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紈绔祖宗
g,更新快,無彈窗,!

自己約的炮,含著淚也要打完,都特麼是禽獸!(加更二)

借著兩個飄紅的機會,蒼山想沖一波銷售榜(按訂閱和打賞計算).今晚和明天的更新注定會給力,大家想給蒼山甩點打賞的,趁十二點之前扔出來吧!

只要曆史分類前十就好,應該不差多少了,大家都幫著添把火.

另:萬賞加更,截止十二點前.

----------

別看黑子平時以下人自居,但在唐奕這里,那是幾番過命的交情,與親人無異.

你別說是在黑子身上劃了十幾道口子,就算扇一巴掌,踹一腳,你他媽問過我唐奕了沒有!?

看來,真是久不在京中,都不知道我唐奕是什麼秉性了!

.....

事實上,

張俊臣還真就是唐奕這幾年不在,早忘了唐子浩是什麼人了.他現在對董惜琴的覬覦,與其說是貪戀其美色,倒不如說是一種執念.

曹老二沒了音信;潘老四和唐子浩出去瘋了兩三年;宋楷,龐玉這些貨色又都窩在觀瀾書院里當乖寶寶.

京城的紈绔圈子就成了張俊臣的天下,不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也是風光無二.

他老子張堯佐在朝里有多風光,他在開封城里就有多風光.

已丑年的花魁他已經睡過了,可是上一榜的花魁董惜琴卻還沒成為他的跨下之臣,張大公子怎麼能甘心呢?

可偏偏董惜琴長年躲在回山,他就算想下手,也沒機會.

這次,張俊臣幾近瘋魔的舉動,就是要了了這樁心願.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居然失手了!!

不過,沒關系!他就不信這個董惜琴再也不出回山,早晚有讓你跪在老公子面前的一天.

.....

正想著,門外一陣嘈雜,張俊臣不禁凝眉出屋.

攔住一個慌亂的家仆,"慌什麼!?出什麼事了?"

"不好了,唐瘋子帶著人在外面砸門!"

張俊臣一哆嗦,"唐瘋子....."

"他來做甚?"

他還不知道,他想劫了董惜琴,卻把唐奕的人給傷了.

但是,本能的張俊臣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兒,"攔住他,千萬不能開門!"

這時張堯佐也從後院出來,邁著四方步,挺著個肚子,那叫一個不可一世.

"鬧哄哄的,成什麼樣子!"

隨即橫了一眼家仆,"怎麼回事?"

家仆一說,外面是唐子浩帶著人在砸門,張堯佐眼睛一立,"這個無知小兒越來越沒規矩了,竟敢到我張家門前撒野!?"

說著,大步向門口走去."老夫倒要看看,他一個白衣秀士,憑什麼到宣徽使門前鼓噪!"

張俊臣嚇的舌頭打卷兒,"爹,不可啊!!"

"怕他做甚!?"

張堯佐根本不聽兒子的勸阻,大步向正門行去.

......

張府門外.

街面兒上的百姓全都傻傻地看著張府門前的幾個半大小子.

這群小祖宗都是哪兒來的啊?

這是要反天啊?

能不傻眼嗎?

唐奕和潘越就像打了雞血一般,宋楷他們攔都攔不住.

唐奕那哪叫什麼"砸門"!?他是在踹門!

咣!!!

唐奕一個飛踹,在朱漆大門上留下一個清晰的腳印.

巨大的響聲震的眾人肝兒直顫.

這還沒完,後面潘越助跑.....起腳.....咣!

又是一聲巨響.

......

然後是唐奕,助跑.....起腳.....咣!!

"你大爺的,踹!我看他能忍多久!"

咣!

"特麼屬王八的!"

咣!

"我看你縮到什麼時候!"

太特麼熱血了,賤純禮有點抑制不住了.....

回去挨揍就挨揍吧,拼了!

心里想著,賤純禮身形欲動,可還沒等他動,身邊一個身影已經飛了出去.

"哦操!唐正平...."宋楷一聲哀嚎,叫你們來是勸架的,不是搓火啊!

然後,賤純禮也飛了出去.

然後是龐玉....

"得...."宋楷自我安慰道,"老子可是很理智的,是他們把我帶壞了!"

一個助跑,沖了上去!

咣!!!

于是,

開封百姓看到了奇葩的一幕,只見張府大門前,六七個大小伙子排成一排,對著張府大門猛踹.

嘴里還不干不淨地叫罵,那叫一個精彩.

有懂行的潑皮混混,一見張府門前的陣勢,都腦袋一縮,躲得遠遠的.

這群祖宗不是消停了好幾年了嗎?怎麼重出江湖了?

宋為庸為首的一群文痞,加上潘越這紈绔祖宗,還有唐子浩這個敢上天的活閻王.....

嘖嘖嘖,張俊臣這個小新嫩可要倒黴了.

......

唐奕踹門踹的爽,正琢磨著,看你張家都挺到什麼時候?

後撤數步,向前猛的一躥,又是飛身一腳!

只不過...

好巧不巧的,

門開了!

唐奕順理成章地飛入門中.

順理成章地一腳正踹在門內一個"擺Poss"的老頭兒臉上.

嗷~!

那老頭應聲飛出,躺在地上只剩下哼哼了.

唐奕哪還顧得上什麼老頭,帶著人就沖了進去.

有宋楷等人帶著,自然一眼就找出哪個是張俊臣.

張俊臣早嚇的魂飛魄散,"你你.....你們要干什麼??"

干什麼?

什麼都不干!

唐奕一句話不說,上去就是一腳.

張俊臣應聲而倒,哇哇大叫,"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好好說你大爺!"

唐奕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頓暴踹,踢得張俊臣滿地打滾.

而此時,潘越,宋楷等人也圍了上來,二話不說,圍成一個圈....

門口的百姓已經扒到了張家門沿兒,抻著脖子向里面望.一邊看熱鬧,一邊嘖嘖稱奇.

"這就是傳說中的'圈兒踢’吧?嘖嘖嘖,潘越和唐瘋子聚到一塊,他張俊臣還是不夠看啊!"

"哼!張俊臣算什麼?你當唐子浩是吃素的?當年這小子還不到十五就敢指著樊樓掌櫃大罵,連潘家的家主潘國為都差點沒讓他氣吐血."

"唉,這兩年唐奕,潘越他們是不在京中,要不哪輪得到他張俊臣稱王稱霸?"

.....

"你還別說,潘越,曹老二他們雖然也渾,但不欺民霸市,可比張俊臣強多了."

本來還要往起爬的張堯佐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

這特麼是我們門口啊!

"關門!趕緊關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