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惹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為"丨老衲歸隱丨,陳志揚"飄紅加更(一)!

----------

此行應天府,黑子只帶了兩個仆伇,隨董惜琴前去.

一來,走汴河水路,方便的很;

二來,地處京兆要地,沒有什麼匪患,隨行護衛,也就是個他獻殷勤的由頭.

可是,黑子沒想到的是,以為萬無一失的一趟應天之行,偏偏就讓他碰到了"匪患".

唐奕趕回書院之時,黑子屋外已經圍滿了人.

宋楷等人幫著維持大局;王里正在一旁安撫幾個回山村民;潘越扒著窗戶關切著師父的傷情;董惜琴則是衣裙髒亂,哭成了淚人!

"怎麼樣了!?"

無人答他.

"都特麼說話!"唐奕瞪著眼睛咆哮.

"別著急!"賤純禮此時也老實了,和聲安慰唐奕."孫先生正在救治,怎麼回事兒?傷成什麼樣兒?咱們也不清楚呢."

唐奕聞言,一步躥到董惜琴身邊.

"倒底出了什麼事兒?"

董惜琴只是哭,說不出話,急的唐奕直跳腳,淬了一聲,"特麼老娘們兒就沒一個靠譜的!"

說完,也不顧眾人阻攔,兩步沖進屋里.

屋里孫先生正在床前忙活,一見唐奕進來了,"你進來干嘛?出去!"

唐奕急道:"倒底怎麼樣?您得讓我有底啊!?"

"傷的不輕,但無性命之憂."

一聽死不了,唐奕這才算松了口氣.可走到床前一看,又不淡定了.

"操他大爺!誰干的!?"

黑子血葫蘆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半個身子已纏滿了繃帶,可沒來得及包紮的傷口卻還有四五處.左胸和肋下,甚至還插著兩支沒拔出來的箭矢.

"箭傷三處,刀傷十來處.也就是他,換了別人,早死一個來回了."

孫郎中一面說,一面把一根拔出來的箭頭遞給唐奕,"看看這個."

唐奕接過細看,全身一震,"人什麼時候能醒?"

孫郎中搖頭,"說不准."

唐奕陰冷地點頭,轉身出屋.

直接來到董惜琴面前,"要哭也等一會兒,我有事問你!"

董惜琴抽咽道:"若非是我連累黑子哥,也不會...."

"他特麼就是賤的!"

唐奕沒忍住,要不是為了桃花庵的女人,黑子也不至于受此大難.

"把整件事詳詳細細,一字不漏地說給我聽!"

這時宋楷,范純禮等人也靠了過來,安慰道:"惜琴姑娘,且先平靜一下,讓我們知道事情經過,也好有個謀劃啊!."

董惜琴難忍悲痛,終于說出是怎麼回事.

這趟出行,一切本來都好好的,回程路上也無大礙.可是,偏偏馬上就要到回山了,也出事兒了.

今天一早,董惜琴回程的船行到回山下游四十里的一處僻靜河灣,暮地從後方斜插上來兩艘水匪快船,二話不說,見面就是幾輪弓弩齊射.

船工,使女當場死傷過半,猝不及防之下,黑子身中三箭,兩個回山仆役更是死于亂箭.

待匪船勾爪登船,黑子死命護住董惜琴,在身中數箭的情況下,與水匪激戰了整整一刻多鍾.最後水匪死傷數十人,眼見有過往船只靠了過來,方急急退去.

"你們是怎麼回來的?"

這個宋楷知道,替之答道:"正好遇上了咱們觀瀾的糧船,就把董姑娘連人帶船一起拖回來了."

唐奕一擰眉頭,"走,去船上看看水匪尸首!"

"沒有尸首.水匪逃退之時,把尸道帶走了."

"沒尸首?"唐奕又向董惜琴問道,"他們搶去了多少財物?"

董惜琴搖頭,"倒沒少什麼財物......那群水匪倒是......"

"倒是什麼!?"

"倒是......倒是像沖著妾身而來的,若非黑子哥抵死守住....."

說到這,董惜琴又開始默然垂淚.

唐奕此時臉上早就陰出水來了.

潘越站在唐奕身後,"恐怕沒那麼簡單,水匪怎麼會要人不要錢!?"

唐奕無聲地把手里的箭頭遞給潘越.

潘越一看,瞳孔驟縮,"這!!!"

這是軍弩專用的箭簇,箭頭的形狀,樣形,一看就是軍械監出品.

"你說是誰?"唐奕冷聲問道.

潘越搖頭,"京中幾十萬禁軍,還真不好說."

"不過,既然不是真水匪,又打的是董大家的主意..那就一定和一個人脫不了干系"

"誰?"

"張俊臣唄!"這回是宋楷答的.

現在京中打董惜琴主意的,也就張俊臣一個.早幾年,還有不少.但董惜琴年紀大了,也過氣了,那些只當是玩樂的公子哥兒們,也早沒了這個心思,唯有張俊臣.....

這孫子也不是專情,而是這幾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唯獨一個董惜琴沒遂他心願,自是心有不甘.

"張俊臣!?"唐奕冷聲呢喃."幾成把握?"

"幾成?"宋楷冷笑道,"九成九就是他!不過,這孫子是怎麼得了軍中之助的?這倒有點蹊蹺."

"問問不就知道了."

"怎麼問?只憑一支箭頭,他肯定不認,你拿什麼問?"宋楷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唐奕咬牙切齒道:"拿拳頭問!"

說完,大步朝山下走去!

潘越撇了一眼黑子的房間,猛一握拳,急步跟上.

而宋楷等人大眼瞪小眼....

"哦操!唐瘋子好多年不發瘋,都忘了這貨是真瘋子了!"

宋楷對丁源道:"快去知會范師傅,我們跟著他,張堯佐可不是一般人物."

說著,也急步追了出去.

唐正平眼珠子一轉,四下掃看,摸起一截棍子,順到袖子里.

暗松一口氣,這就踏實了....

.....

"大郎,這事最好交給官家評斷,你還是慎行才是."

回山開往開封的船上,宋楷還是一個勁兒地勸唐奕別沖動.

"姥姥的!一個過氣的歌妓和一個朝臣外加舅丈,你說官家幫誰?"

呃....

還真是那麼回事兒,這事兒找趙禎,估計就活稀泥了.

"那你也不能動張堯佐啊!"宋楷心說,張堯佐現在風頭正盛,你把他兒子錘了,這事兒可就大了.

唐奕一攤手,"他先動了我的人,就怪不得我手黑了."

這是黑子撿回一條命,要是黑子有個三長兩短....

唐奕定讓張家以命抵命!

.....

此時,回山這邊也已經炸營了.

丁源去找范仲淹,范仲淹這才知道黑子被人所傷.

一聽唐奕帶著潘越去張家了,心里更是咯噔一聲.略一思量,就去覲見趙禎.

趙禎知道之後,也有點慌,剛剛就說唐奕有點不對,還真不對,轉臉就要去找他舅,丈的麻煩.

不能去啊!

他倒不怕唐奕把張家怎麼著,他是怕張貴妃又給他吹枕邊風.

"快,快去攔住他!"

趙禎對隨班職守的神武軍營指揮楊懷玉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