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捅破天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氣泡兄的六萬飄紅!謝謝"wzdxhyl,禦風四海,獨孤克金,可惜是個紳士"的萬賞!

這兩天拼了!更不完剁手!(加更三)

---------

目前的張堯佐,可以說是不可一勢,鼻孔朝天!

朝中現在誰敢拿他怎樣?唐介那老匹夫參他一本,不也照樣出京了?

所以,什麼范公門生,什麼唐瘋子,在他眼里,就是個屁!

敢來我家撒野,看我不告得你狗屁不是.正是抱著這樣的底氣,他才敢去開門.

只不過,他想多了.

唐瘋子要是和你講理,他就是不唐瘋子了!

而且,你拿唐奕不當人物,殊不知,在唐子浩眼里,他張堯佐連個狗屁都算不上.

....

"住手!"

"你們!你們!你們好大的膽子!"

見兒子被人在自己家里圍著打,張堯佐氣得上氣不接下氣,大聲呼喊.

可是誰聽他的啊,這群祖宗可是好不容易逮著個機會瘋一回.

"還愣著干什麼!?給我攔下來,給我打,打死不吝!!"張堯佐急了,"養你們這群奴才干什麼吃的!?"

家仆這才反應過來,瘋了似的沖上去要救下少主.

可是,哪救得下來?

這里邊最弱的范純禮,也是跟著黑子,唐奕打熬了好幾年筋骨,幾個家仆根本就不夠看.

唐奕和潘越依然是瞄著張俊臣往死了踹.

宋楷等人眼見家仆沖了過來,一個棲身就貼了上去,與之戰作一團.

只是一會兒工夫,就沒幾個能站著的張家家仆了.

張堯佐又急又氣,"反了!反了!都反了!"可是無法,喊也沒用,急也沒用.

正在這時,就覺眼前黑影一閃,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原來,唐正平趁著和家仆扭打的當口,趁亂,一棍子悶在張堯佐的脖頸之上.

見張堯佐軟趴趴地倒下去,唐正平狠淬一口,"呸!讓你害我爹被貶出了京!"

...

張府徹底淪陷,家仆倒了一片.

張堯佐被一悶棍悶的人事不醒.

唯有張俊臣被圍在中間,讓人踹的死去活來,他倒恨不得和老爹一樣暈過去.

張家大門早就被關上了,看熱鬧的百姓只能聽聲兒,卻看不見其中的精彩,心癢難耐,恨不得扒牆一探究竟.

這時,一隊禁軍兵士跑步而來,打頭的小將鮮衣怒馬好不精神.

待其翻身下馬,撇了眼圍觀的百姓.

"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都散了吧!"

一邊驅趕百姓,一邊令人把張府圍了個水泄不通.

副將趴在門上聽了一陣,回來對那軍將道:"頭兒,里邊動靜不小,進去嗎?"

那人瞪了副將一眼,"進去個屁!把百姓都驅散,外面等著吧!"

說完,又掃了一眼大門.看著門上的腳印,楊懷玉不禁暗歎,奶奶的,老子要是年輕個十來歲,肯定也和他們一起瘋!

而那副將心說,張俊臣傷誰不好,敢傷黑子?就算唐子浩不要他的命,咱家將軍能放過他?那可是與我家將軍一起沖過遼陣,殺過髡禿的主兒.

......

大門之內.

唐奕終于停下動作,蹲到奄奄一息的張俊臣面前.

"知道我是誰嗎?"

"知.....知道......"

"知道早間在汴河上傷了誰嗎?"

張俊臣一滯,"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唐奕笑了,笑的極為殘忍.

一伸手,唐正平非常配合地把手里的棍子遞給唐奕.

宋楷這才發現,唐正平是帶著"家伙"的.

暗暗咧嘴,這孫子真是蔫壞蔫壞的!

