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銀圓
g,更新快,無彈窗,!

四更,沒有五更,大家不用等了,實在是累了.

--------

以大宋現有的冶煉條件和鍛造技術,以銀鑄幣確實是賠錢的.

不說大宋在銀里摻不進東西,單是鑄錢之法就足以令人抓狂.

大宋用的是范鑄,而且為了防偽保證銅錢的質量,用的是母錢翻砂法.工藝之複雜,產量之少,簡直都不好意思說這是國家行為.

一個鑄錢熟工,一天也只能鑄錢百文!

想想大宋的貨幣總量,這得用多少工人,多少時間來鑄錢?

而一個傭工,就算沒工資,一天的吃食就得多大的成本?

所以,朝廷鑄錢,一點油水都沒有.

當時在課堂上,韓琦其實就想說,朝廷無限度鑄幣的設想,根來就不成立.因為鑄的越多,賠的就越多.

現在,唐奕說要鑄銀幣,還想進口白銀,韓琦只能說他很傻很天真!

唐奕遞給他一塊銀板,韓琦拿著細看......

其實,這已經不算是銀板了,就是銀幣.只不過無方孔,也無正反面的字.

顛了顛,差不多半兩,也就是正好值一貫錢的樣子.

"子浩,這是?"

唐奕也不賣關子,"攙了東西,含銀七成."

那邊曾公亮眼眼一瞪,一把搶了過去.

"摻了什麼?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

唐奕心說,讓你看出來,老子也別玩化學了.

"相公先別問摻了什麼,只說,七成銀,若朝廷以此法鑄幣,可有賺頭?"

當然有賺頭!

銀可不是銅這種相對不算貴的金屬,能省出一成,就是好大一筆利潤啊.

"要看子浩摻的是什麼."

唐奕道:"摻的是鐵,但卻不是普通的鐵,而是鉻鐵."

哦靠!鐵啊!連趙禎都不淡定了.

"拿來,與朕觀瞧!"

鐵啊?摻在白銀里,當銀子用.那得多大的利?

趙禎都自動忽略了唐奕說的"鉻鐵"是什麼鐵了.

曾公亮一邊把銀板交給趙禎,一邊急問:"工藝如何?"

其實,就算工藝繁瑣一點朝廷也有賺頭.只不過,曾相公幻想著要是工藝也能省點,那就更好了.

唐奕苦笑,"這也是草民一直沒把這種銀中摻鐵的法子拿出來的原因."

"目前,我只能在我的實驗室里完成鉻鐵的提煉,還不能實現大規模的冶煉.且模具材料的冶煉也無法實現."

"這不是問題!"曾公亮大手一揮,"明白我就令工部揀選最好的冶煉工匠來回山助你!"

唐奕搖頭,"這不是工匠的問題."

"那是什麼問題?"

"爐溫!"唐奕肯定道,"鉻鐵礦,相公可能沒聽過.大多數時候,人們會把它和灰磁石混為一談,有弱磁性,卻非磁石,而是一種含鐵和鉻的礦石."

"這種礦石的冶煉溫度比正常鐵礦要高很多,目前的冶煉水平是提煉不出來的."

煉...煉不出來...大伙兒傻眼了.

韓琦問道:"高多少?"他覺得,可能是唐奕找的工匠水平不夠.

"最少要冶鐵爐溫的兩倍!"

好吧,兩倍有點高,那就不是水平的問題了.

"那子浩可有辦法?"

"法子有,但是一時半會弄不出來."

唐奕學的是化學,懂其中的原理,但卻不懂冶金.

他可以把煤煉成焦炭來提升冶煉溫度,但相應的煉焦爐,高溫煉鐵爐是什麼樣子,卻不是他所學,只能帶著工匠一點一點的摸索.

這真的需要時間.

曾公亮一聽,還是得要工匠....

"明日老夫就給你送五十,不,一百工匠過來,還望子浩快些成功!"

范仲淹都有點看不下去了,特麼真當我徒弟是神仙不成?神仙也沒你們這麼使喚的吧?

沒錢了也找他,沒法子也找他,現在煉個鐵也找他??

眼皮都不抬地低聲道:"明日大郎還要授業開班!"

呃....曾相公心說,這事兒跟開班授業一樣重要啊!

七成銀!加三成鐵,就能當十成的銀來用,這種好事兒哪兒找去?

若是成了,單鑄幣一項,朝廷就有天大的油水.而且,正如唐子浩所說,就算是進口白銀也是只賺不賠的,

想象一下,產銀之國運到大宋一斤白銀,換回去的卻是七兩的宋銀.....

簡直和耍流氓沒區別!

韓琦此時發聲,"曾公別高興的太早,白銀一旦入市,富戶轉而屯銀,且私鑄劣錢之事必然更為猖獗.到時,對國朝的沖擊會更大,此事還要慎重!"

銅錢都造假嚴重,何況價值更高的白銀?

唐奕一笑,不等曾公亮做答,先其一步道:"這一點,韓相公倒是不用擔心."

"哦?為何?"

"白銀加鉻鐵鑄幣,一般人還真仿冒不了."

"一來,鉻鐵的冶煉技術,就算弄出來,民間私爐也肯定達不到那個水平."

"二來,就算有人用其它賤金屬摻入白銀之中充當好錢,老百姓也是一試就知道真偽."

"有何玄機?"

唐奕向趙禎一拱手,"陛下輕吹銀板,再湊到耳邊一聽便知!"

趙禎狐疑地照做,輕輕一吹,湊到耳畔....

不由猛的一驚!

"這,這是何來之音!?"只聞耳邊銀板有如龍吟一般的輕嘯不絕于耳,好長時間都不見消散.

"回稟陛下,這正是攙入鉻鐵的好處.只要一吹,就能發出特有的輕吟,假幣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

其實,白銀加鉻鐵就算唐奕不是化學生,也知道有這麼個說法.

而白銀加鉻鐵更不僅僅是為了以鐵充銀,其中的防偽意義也尤為重要.

清末民國時期的銀圓,也就是"鷹洋","大洋"的成份就是這個.唐奕只是早于歐洲人弄出來,糊弄現在的人罷了.

....

唐奕這麼一說,曾公亮特意把那銀板要過來,自己試了好幾次,最後讓韓琦又搶過去試了半天.

這時,那個"胖子"老頭走到范仲淹身邊,"希文兄,這個弟子傳的是真賺到了!"

范仲淹面露得意之色.

他沒意識到,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觀瀾的學生們,他親傳的弟子們出彩之時,他心里的舒服比自己取得什麼成就來的更暢快.

"要不,讓這小子給我也奉個茶,讓老夫也沾點光?"

......

Ps:翻砂鑄幣法,一人一天的鑄幣數,蒼山有點忘了,一時也查不到.印象中應該是近百文,到二,三百文之間.大家將就看吧,別當真.那個數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