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鑄幣的成本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人在糾結,那道數學題...(偷笑...)

事情是這樣的,這兩天實在太累了,中午碼完一章就睡著了,新章節扔給老婆來修改錯字.

我一向有亂用標點符號的毛病,當時看到那道題,媳婦也沒叫我,以為是又點錯標點了.于是把一個","號換成了","號,最後一句又去掉了一個,號.

于是.....

一道三元一次方程神奇地變成了二元一次方程.....

已經改過來了,大家再去看一眼就知道標點符號的威力了.

--------

唐奕用一個假想中的推演,把大宋君臣和觀瀾百多學子的心神全部吸引過來,進而引出了一連串值得探思的問題.

一見時間差不多了,唐奕趕緊下課,可不能像上午似的了.

"這幾個問題,留做大家課後思考,明天再接著講."

儒生們一陣起哄,倒是忘了唐子浩是個賤人,再有學問也改不了招人恨的秉性.

就不能一次講完?特麼剛勾起一點思路....沒了!

趙禎也有點急,之前他就聽范仲淹提過唐奕"以八方銀錢養宋"的理論.只不過太過籠統,趙禎只是記得有這麼一回事兒.

今天終于聽到了他整套的推演和系統理論,卻只說了一半,就沒了.

一氣之下,趙禎出門之前對唐奕冷聲道:"隨朕來!"

唐奕不明所以,心說,我沒招您啊?怎麼這麼大火氣?

跟著趙禎到了皇帝居所,進到廳中.

趙禎往正位上一坐,待一眾朝臣站定,便沉聲對唐奕道:"說吧,何以解錢荒?何以去通貨之危局?"

錢荒的問題于現在的大宋已經不是小問題了,市面上無錢流通,致使通貨緊縮,這是制約大宋國計民生的一大固疾.

要不然,趙禎也不會等不急明天上課,就把唐奕叫來問話了.

要知道,這之前,趙禎可是打算晾唐奕三個月的,也就是三個月都不召見.今天卻為了錢荒之事破例,可見這事兒對趙禎來說有多重要.

唐奕苦道:"陛下可別當真,那只是小子的推演."

"哼!"趙禎道,"朕還不知道你,若無把握,定不會拿此事來推演."

朝臣當中有個略顯富態,儒風文雅的朝臣搭話道:"素聞唐子浩從來不吃虧,亦不願落了面子.今日第一天授業,怎會拿出一個自已都沒有結果的推演來?萬一被學生問住可是不美嘍!"

唐奕偷偷地瞪了那人一眼,心說,這是誰啊?這麼討人厭呢!

無法,只得辯解道:"草民出這個推演,確實不是隨便出的,只不過是想在眾儒生心中埋下一粒懷疑的種子.將來他們走上高位,也有能力之時,自然就會往這方面考慮."

趙禎點頭,卻不上當,"那你到底還是有解決之法的,對不對?"

唐奕一翻白眼,知道是躲不過去了,只得咬牙道:"有!但短期不可為."

趙禎眼前一亮,"說說!可不可為另說,先把招式晾出來,大家討論."

"先說抑制通貨吧,其實解決的辦法有很多."

"比如......"唐奕咬牙切齒地道,"買買買!使勁地買!"

唐奕所說的"買",是對國外買.

錢多就花錢,把外國買空,這個道理不難理解.

趙禎點頭,對是對,但不是長久之計.

以大宋現在的富有程度,就是在緩慢地買空大遼,要是錢再多的話,可能買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再有就是...."唐奕心虛地掃了一眼眾人."擴張,用對外擴張來稀釋國內市場,轉移國內壓力!"

果然....

"還有別的方法嗎?"

大宋君臣對打仗啊,擴張啊,之類的事情根本就不感興趣.

"再有就是,國家調控了."

"怎麼調控?"

"建立專門管錢的機構,控制貨幣總量."

"....."

這一點,大家聽的是似懂非懂.

唐奕現在也懶得和他們解釋什麼叫銀行,反正以現在的條件,大宋也建不起來.

....

這時,韓琦忽道:"子浩,還是說說錢荒的問題吧!"

錢荒解決不了,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唐奕無語了,怎麼說?

想徹底解決錢荒的問題:

要麼,打大理.那里有後世華夏最大的銅礦,幾百年也用不完.

可是,現在的大宋,你讓他打土匪都懶得動,還打大理?

要麼,就是推行信用貨幣.

但是,現在和趙禎他們說什麼信用貨幣,估計都得跟聽天書似的.

"錢荒的問題,能解決,但是想徹底根除,現在還不行,最少要十年之後."

"那不徹底呢?"

好吧,剛剛噎了唐奕一道的那個"胖子"又出聲了.

唐奕恨不得掐死他,這貨是吃准他了.

"有不徹底的?"趙禎一看唐奕的表情就知道,唐奕還真有招兒.

"有!"唐奕道,"但是技術還不成熟,草民還得一段時間的試驗."

"快說說!"

"分級貨幣制度."

".....?"

"就是除了銅,把銀和金也同時納入貨幣體系,形成小額交易用銅錢,中等額度用銀幣,大額交易用黃金的貨幣市場.如此一來,銅的需求會大大降低,錢荒也就不是問題了."

眾人聞言,不見喜色,反而搖頭.

唐子浩畢竟還只有二十歲,再怎麼驚豔,也有疏漏之時,想出來的方法也太過想當然了.

韓琦誠然道:"子浩可知,為何漢唐以來,一直不將金銀納入幣制?"

"還請相公指點!"

"一來,是中原不產金銀,儲量極少,即使納入幣制,也不夠流通.而且民間以金銀為飾,會令金銀進一步的疏于流通,使得各級貨幣的幣值失衡,市場混亂,不得其利,反受其害,得不償失."

韓琦沒有揶揄唐奕的意思,反而說的極為誠懇.

在他看來,唐子浩能把財商之道悟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奇材了.

唐奕則道:"可以從別處進口白銀啊!".

唐奕知道,在美洲白銀沒有進入華夏之前,即使是進口白銀,對華夏貨幣的沖擊也並不大.而且,依唐奕的設想來運作,大宋不但不會虧,還有賺頭.

"唉!"韓琦一歎.

在他看來,可是沒有賺的,只有賠的.

"這就是剛剛在課上,我為什麼提出鑄幣成本的問題."

"錢幣不是無端成形,需要人力,火耗.大宋鑄銅錢尚且虧空,若鑄銀,那虧空可就大了,朝廷是承受不起的."

宋錢不是純銅,而七兩銅,配二兩鉛,再加一兩鐵,用來鑄整一斤的銅錢.

乍看之下,朝廷是有賺頭的,畢竟鉛鐵價值比銅低.

但是,若算上人工,火耗,還有成幣運輸的成本,這點賺頭也就什麼都不剩了,甚至還虧錢.

而且,鑄銀幣是沒法攙入鉛,鐵的,也就是說,十成銀就是鑄十成幣.

去掉成本和火耗,賠的只能更多.

對此唐奕是知道的,而且沒少吐槽,特麼印錢還賠錢,這特麼也是沒誰了!

他也不多言,向懷中一摸,拿出一個銀板交到韓琦手中.

"韓相公,看看這個......"

.....

PS:極其鄙視蒼山到處宣傳本人偶爾出錯的行為,並在強烈譴責的同時,給予餓三天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