正想著,猛然聽見骨碎的脆響伴著張俊臣殺豬一般的慘嚎,卻是唐奕一棍敲在張俊臣小腿脛骨之上.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盡量挑我愛聽的說."唐奕聲音不大,卻讓所有人生出一股寒意.

"懂了嗎?"

"懂了....懂了!"張俊臣抱著變形的小腿,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聲嘶力竭地嘶嚎.

"哪兒來的軍弩?"

"神射營的禁軍....啊~~~我的腿啊...."

果然是禁軍!有了張俊臣這句話,宋楷暗松一口氣,今天就算打死他,也不算大禍.

"誰幫你調的禁軍?"唐奕臉色更陰.

別說張俊臣,就算是他老子張堯佐,也調不動禁軍.

"神射營指...指揮...柳....柳安順..."

"嗯!?"唐奕雙目眯成一條細線,猛一掄棍子.

嗷!!!

張俊臣又是一聲慘嚎,隨即瘋了一樣大叫,"汝南王,汝南王府的趙宗懿和趙宗楚."

....

潘越心直往下沉,果然還是扯到了皇室,而且....

果然是汝南王府.

輕輕一扶唐奕的肩膀,見唐奕看過來,潘越無聲搖頭.意思是,別往下問了,問多了麻煩.

唐奕也有些猶豫,一些事已經坐死了汝南王府的勾當.

但是,一來這事和趙禎被下藥,唐奕被陷害的事情搭不上邊兒;二來,皇室牽扯上了禁軍....

這是趙禎現在不願意看到,更不願意去掀蓋子的事情.

拎起張俊臣散掉的發髻,湊到面前.

"你真走運...."

"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嗎?"

"知道....知道."

"所以,以後別惹我!記住了嗎?"

"記住了,記住了...."

咣的一聲,把張俊臣的腦袋灌到地上.唐奕陰著臉,起身就往外走.

...

張府大門洞開,楊懷玉向院里撇了一眼,直咧嘴.

"你倒是有點分寸,弄成這樣兒,怎麼交代?"

冷到冰點的聲音從唐奕嘴里發出,"不用交代!"

誰敢要交代?這是捅破天的事,誰挖誰死!

只不過,唐奕心里這口氣咽不下去.

張俊臣是廢了,但是正主兒汝南王府那一窩****,卻還躲在一邊看熱鬧.

這簡直和使遼的時候一樣憋曲!

"走吧...."楊懷玉歎氣道,"官家還等著你回去呢."

唐奕點頭,默然跟著楊懷玉離去.

潘越,宋楷等人跟在他身後,沒一個人敢言聲兒.

大伙都清楚,唐奕憋著火呢.

穿街過市從張府的甜水巷,一直走到汴河大街,到了桃園碼頭,就見君欣卓迎了過來.

"你沒事兒吧?怎麼不叫我跟著?吃虧怎麼辦?師兄怎麼樣了?"

一連串的問題讓唐奕心情更差.

無意抬頭,正看見汴河大街斜對面的一處高牆朱門,門口的一對石獅威儀聳立,好不闊氣.

宋楷一哆嗦,心說,壞了!怎麼走這兒上船來了?那正是汝南王府啊!

果然!

唐奕猛的一淬,"姥姥的!算計老子?誰都不好使!"

猛的向汝南王府沖了過去.

宋楷要攔他已經晚了,唐奕已經躥出三四丈.

"快攔住他!"

登時,整個汴河大街上就亂了套.

只見唐奕沖在前,一群錦衣年青人緊隨其後,後面還有一大隊兵丁呼呼啦啦地跟著.

"叫趙宗懿和趙宗楚出來,就說唐子浩求見!"

過門兵丁一看,"你誰啊?王府世子也是你說見就見的?"

唐奕慘然一笑,"等下你就知道我是誰了!"

.....

Ps:這是今晚最後一章,我可以不睡,媳婦得睡覺.沒人改錯字,蒼山是不敢把寫出來的毛坯拿出來見人的.明早一塊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