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布局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老衲的好幾個萬賞,好幾個千賞.

只想說,兄弟,你手太欠了!加更的時候你不賞,打算歇兩天了,打賞也來了...

那也先欠著吧,讓我緩兩天,真寫不動了.

-------

宋遼歲幣,就像是一道永遠也好不了的傷疤.

年年要揭開來看一看,年年要感受一下,那城下之盟的痛楚.

說實話,大宋不缺那幾十萬貫的小錢.

但,其帶給大宋從君臣到武將,從國家到百性的屈辱,卻是花多少錢也買不回來的.

這道疤壓在漢人的心尖兒上,扛在大宋男兒的脊梁上.百年間雖無外擾,卻蒙住了宋人的心智,壓彎了漢兒的脊梁.

現在的唐奕就像個癮君子一樣,開始了強宋這個造夢之旅!

如何把大宋帶到一個全新的高度,就像毒癮一般時刻驅使著他向前推進.

而救宋?富宋?強宋?

不重振民族自信,不讓漢兒挺直脊梁,有再多的錢,再發達的經濟,又有何用!?

所以,在一切開始之前,唐奕第一件要干的事兒,就是把宋遼歲幣這道疤徹底治愈.

這道疤好不了,大宋的腰杆永遠也挺不直!

....

"能行嗎!?"

聽了唐奕的整套打算,趙禎眼神奇亮.

這要是成了,他趙禎就算再沒有什麼建樹,只憑抹去歲幣之事,就足以告慰祖宗了.

"草民現在也只是設想,還需慢慢布局,引遼人入甕.至于能不能成....五成把握吧."

"夠了!"趙禎猛一拍桌案."五成把握就足以一試,朕會全力配合于你!"

"明天就招遼使來此一晤,在萊州設立権場互市,遼人應當不會拒絕."

遼人當然不會拒絕,此事對遼朝是有利無害.

"只是,陛下一定要控制好規模."

在萊州起互市,即要釘下這個由頭,又不能因此而令萊州迅速發展,這個度是一定要掌握好的.

"嗯,到時,萊州互市交由大郎來掌控,規模大小,由你自己來定."

"謝陛下信任!"

"唉...."趙禎話鋒一轉."這幾年委屈大郎了!"

因為觀瀾商合,唐奕商人的名聲算是坐實了.宋律雖不歧視商人,但也非什麼好事.

這幾年,唐奕不但要為皇家運作生意,還要頂在最前面,接下所有風言風語,趙禎覺得,確實愧對唐奕.

對此,唐奕倒是沒什麼.他還是秉承後世的理念,商與官在他眼里根本就沒區別.

因為,不論是官,還是商,亦或是他現在所處的"官商",本質都還是一個"權"字.

現在的唐奕沒有權嗎?

有,而且很大!

只不過,還沒擺上台面兒.

至于別人看得比命還重的名聲,在唐奕這里,就是個屁!

他甯可當一代奸雄,受萬人唾棄,也不願像老師那樣,一生背著名聲的大包袱趕路.

大宋不缺惜名聲的能臣,卻少有敢頂著罵聲干實事兒的"奸佞".

反傳統不一定是壞事,好人救不了宋,也強不了宋!

"陛下,多慮了,草民還扛得住!"

"倒是陛下這幾年......"

"朕怎麼了?"

"兩年多未見,陛下顯老了."

這話放在皇帝身上不合適,唐奕完全是出于一個晚輩的角度去說的,聽到趙禎耳中,也是頗為暖心.

橫了唐奕一眼,嗔怪道:"還不是你們這麼小輩不省心!?"

"連人家的王妃也敢拐帶,我說你膽子怎麼那麼大!?"

呃...

"陛下知道的,草民就是這個性子,見不得別人受苦."

趙禎被他氣樂了,"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嘿嘿....."

唐奕憨笑應付,就像自家後輩在長輩面前耍寶賣乖一樣.

......

趙禎拿也他沒辦法,可能是自己沒兒子,唐奕給他的感覺比皇室之中的那些小輩還要更親些.因為這兒子上臉的時候,根本就不拿他當皇帝.

"下去吧,皇後快要來請安了,要是看到你在這兒..."

唐奕一縮脖子,"那草民告退!"

曹皇後現在可是老看不上唐奕了.

從來觀瀾養胎開始,在上院花園遇到,曹皇後對誰都是笑臉相迎,唯獨對唐奕,就沒給過好臉子.

沒辦法,誰讓唐奕把她弟弟給激跑了?估計曹覺一天不回來,曹皇後就得恨唐奕一天.

出了趙禎的住所,還沒到自己的小樓,就見前面一群女子行來,看樣子是要下山的.

"董大家......"唐奕先一步問候.

打頭的女子輕輕一拂,"唐公子!"正是董惜琴.

"這是要進城嗎?"

"正是."

"哦,那讓王伯點幾個仆役跟著去吧,晚上回來也好有個照應."

"那就謝過公子了!"

這兩年,唐奕,潘越,曹覺都不在,張堯佐的那個兒子張俊臣在京中越發猖狂,且一直也沒斷了對董惜琴的覬覦之心.

是以,現在董惜琴每次進城都是提心掉膽的,生敢被張俊臣做出什麼過份之事.

所以,唐奕說要派人跟著,董惜琴雖不想再麻煩唐奕,但還是沒有拒絕.

目送董惜琴飄然而去,說心里話,唐奕心里挺不是滋味.

桃花庵這樣的存在,放在後世也是值得人敬佩的,一群風雨飄搖的女人,自強,自立.

但不論古今,這樣的存在,也是注定很難生存的.

如今的董惜琴,已不似前幾年那般風光了.

七年前的花魁娘子,即使琴藝依舊冠絕開封,但歲月催人,終有過氣的一天.

她已經二十八歲了,按說早就到了該退下來的時候了.

但是沒辦法,桃花庵正是青黃不接的尷尬時候,董靖瑤先天不足,接不了她的班.上界花魁早已經不是桃花庵的姑娘了,若董惜琴退下來,那桃花庵幾十張嘴連個進項都沒有了.

前幾年,唐奕還能以各種由頭接濟一下,但再怎麼說,這也不是個辦法,時間長了,連人家都不好意思要了.

那是一群倔強的女人,只想靠自己在這個世道活下去.

這幾年,董惜琴還是靠著自己的一副嗓子和一把琴,在開封接些演出的生意,但也是越來越少.

有時候,甚至大名府,應天府的一些富戶請她這個京城的花魁去獻藝,為了銀錢,也不得不遠道而去.

回到居所,唐奕讓君欣卓把黑子叫來.

看見董惜琴,倒是提醒了唐奕,黑子大哥不知不覺也己經快三十了.從進京那會兒就說給他娶門親,卻不想,一拖就是四五年過去了.

也該定下來了,今天說什麼也得問明白了,這貨到底相中桃園的哪個小娘子了.

只不過,君欣卓回來一說,唐奕差點沒氣死.

"師兄進城了,你讓我去找什麼?"

"進城了?"唐奕一愣."他進城干嘛?"

"不是你讓他進城的嗎?"

"我讓的?我什麼時候讓他進城了?"

"王伯說的,說是你讓師兄護著董娘子進城的."

"我呸!!"

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東西,我是說找兩個仆役跟著就行了,誰讓他親自護送了?

"不行!!"

唐奕打定主意,晚上回來一定要從他嘴里摳出來,到底是哪個小妖精把他的魂勾走了.

咱要錢有錢,要啥有啥,還玩個屁的朦朧啊?

挑明了,直接娶了不就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