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焦碳對大宋的意義
g,更新快,無彈窗,!

晚上等黑子回來,還沒等唐奕開口,黑子先說話了.

"大郎,跟你說個事兒."

"啥事?你要娶哪個直說!"

黑子老臉一紅,"說啥呢?我可沒那心思!"

"那你要說什麼事兒?"

黑子一撓頭,"月底,惜琴姑娘接了個去應天府獻藝的差使.這一來一回好幾百里地,她們一群姑娘家的,也不讓人不放心啊......"

"所以,你又想當保鏢,全程護送?"唐奕翻著白眼,被這憨貨打敗了.

還死咬著沒那心思,鬼才信你?

黑子不好思意一笑,"那我就當大郎同意了啊."

"不是,你能不能行了?"唐奕恨鐵不成鋼的叫道.

"都這樣兒了,還不好意思說出來呢?趕緊的,相中誰了?咱送過去的彩禮保證讓桃花庵的娘子們吃一輩子也吃不完,省得你給她們當下人了."

黑子臊的臉頰跟烙鐵似的,局促道:"回來再說!回來再說!"說完,逃似的就跑了.

唐奕拿他沒招兒,正好這段時候自己事兒也多,就由他去吧.

......

這段時間,唐奕的事兒確實不少.

先是連上了三天的大課,然後雖然改成了兩天一課,但是,戰略課還要他與魯國公王德用輪著來,基本就是三天上兩節課的頻率.

看上去好像挺輕松的,可別忘了,他自己也是學生啊!這一科他是別想了,但下一科是說什麼也跑不掉了.

而且,曾公亮找來的百多名冶煉工匠也進了回山,他還要著手研究鉻鐵冶煉的問題.

原來的回山瓷窯早就拆了,這回唐奕干脆和曹佾打了招呼,把新窯建到了後山,緊挨著曹家的炭場.

先是石炭煉焦.

這個不難,唐奕知道後世煉焦用的是"干餾法",就是把原煤隔絕空氣,高溫焦化.

唐奕只要把基本的原理和工匠們說清楚,怎麼去建爐就不用他操心了.

至于建成之後用什麼溫度,什麼火候,唐奕也不知道,無非是多試驗,總能找到一個合適的數據.

朝廷辦事的好處就顯現出來了,曾公亮大手一揮,一下建了十座焦炭爐,讓唐奕可勁兒的試,保證最快速度煉出焦炭.

對此,唐奕除了罵人,也不能干別的了.

曾公亮和文彥博一樣無恥,這特麼就是慷他人之慨.人是他出的沒錯,但花的卻是唐奕的錢.

奶奶的,他當然不心疼!

焦炭很快就煉出來了.

出爐那天,不但唐奕在,曾公亮在,連趙禎也在.

當一塊塊帶著細密蜂窩小孔的焦炭出爐,唐奕興奮的猛一握拳.

曾公亮不明所以,"子浩,何來如此激動?"

唐奕都不愛搭理他,他懂個屁!

曾相公只當這是冶煉鉻鐵的必備之物,卻不知,焦炭的出現,對金屬冶煉可以說是劃時代的產物,是冶金史上的里程碑式的存在.

這東西不但大大提高了冶煉溫度,有唐奕在,他還可以利用焦炭的化學性質,做為催化劑,一些在這個時代得不到的有色稀有金屬都可以提煉出來,進而制造各種性能的合金.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焦炭的出現,會把華夏的冶鐵水平提升一個大台階.

華夏的冶鐵技術曆史悠久,且工藝十分先進,這一點無庸置疑.

但是,華夏鐵器在世界上卻不是最強的鐵器,甚至在現在的亞洲也不是最強的鋼鐵.日本和一些南亞小國的冶鐵技術雖不如中原,但造出的兵器卻一點都不比大宋的差.

為什麼呢?

因為一種化學元素困擾著大宋的冶金業--硫.

