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數術之學
g,更新快,無彈窗,!

五更,已廢,求票,求打賞.

--------

給觀瀾上院的"學霸"們授課,唐奕表示壓力很大啊.

所以,為了壯膽兒,他覺得不能一個人去上課,怎麼也得拉幾個站場子的!

....

可等到初一那天正式授課之時,雖然信心滿滿,且帶了一群"手下".

但唐奕一進到上院的大課舍,還是嚇的腿肚子一軟,差點沒栽地上.

課舍是後來建的,當初沒想過觀瀾會有這麼多學生,所以都是幾十人的小學舍.直到小學舍裝不下了,才建了兩處可容兩三百人同時上課的大課舍.

此時,課舍之中密密麻麻坐滿了學子,觀瀾上院有一頭算一頭,一個也沒少.

倒不是大家勤奮好學,有一多半都是來看唐子浩笑話的.

他們是想看看,這位連十三經義都沒看全的唐瘋子,作詩只寫一半的"半闕郎"是怎麼上課的.

...

好吧,要是光這些儒生,唐奕倒也沒什麼,混不吝的唐子浩啥時候怯過場!?

只不過,一進屋,就見趙禎端坐在課舍的最後排....

唐奕一聲哀嚎,本來就怕露怯.....您老來湊什麼熱鬧啊?

除了趙禎,還有范師父和尹師父陪在他身邊.曾公亮和韓琦兩人也在,眼神兒里都是戲虐.

富弼加丁度也沒少,還有幾個沒見過的,但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

奶奶的!

這麼大陣帳別說他唐奕沒見過,范仲淹上課的時候,也沒官家和一群大儒名臣在後面聽著吧?

"嗯~!嗯~!"

唐奕使勁清了清嗓子,已經這樣兒了,硬著頭皮也得上了.

萬幸啊,早有准備!

一揮手,把幾個"手下"招呼進來.

儒生和大儒們一看,不由皺眉,這唐子浩搞什麼鬼,弄一群娃娃進來做甚?

沒錯.....就是一群娃娃.一群穿著粗布衣裳的,尋常百姓家的娃娃.大的不過十三四歲,小的更是只有八九歲,嘴角還流著哈拉子呢!

知道其中玄機的宋楷和范純禮等人,差點沒笑出聲來,唐大郎這是要用娃娃打臉?

後邊范仲淹坐忍不住樂了,笑罵道:

"這混小子......"

趙禎聞聲一疑:"卿家笑什麼?此間有玄機?"

范仲淹道:"玄機倒沒什麼,只是大郎所設民學里的孩子."

"哦?民學的蒙童?"趙禎覺得有點意思,民學的蒙童帶到這里做甚?

"陛下可別小看了這些孩子,等下定讓您大吃一驚!"

......

正說著,就見唐奕已經站到了講台之前,拿起粉筆回身急書:

《財稅》

一,數術.

二,錢.

寫完,轉過來,把粉筆往講台上一扔,故作深沉道:

"師不棄,令奕于此,開財稅一科,然財錢,稅政,商途,貨通,皆倚數術之基....."

范仲淹在後面聽的眼皮直跳,忍不住出聲道:"好好說話!"

呃....

唐奕一窘,惹得堂下諸生一陣哄笑.

大家心說:就是嘛,沒那兩下子,還拽什麼古文?能把白話說清楚就不錯了.

"好吧!"

唐奕一攤手,這時候反倒不緊張了.特麼講數術和掙錢,還有誰比小爺更權威?

怕個囊球!

"學財稅之道,數術得過關,別我講了半天,你們連十以內加減法都得掰著手指頭算,那還聽個什麼勁兒!?"

!!!

這話太傷人了...

一屋子的儒生,哪一個不是人尖子?唐奕說他們得掰著手指頭算術,這是赤果果的侮辱啊!

只聞唐奕繼續道:"所以呢,咱們第一天上課,也別講什麼高深的的了,先說數術,再說說這銅臭之物,估計就夠你們消化了."

