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最想要的答案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世上有這樣一種人,你不能用世俗的標准去評判,亦不能用常理去揣測.

規矩這種東西,在他們面前就形同虛設.

他們就那麼突兀地出現,然後實實在在地摧毀著你的價值觀.

寇准屬于這種人,唐奕也屬于這種人!

在開封城沉寂了多年的唐子浩,就這麼突兀的又出現在眾人面前.

幾年過去,唐子浩雖然蛻去了少年的稚嫩,但不變的,依舊是瘋子一般的行事.

先是領著一班擁躉大鬧張堯佐府,把張俊臣打成了殘廢;隨即瘋勁兒不減,直殺汝南王府.在王府前,當著兵丁,武將,王府侍衛的面兒,直接兩個大耳刮子甩的汝南王世子原地直轉圈.

再然後,拂袖瀟灑而去!

這樣的傳說,開封以前沒有,估計以後也不會再有.

.....

開往回山的船上.

楊懷玉憂心重重地看著唐奕,"你瘋了?蔑視皇家,毆打皇族子孫,這事兒誰也罩不了你!"

唐奕冷然一笑,"你他媽要不攔著,我讓他倆去和張俊臣作伴!"

楊懷玉一陣哀嚎,跟這位爺就沒法講理.

"現在怎麼辦?"

唐奕無所謂道:"什麼怎麼辦?涼拌!"

"別說這事兒官家不會護著你,就算有官家肯護,大宗正和台諫院也不會善罷甘休!"

"看著吧,沒事兒!"

"沒事兒?"

"真沒事兒嗎?"

"真沒事兒!"

回到觀瀾上院,見到趙禎,唐奕就裝起了鵪鶉,低頭不語.

趙禎與陪立一旁的范仲淹對視一眼,冷眼看向唐奕,"舒坦了?"

"沒有."

"....."

"朕只問你一句,為你自己,還是單純為你那個護衛報仇?"

"那不是護衛,是我兄弟!"

"....."

"唉~~"趙禎一歎,"下去吧!"

唐奕一扁嘴,"草民告退!"

.....

"回來!"

唐奕停下,"陛下,還有何事?"

"下次別打臉,來告狀,朕都不好為你遮掩."

噗...

范仲淹在邊上都快笑哭了,沒您這麼慣孩子的啊!

等唐奕下去之後.范仲淹忍不住道:"陛下,也別太縱容于他."

趙禎搖頭.

"朕想問范卿一個問題,你最看重大郎什麼?"

范仲淹一滯,轉而明白了趙禎的意思:"陛下是心思通透之人."

趙禎苦笑:"這混小子,怕是就抓住了朕的這個痛腳,才會這般毫無顧忌地惹禍!"

那到底是什麼讓趙禎這般縱容唐奕呢?

正是唐奕那種為了情義可以不顧一切的勁頭.

為了范仲淹,他可以不顧一切地投身這個大漩渦;為了那個蕭觀音,他可以頂著身家性命把她搶出大遼;而為了大宋,他更是不惜名聲,幾乎把自己都扔到了強宋之路上.

這就是趙禎欣賞唐奕的原因!

剛剛他問,是為了自己出氣,還是為了護衛出氣.唐奕本能地,不加思索地回答"那不是護衛,那是我兄弟!"

只這一句,就值得趙禎無條件地為他擋住風雨.這說明,唐子浩還是唐子浩,沒變!

這是趙禎最希望聽到的答案.

只不過,這股勁頭兒用對了地方,好處無窮;用不對地方,也是真能惹禍啊!

...

話說回來,這件事上,不但唐奕要宣泄,趙禎也是越想越有氣.

"反了,竟敢把手伸到禁軍之中!"

趙禎一改臉上的不溫不火,猛的把手中茶碗摔在地上.

范仲淹冷然道:"陛下,別忘了,他們早就把手伸到軍中了."

趙禎一怔,不由想起前幾年那場匪夷所思的宮廷叛亂.

"陛下,下一步要如何處置?不能任由他們在軍中妄為."

趙禎像是泄了氣的氣球堆坐在那里,苦聲道:"還能怎麼辦?忍!"

"忍?"范仲淹疑道,"都到這個地步了,還要忍?"

趙禎淒然抬頭看向范仲淹,眼神之中盡是苦意.

"范卿忘了嗎.....朕!無,子,啊!"

.....

出了趙禎行在,唐奕默然地走到黑子住處.

有孫先生在,黑子命是保守了,但至今未醒.

之前圍在這里的人都已經散了,屋前顯得極為冷清.

開門進屋,唐奕不由一怔.

本以為會是君欣卓,或是書院的使女陪在一旁,不想卻是董惜琴坐在床邊伺候著.

一見唐奕進來,董惜琴急忙起身行禮,"唐公子!"

唐奕心中一緊,黑子出事,雖是因董惜琴而起,但她又招誰惹誰了呢?

"惜琴姑娘,今日也是難熬,且回去休息吧,這里讓使女盯著就好了."

董惜琴看了眼黑子,搖頭道:"黑子大哥因我而傷,不等到他轉醒,惜琴心中難安."

唉....

唐奕暗道:早干嘛去了?給你們錢就拿著,看在桃園夫人的面子,咱們還差你們一口飯吃?若是在回山老老實實呆著,也出不了這檔子事兒!

"對了,有一件事想請教惜琴姑娘."

"唐公子請說!."

"黑子大哥似是對桃園的哪位姑娘心有所屬,惜琴姑娘可曾看出端倪?不妨指點一二,黑子大哥也不小了,該成家了."

董惜琴猛的一震,臉色瞬間煞白,隨即眼淚就下來了.

"惜琴姑娘,這是何意?是有所察覺?"

董惜琴不說話,只是哭,還不停搖頭.

"那是什麼都沒發現?"

還是不說話,還是哭,還是搖頭..

唐奕抓狂的想撞牆,特麼好好說著話,你哭個什麼勁!?

除了哭,就是搖頭,唐奕實在是拿這女人沒辦法,"得得,你別哭了,我走還不行嗎?"

說著,唐奕調頭就跑.

等唐奕走了,董惜琴又哭了好一陣才平靜下來,緩緩坐于床沿,看著黑子的面龐久久無言.....

.....

皇帝那關算是過去了,但正如楊懷玉意料之中.台諫院和大宗正這關唐奕都過不去.

唐子浩善闖民宅,什麼民宅,那是官宅!

還把張俊臣打了個半死,不但腿斷了,聽說連子孫根也斷了.

更是當街掌闊皇族子孫,這麼大的事兒,台諫怎麼可能放過?

連一向和觀瀾關系極好的包拯都沒忍住,上書要求懲治唐子浩.

而身為掌管皇族宗法的機構--大宗正寺,又怎能不出來為皇族子孫主持公道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