕一怔.

他有什麼看法,有看法也肯定是這幾位師父不願意聽的看法.

這麼多年的師徒,范仲淹一眼就看出唐奕是肯定有話要說的.

"有什麼意見盡管說來,這里又沒有外人."

唐奕苦笑,說什麼啊?

在他看來,儂智高起兵,就是一筆爛賬.

從漢夷關系,再到天朝上邦的目空一切;從廣南軍政到邊境政策;從文臣到武官,里里外外想理都理不通的爛賬.

"還是不說了吧."

他真怕說出點什麼大逆不道的話,把幾位老師父再氣出個好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