.....

要不是官家在坐,下面的儒生早就暴走了,這純粹就是侮辱加糊弄啊!

數術?

爺通讀《九章算術》,《張丘建算經》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再說了,錢有什麼好講的?讀書人重義,輕利,最看不上眼的就是錢!

唐奕可不管他們想什麼.

"這樣吧,數術之道,博而難精,讓你們跟我比有點欺負人....."

一指身邊的幾個蒙童,"你們只要比這幾個孩子的水平高,就算你們過關了,也就有資格聽以後的課,如果連這幾個孩子都比不了...."

唐奕一攤手,"那就請先去民學把數術之學補起來,再回來聽課."

噗.....

宋楷噴了.心說,你要來下馬威,也不用這麼狠吧?

讓這些學霸去和一群蒙童一起聽《三字經》,乘法口訣?

那畫面太美,宋楷都不敢想.

而他現在想的是,這屋里連上那幾位相公在內,有幾人能比得過那些娃娃.

估計自己都得去民學回爐了.

別的不敢說,單數學這一塊兒,民學的那幫孩子絕對是碾壓一切的存在..

有的儒生實在忍不了了,就算官家在此也管不了了,憤然起身.

"怎麼比?"

唐奕一看,呦!面熟,這不是曾鞏嗎?

"你隨便出題考這些孩子,若答不出算你過關.之後,我再出一題,若答得出,也算你過關."

"好,聽好了!"

"竹高一丈,末折抵地,去本三尺,問折者高幾何?"

唐奕一拍腦門兒,"要不,你換一個?這個太簡單了."

曾鞏火氣上湧,"簡單你倒是答啊?"

唐奕苦笑,"王濟,你來答吧"

"我不答."

沒想到,唐奕點名的那個孩童一口回絕.眾儒生心說,原來是吹出來的,第一個就卡住了.

不想,叫王濟那少年下一句話能把人氣死.

"這題也太沒難度了,老師還是讓憨娃來吧."

趙禎萬金之軀都沒繃住,笑出了聲兒.

"還真是什麼人教什麼樣的弟子,大郎的弟子跟他一樣,狂的緊呢!"

而那里最小的那個娃娃正是憨娃,嘴邊那條晶瑩甚是惹眼.一聽有人叫他,奶聲奶氣地歡叫道:"我來,我來!"

"是四尺五寸五!不就是勾股定理嗎?俺前天剛學會呢!數兒都和這題一樣,都不用算."

.....

唐奕頗為同情地看了一眼曾鞏,可不是兄弟要踩你,你說,你出這個頭干嘛?

曾鞏臊的臉色通紅,本以為考幾個娃娃,折竹題就夠了,沒想到,連最小的都會....

"我來!"

程顥見曾鞏敗了下來,立刻起身,官家可是在呢,這是多好的表現機會啊!

"聽好了!有雞鴨兔同籠,共首三十,腳七二,問...."

"停停停!"

唐奕實在聽不下去了,"什第折竹題,雞兔同籠題,這種從數術古書里扒下來的,就別往出說了,有沒有新鮮的!?"

程顥一聲哀鳴,你倒是讓我表現完啊!

.....

儒生們出的題,不是考校勾股定理的折竹題,就是從算經里扒出來的"雞兔同籠題".

這種最基本的勾股定理和一元一次方程,早在民學幼童入學的第二年,就已經能輕松解出來了.而且,非是這種只認題,不認理的刻板解題.

現在大一點的民學生,可以解三元一次方程組.再聰明好學一些的,平面幾何難一點的題和"因式分解"都可以試著解一解.

下一步,唐奕就要讓胡林教他們立體幾何和高級數學的東西了.

就上院儒生們學那點東西,不是唐奕瞧不起他們,真不夠這幾個孩子應付的.

.....

如今曾鞏已經在民學訂下了坐位.

程顥,程頤讓幾個娃娃好頓羞辱,去和曾鞏作伴了.

唐奕就想問問....

還,有,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