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最後的戰神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也不是發瘋.

既然是戰略課,既然是可以無限假想,既然在課上說什麼都不算逾越......

那,為什麼不在開闊儒生視野,培養全局眼光的同時,把幾十年後,甚至百多年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拿出來說一說,想一想呢?

也許有人會記住,也許會寫入史書.

一指地圖,"先不說'我為蠻夷’.先說假設現在永興軍路,京兆諸路,河北,河東諸路皆入敵手,我朝完全失去了對北方的控制權,只立足南江一禺,長江一線,蜀中一地,如何實現有效的防禦吧?"

唐奕開了頭,下面的儒生立刻腦洞大開,說什麼的都有.

這也是大家喜歡假想題的原因,這個時候,不比誰有文采,而是看誰有想像力.把整個推演的過程設想的嚴絲合縫,滴水不漏,那才叫本事.

只不過,這次卻沒有往日的那般容易了,國與國之間的戰略攻防,可不是他們這些還沒出書院的半大儒生能力所及.就算有人說到點子上,也只是一些築城排兵之類的粗淺建議,對大局沒有什麼影響.

主要是唐奕給出的條件,對大宋來說太不利了,簡直比現在沒有燕云的防禦更加不堪.

從江淮入海口一路向西,一直到利州路,綿延數千里的橫斷面,都可成為北人南侵的入口.這麼長的防禦戰線,別說只剩半個大宋,就是整個大宋都在,也鋪不開這麼大的防線.

這是個死局!!!

如果真成了這個態勢,宋必亡!

不光儒生們抓耳撓腮地想對策,這邊朝臣們也投入進來,苦想如何破局.

趙禎坐在那里,不但沒一點不高興,反而十分欣慰.

唐奕說什麼"滅宋"確實不合適,但正是這種誰都不敢想的命題,才是最應該防范的.

見所有人都認為是死局,唐奕剛要說出一他的戰略,卻聞後排猛然一個聲如金鍾的漢子試探說道:"掘河阻敵可好!?"

唐奕一怔,隨即欣慰一笑.看來,大宋還是有能人的."何人出聲?且到台前細說!"

聞聲從後排站起一個魁梧的中年漢子,先是向趙禎一禮,又對一眾朝臣環揖而禮,到了韓琦那里,還特意腰身躬的更低.

韓琦眼皮都不抬地低聲道:"且去說說看."

中年漢子應聲,向台前走去.

唐奕笑了....

這個人他沒見過,但他知道這是誰.

漢子額前一個明晃晃的刺青大印出賣了他的身份,正是"面涅將軍"狄青,狄漢臣!

狄青現在出任樞密副使,兼任步軍副都指揮使,可以說已經走到了武人的巔峰.

趙禎停駕回山,他就與王守忠輪流陪駕,有關軍事戰略的課,他自然也要隨眾臣來聽一聽.

待狄青走到台前,唐奕主動讓出正位.

狄青也不扭捏,指著地圖高聲道:"掘開黃河,引大河之水入淮.如此一來,江淮以北必成泛區,不利北人騎後行進,且有大河阻擋,我軍只要依河據守,必可禦敵!"

韓琦擰眉插道:"漢臣此計只禦河東一線,那蜀地和襄州一線如何防禦?"

狄青向韓琦一禮,"相公有所不知,蜀地險絕,襄州一線又河網密布,沼窪成片,皆是易守難攻之地.此局說是要布置幾千里防線,其實要用重兵的,也只有江淮這近千里.而掘河之後,可以把防線進一步集中,可能也就幾百里的樣子."

韓琦一窘,黑著臉,閉嘴不言.狄青雖說的恭敬,但言下之意不就是說他不懂軍事,不熟地理嗎?

唐奕可不管韓琦什麼心情,能把幾十年後南宋禦金的大戰略,只憑一點圖上推演,在這麼短的時間複制下來,說明什麼?

說明狄青那是有真本事的!

鄭重地躬身一禮,"將軍果然是我大宋的當代戰神,奕十分佩服!"

狄青連忙讓到一邊,"教諭,過講了,過講了!."

說著,快步回到後坐.

而一眾朝臣看狄青的臉色都不對了....

唐子浩啥意思啊?他是不是和將門那些大老粗混久了,都忘了自己是個學儒的了吧?

上了這麼多天課,朝臣們不是沒當堂回答過唐奕的問題,其中也不乏答得十分精彩的,但你啥時候見過唐瘋子給大臣們作過揖?

當今能讓唐子浩作揖行禮的,好像除了官家和他那幾個老師,就沒別人了!

那唐奕為什麼對狄青如此禮遇,原因其實很簡單.

王德用老了,打不動了,這是大宋最後一個能打,敢打,還打得贏的軍人了.

值得唐奕去尊敬!

......

狄青提出的戰略思路,一下子讓局勢反轉,從大宋根本守不住,變成了北人跟本攻不進來.

于是,眾人以此條戰略為依托,開始設想大宋如何在只剩半臂江山的情況下發展內政,組織軍事.

這就不是狄青所擅長的了,他只能認真的聽著.

而唐奕也是暗暗乍舌,這里不愧都是人尖子啊,所想所說,基本附和實際,且大有可為,甚至反攻北上的可能都不是沒有.

唐奕見大伙都說的差不多了,話鋒再變,"好!大家說的很好啊!那咱們現在做回蠻夷,假想,兵力充足,武備完善,要如何攻破目前大宋的防禦?"

大伙兒一陣哀嚎,這個唐子浩變的也太快了,大宋還沒當夠,又讓我們當蠻子.

怎麼當?

剛剛大伙已經把大宋的防禦體系修的固若金湯,不可能打得下來!

果然,幾乎沒有人說話,更沒有人能提出有效的建議.

"狄將軍,可有妙法?"沒人說,唐奕只好點名了,而且直接就是狄青.

狄青起身搖頭,"難!我朝這樣的防禦,就是北人再多兵力,再多時間,也打不下來河淮,別的地方更不可能!"

"嗯!"唐奕點頭,狄青說的沒錯,但卻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我給個提示,你可以無解的攻下任何周邊小國,可以無限擴張,無限增兵."

狄青眉頭一皺,苦思良久,"還是打不下來....這條防線可以說無泄可擊."

"唉....."

唐奕暗歎,看來,就算是狄漢臣也達不到成吉思汗,忽必烈那樣的大戰略眼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