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想念文扒皮
g,更新快,無彈窗,!

四更粗暴求票.

看得過癮,就甩一張吧....

還有第五更,應該得十二點之後了....

--------

本來,曾公亮是讓人傳唐奕來見他的.

對于這位富的流油,敢憑一已之力來修通通濟渠的人,曾相公還是沒什麼好感.

畢竟在曾公亮心中,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再有錢,也只是個賤商,與我這個士大夫,根本不是一個水平線上.

但是,唐奕對傳信小吏的一句話,差點沒噎死曾相公.....

"愛談不談,沒空搭理他!"

....

好吧,曾相公這個十三沒裝成,只得親自來找唐奕.

來的路上,他還在想,富彥國讓我來找這小子"拜山頭兒",現在可好...

真成拜山頭兒了.

一見面,唐奕又是只一句話,就把曾公亮和韓琦擠兌的不輕.

"兩位相公,是來還錢的嗎?"

唐奕也是夠賤,欠條給他們看過之後,就讓趙禎收去了,那一百萬肯定是不要了.

可他現在還提,就是故意擠兌這兩位.

曾公亮老臉一紅,心說,哪來的一百萬還你?

"還錢的事兒....且要等等...."

曾相公還不知道,他讓唐奕耍了.

唐奕一笑,"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此為信也.兩位相公,當知'信’為何物吧?."

你妹!!

曾公亮暗罵,讓他搶白了,這是用"仁義禮智信"來嘲諷我等無信?

他還是臉皮不夠厚,這要是換了文扒皮,一句話就把唐奕頂回去.

"你借據上又沒寫還款之期,現在沒還,也不算我無信."

曾公亮無言以對,韓琦只得跳出來道:"官家令我等,來與子浩說談修河之事."

"哦!."唐奕點點頭,把官家都搬出來了.

"怎麼個談法?"

"嗯....."韓琦也不會了,以前也沒遇到過這種事兒啊!

"不然,還是子浩說出一個章程吧!"

"其實也沒什麼可說的.朝廷出河段,幫著募集民夫;我出錢,出物.就這麼簡單點事,還有什麼可談的?至于修成之後的分賬嘛....."

"朝廷六成,觀瀾四成!"

還沒等唐奕開口,曾公亮就搶白出聲.這時候也不能管什麼面子不面子的,該爭就爭吧.

"多少?"唐奕以為自己聽錯了.

"朝廷六,你四!"曾公亮咬牙重複.

我呸,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黑子,送客!"唐奕都懶得和他談了.

"別別!"韓琦急忙打圓場.

"曾相公出價,子浩還價就是.生意本就如此,何必動了真怒?"

"呦!原來兩位相公是來談生意的啊?小子只當相公不恥與我等賤商為伍,這是要以權壓人,直接吃定我唐奕了呢?"

曾公亮一陣無語.

現在他也算是摸准了,這混蛋小子,就是個不吃虧的性子,記仇的很.

"那,那你說多少?"

曾相公還是服軟了,六成就是扯淡,人家出錢出力,就給四成?

唐奕一笑,"咱也不來虛的,給你們兩成就不少了,畢竟朝廷分文不用出,只要下道旨就行了."

"不行!"曾公亮和韓琦異口同聲的大叫,"兩成太少了吧?"

唐奕一撇嘴,"那沒得談了...."

"子浩,再加點吧!"

"沒法加,你們還是回去告訴官家,我不修就是."

"別啊!!"

二人心中暗苦,修河這事兒要是沒人提,或者朝上就沒通過,那也就算了.可是現在傳的狒狒揚揚,要是就這麼黃了,那可就是他們兩個的鍋了.

依唐子浩的尿性,他再把曾公亮張嘴就要六成的事兒說出去,那就更熱鬧了,曾公亮有理也說不清了.

"兩成確實太少了,朝臣亦無法交代,子浩不會是奔著談崩去的吧?"

曾公亮心說,我把鍋甩出去,是你要奔著崩了談,可不是我攪和.

唐奕一歎,極為肉疼地道:"二位相公也要明白我的苦衷,還不知道得修到什麼時候呢?就算修通,也不知道得多少年才能把本錢收回來,這事風險太大啊!"

"要不,這樣吧,朝廷欠我那一百萬,我也不要了,就當是給朝廷兩成份子.再加一百萬的買河錢,二位以為如何?"

兩人一聽...

"咦?不錯啊!"

把那一百萬的賬扔了,可比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拿到手的份子錢實惠得多.

"一言為定!"二人還挺高興.

只不過,回去後,差點沒讓趙禎笑話成傻叉!

有沒有修河這事兒,那一百萬唐奕也不打算要了.倆人加一塊都一百歲了,讓個二十歲的愣頭青忽悠地一愣一愣的,這宰相是怎麼當的?

那邊,唐奕也在吐槽,當初一沖動把文扒皮弄下去了,耽誤多少事?

這要是文彥博在京中,還用他費這麼多話?給朝廷兩成,文扒皮都得覺得給多了.

.....

敲定了分成的事情,其它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觀瀾打河工測算,形成初步計劃,報到朝廷,朝廷再以官方的名義募集徭役.

只不過沒想到的是,還有一個事兒沒談攏.

就是修通之後,由誰來收費的問題,曾公亮想讓朝廷派官吏設稅監,以河稅的名義收上來,在統一和觀瀾結算.

曾公亮這麼干,主要就是怕唐奕民資收費開個不好的頭.而且還怕唐奕貪得無厭,設的價碼太高.再加上,誰知道他收多少?萬一收一萬,他說他收了一千怎麼辦?

對此,唐奕當然不干了.

他倒不是想玩曾公亮琢磨的那些小把戲,而是一旦這個卡子掌握在朝廷手中,那觀瀾每年進多少錢,不就全露餡了嗎!?

再說,官方收稅,看起來正規公正,其實真不一定比唐奕自己收來得實惠.

你怕我謊報,我還怕你貪汙呢!

最後,兩方談不攏,還是趙禎和富弼出面,強行把收費權給了觀瀾.

這個時候,唐奕真的是無比想念文扒皮!

.....

唐子浩于五月初一,在上院開講《財稅》,這在觀瀾書院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不過,對此事,不但上院的那些未來大牛們不屑一顧,就連隨趙禎在觀瀾辦公的朝臣們也都搖頭想笑.

那唐瘋子不在京城兩年多,這兩年可是消停的緊.怎麼一回來不去禍害城中紈绔,反而開始禍害起自家書院了?他也能授業?范希文到底怎麼想的?

趙禎雖然知道,在財商之上,唐奕的見解非常高.但他也想像不出,那個動不動就放炮的混小子,怎麼站在堂前給儒生們上課.

初一那天,趙禎特意換上便服,由范仲淹陪同,准備去聽一聽.

而對"大宋未來財相"心有不服的韓琦,也特意抽出時間,去看唐子浩到底有什麼本事給人上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