中原地區煉鐵鍛鋼,很早開始就在使用煤來做燃料了.不是煤比木炭好,而是中原地帶的木材資源早就被砍光了,不得以才用煤做為替代燃料.

而煤與木炭最大的差別就在于,煤中含硫量很高,鍛造之時煤中的硫融入到鋼鐵中,大大降低了鐵的性能.

這也是為什麼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原鑄器的黃金時代,名劍神兵屢見不鮮,就連青銅器的鑄造水平,後世都無法複制的原因.

那個時代鑄器用木炭,入漢唐後,因為都用石炭,很多原來用木炭鍛造的技術都失傳了.

去硫,減硫,一真是困擾中原冶金的一大難題.

但是焦炭的出現,就將改變一這窘境.

焦炭硫的含量很低,進而用它來煉鋼鑄器之時,鋼鐵中的硫含量也會隨之大大降低.

要是曾公亮拿焦炭去煉個鐵試試,保准這老貨驚的眼珠子都掉下來.

目前,最強的鐵制兵器是百煉鋼.故名思議,就是工匠千錘百煉,反複熔煉鍛打而來.用熔煉鍛打來降低含硫量,控制碳含量.

但因其工藝太過複雜,除了皇家儀仗和將官配器,別的根本就用不起,

大內禁軍用的兵器縮到了七十二煉,普通士兵的制式兵器則是三十六煉.

士兵穿的甲胄則是十八煉,甚至就是尋常鑄鐵打造.說是一捅就漏可能有點誇張,但從古代的一個成語就不難看出尋常鑄鐵的強度--削鐵如泥.

焦炭一出,唐奕就有信心讓大宋的軍械水平整體上一個台階,而且讓鑄造難度和鑄造成本降幾個台階.

....

焦炭有了,下一步就是建煉礦爐和煉鋼爐.

這特麼可就費勁了.

大宋煉鋼,用的炒鋼法.就是把熟鐵(含碳量低)與鑄鐵(高碳鐵)混合在一起熔煉,以原料本身的碳含量來中和成最終的成品.因為熔煉過程中需要工匠不停攪拌,形同炒菜而得名.

這在現今來說,已經是非常的先進了.但是,唐奕聽過後世的轉爐煉鋼,對這種一次最多幾百斤,費時,費力,還費物料的工藝根本就看不上眼.

他想一口吃個胖子,借著這次機會,把那種一爐就是幾噸成品鋼的技術弄出來.

好吧,唐奕只是聽過,原理也是懂的.

但是,轉爐到底長什麼樣兒,他也不知道.

可是,沒關系啊,這不是有人嗎?

唐奕提一個思路,和這些工匠一起慢慢研究唄.

.....

這一天,和工匠在他的小樓里琢磨了一上午,到了下午,只得讓大伙兒先回去,因為他今天有課.,不是財稅課,而是戰略課.

一到大課舍.....果然!

除了有公務在身的,能抽出時間的朝臣幾乎都在.

按說,戰略課不是財稅課,他們不用來聽.

但是,別忘了,大宋是文人帶兵,這些文官,不定哪天就出去當一回監軍.所以,戰略課反而比財稅課來聽的人還多些,畢竟這門學問可是他們一點經驗都沒有的.

唐奕走到講台前,抿嘴一笑,"今天還是假想題."

下面一松,假想題就意味著能說話,比純講輕松不少.

唐奕把一張一丈來寬的大山河圖往墨板上一掛.

"今天咱們來假設一下,若目前的戰略態勢是,北方蠻夷攻破開封,我族被迫南遷,立都江南,形成南北對峙的態勢,那麼....."

唐奕環視全場,"做為北方蠻夷的你們,如何滅宋?!"

靠!

儒生和朝臣,倒了一片.

這特麼唐瘋子就是唐瘋子,他是什麼都敢想,什麼都敢說.

而且......

為什麼我們是蠻夷啊?

為什麼不是"做為大宋如何反擊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