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戰略大迂回
g,更新快,無彈窗,!

狄青說江淮防線固若金湯,說的沒錯.

百多年後,蒙古鐵騎滅金之後,橫掃歐亞,卻被南宋狙擊在淮河一線幾十年不得寸進.

可惜,大宋不走運,碰上的是當世最強的軍隊,還有當世無解的成吉思汗和他的兒子.

此後八百年,也只有後世的太祖,看得懂蒙古大汗的戰略眼光,亦只有他老人家可以把整套大戰略複制出來滅掉了****.

那,到底蒙古人用什麼方法擊潰了這條不可能攻破的防線呢?

唐奕一指圖上!

"江淮防禦不可破,卻也根本就不用破!"

眾人一怔,什麼意思?

狄青則是猛的瞪圓了雙目,唐奕只是這麼一點,他就懂了!

只聞唐奕道:

"若我為蠻夷,則以弱兵把宋軍主力牽制在江淮一線.然後從容緩進,于西北先破西夏,再滅回紇,取道南下,吞並吐番.由川西入宋,取荊湖路,威懾廣南與余杭諸地,江淮一線,不攻自破!"

"......"

"......"

下面,從文官到儒生鴉雀無聲,靜可聞針.

誰也沒想到會是這般運作,簡直就是天馬行空.

唐奕環視課堂,"這就是所謂的--戰略大迂回!"

蒙古人就是用這個謀劃了十幾年的大戰略入主中原的,後世太祖也是用此戰略擊潰妄圖劃江而治的****的.

當然,這其中還有其他的一些客觀因素,但整體戰略方針就是如此.

見下面的儒生,文官還在消化,唐奕又道:"不論是為宋禦夷,還是為夷侵宋,今天的課,只想讓大家明白一個道理....."

"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

"凡事多從全局的角度看待問題,當我們陷入一個死局,不妨跳出來,以局外人的眼光再去審視得失;也不妨換位而思,以敵人的思維方式去想想他們應該怎麼做."

"好了,下課!!"

唐奕已經喊出了下課,卻不見儒生們有所動作,一個個皆伏案急書,把小唐教諭的話一字一字地記成筆記.

甚至很多人記完了,還是不走,尚有些意尤未盡的意思.

趙禎也是暗自感歎,這就是觀瀾書院成功的所在啊!也是戰略課的意義所在!

這門課業的目的不是讓儒生熟悉某一戰例,而是從戰例之中去培養戰略的眼光.

"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

這才是此門課程的真正意義!

......

下課之後,趙禎把唐奕叫了過去.原來,與遼人商談在萊州開設権場的事情已經有了結果.

新設権場,又是在遼人的境內,大遼當然不反對.

其實,早前遼人就提過在云州設定権場互市,但是朝廷以云州為宋遼夏三國交境,宋夏戰事不甯為由拒絕了.

現在,大宋主動提出在大遼腹地設互市,當然樂見其成.

只不過,蕭英起了點妖蛾子,他提出萊州互市要收稅,而且是向宋商收稅.趙禎這麼一說,唐奕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這老貨還是氣兒不順,就是找茬.

當年把蕭觀音帶回大宋的時候,唐奕給蕭無用挖了個坑,逼著蕭無用成了他拐帶王妃的同謀.這事兒別人不知道,作為蕭無用的父親,蕭英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心里一直憋著火氣.

只不過,這兩年兩國都挺消停,蕭英沒找著發泄的途徑罷了.

"陛下,無需操心,先晾他幾日.過幾天,我去找他便是"

趙禎沒好氣地橫了他一眼,"自己惹的麻煩,自己解決吧."

說完,就把唐奕哄了出去.

......

出了趙禎那里,唐奕就往自己的住處走.

如今,唐奕的小樓冷清了不少,黑子去當護花使者了,曹佾和潘豐親自去通濟渠舊道勘探,估計得兩三個月能回來.

這可是近千萬貫的大投資,由不得他們不重視.

如今,君欣卓和蕭觀瀾也不在.

現在上院皇帝妃子,朝臣筆吏的住了一大堆,又總有遼朝使官出入.蕭觀音身份特殊,唐奕干脆讓君欣卓陪著她,到城里的桃花庵暫時借住了.

正好她到了回山之後還沒進過城,借此全當方便逛街了.

回到小樓前,正在琢磨是把冶鐵工匠叫過來,繼續干正事兒,還是歇上一下午.

卻不想,樓前有人,似是等了有一會兒了.

唐奕看清來人,立刻迎了上去.

"狄帥,怎麼有空來我這小樓?"

來人正是狄青.見了唐奕,狄青躬身一禮,"子浩客氣!某不過是個厮殺漢,可當不起一個'帥’字,直呼吾名即可."

唐奕把他讓進小樓,"就算不稱狄帥,也得叫聲師兄呢!"

狄青早年間在西北,曾得尹師父賞識,引見給了范仲淹和韓琦.而范仲淹不但頗為看重狄漢臣,還對他說'將帥不通古今事,就只有匹夫之勇’教授狄青《春秋左傳》.

是以,後來狄青不論官位高低,對范尹二人,皆以師禮侍之.對韓琦亦是尊重有加,視之為老領導.

唐奕管他叫一聲"師兄",還真的一點都不過份.

二人在廳中坐定,既然論了師兄弟,也就不那麼生份了.唐奕直言道:"師兄,此來何意?"

狄青直言,"適才在課堂之上,尚有幾個疑慮向子浩請教."

唐奕一擺手,"請教不敢當,我那都是紙上論兵,居安而言兵勇,跟師兄身經百戰的實戰經驗比起來,不足為談.有何疑問,與兄一道討論便是."

狄青也不扭捏,直言心中未解之疑.

都是一些戰略,戰術上的問題,唐奕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二人蹙膝而談,不知道不覺就到了晚上.

唐奕特意取來好酒讓廚下把飯菜送過來,與狄青邊喝邊聊.

直到深夜,狄青方意猶未盡地告辭.唐奕送出門外.

"師兄,有空多來我處走動,奕雖有許多想法,然軍兵之事卻多有不足,還要師兄多多指點."

狄青自是欣然應允.在朝中,他雖位高樞密副使,可一個武人處境尷尬,還真沒有幾個聊得來的人.

唐奕算一個!

......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唐奕除了上課,就是和工匠們混在一起,偶爾狄青在回山之時,就會來找他聊聊.

黑子本應半個月就回來了,不過前幾天傳信回來,對于京中大家董惜琴能駕臨應天,應天的富戶,官宦如獲至寶,紛紛相邀,黑子信中說,可能要延誤一鍛時間.

唐奕沒在意,更顧不上.

因為鼓搗了兩來月的煉礦高爐,終于有了頭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