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天下驚
g,更新快,無彈窗,!

泡泡又萬賞了,謝了兄弟!

--------

觀瀾商合是"民營資本",而通濟渠上段則是"國有資產".

以民營資本侵吞國有資產.....

唐奕攢了好幾年的錢,就是為了玩這把大的!

....

既然大伙兒沒意見,就只等曹佾報到趙禎那里,等皇帝最後拍板兒了.

讓他們都散了,唐奕則自己來到碼頭.

昨天夜里回來,到現在還沒卸船呢.

唐奕要自己來親自監督卸船,是因為他怕傭工們弄不明白,把他的寶貝弄亂了.

什麼寶貝?

嘿嘿.....

一船都是石頭.

而且,不只這一船,後面還有三船,裝的也是石頭.這是唐奕在外面跑了兩年的成果--各地的礦石樣本.

這其中有大宋知道利用的,還有現在無法利用的地質樣本.

這些石頭在別人眼中可能沒用,但在唐奕這里,卻都是寶貝.

.....

曹佾急著回京,正看到唐奕在碼頭組織人抬石頭.

過去一看,好家伙,金子也不用這麼上心吧?

就見一類一類顏色不一,形狀各異的石頭,都是用上好的木箱裝著.箱外還貼著紙簽,出處,品名,性狀,那叫一個詳細.

曹佾拿起一塊灰突突的石頭在手里把玩.

"鉻鐵石?這不就是爛磁礦嗎?"

唐奕一把搶過來.

"你懂個屁!這可比磁礦金貴得多."說著,小心地放回箱子.

"對了,幫我個忙."

"什麼忙?"

"這種石頭是在益州找到的,有大用.但是,蜀地往出運太難了,幫我撒出去點人,看在別處有沒有."

"啥大用?"唐奕說的大用,那應該不小啊!

"等過兩天得空,弄出來再說.讓你後山的炭場,給我精選三千斤上好石炭備著."

"行!"曹佾點頭.

"這又是啥?"

"鎢礦石."

好吧,曹佾一個也沒聽說過,一個也沒看懂.

正好船來了,曹佾上船回京,臨走還說了一句,"等我好消息吧!"

官家對于修河應該是沒意見的,就看趙禎怎麼過朝臣這一關了.

.....

趙禎知道唐奕回京之後會有動作,卻怎麼也沒想到,這混小子打起了通濟渠的主意.

可是一細想,也覺得此事可行.

正如曹佾所說,朝廷在這件事上不吃虧,而且打通通濟渠對大宋的意義確實很大.

以前還不覺得,自從觀瀾運力在救災,貨運等各方面發揮出巨大的作用之後,趙禎也認識到"流通"的重要性.只要全宋這盤大棋能被槽運搞活起來,以後局部的災害就不再是大難題了.

而且,曹佾等人擔心朝中的阻力,在趙禎這里也不算問題.

別忘了,他是有名的會"活稀泥"!

.....

趙禎先沒提修通濟渠的事情,而是想要修皇宮.

北宋皇宮出了名的寒酸,趙禎和他前面那三位皇帝,個個都想好好修一修皇宮,但不是皇宮邊上的百性不肯拆遷,就是朝臣們大力反對.

這次再提修皇宮的事情,大臣們當然是.....不同意.

您還是將就著吧,別說現在咱沒錢,有錢也不給你修.

不同意,是趙禎意料之中的.不同意好啊,那咱們就再議一議修通濟渠的事情.

哦靠!

這更不能同意了.

別管誰來修河,也別管朝廷花不花錢,修好了之後,你要遷都怎麼辦?

以前,太祖要遷都,朝臣們的理由就是運河不通,往洛陽運糧,運兵都是大問題,開國近百年不修通濟渠的原因也在這里.

開封不適合做都城,這一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這里卻適合做商業中心.近百年的累積,各大家族在開封的利益根深地固.

所以,甯可不修這條河,也不能讓皇帝動了遷都的念想.

.....

不讓修河,這也是趙禎意料之中的.

好,又不同意是吧?

那就把修皇宮和修通濟渠的事兒拿到一塊兒來議.

這下大伙兒傻眼了....

曾公亮最先反應過來,覺得哪里不對.

想了好久,終于明白了.

越禎要修皇宮,其實就是給大伙兒吃定心丸.你看我把大內修繕一番,這是要安心在開封呆著的,根本沒遷都的打算.

我要想遷都,還修什麼皇宮啊?

而這個時候,富弼,丁度,包拯,吳育,連帶架空的樞密使王德用,都跳出來發聲了......

同意修河!

富弼,丁度自不用說,和觀瀾穿一條褲子的;包拯則是凡對國家有利的事情,他一律支持,而且不記後果.

至于吳育....

說心里話,吳育這幾年在朝中過的有點昏昏愕愕,以他的水平根本看不懂幾位相公在下什麼棋,但是,幸虧他交下了宋庠這位摯友.

宋狀元在臨出京之前給吳育支了一招,少說多看.看不懂的時候,就跟著富弼走,准沒錯!

于是,富弼跳出來,他就也跳出來了.

而外在京外的文彥博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加急上本,同意修河.

就連陳執中,在朝外也上疏附議.

有人牽頭,再加上趙禎做出了姿態,那些怕修完河就遷都的朝臣自然聲音也就小了.

但是,曾公亮和韓琦郁悶啊!

一個首相,一個財相,本來照這個結果,直接同意修河不就完了?

可是,現在和修皇宮聯系在了一起,你說修不修吧?

只能修啊!只有修了皇宮,大伙兒才能都安心.可是修皇宮得花錢啊?韓琦當然不樂意.

好吧,趙禎這一手玩的漂亮!

不但修了河,還把皇宮也拴上了.而且,他真正的用意還在後面!

朝議通過了,修通汴水和翻新皇宮兩見大事.

修河的事還沒落實,但修皇宮,趙禎卻等不及了,立刻下令工部召募工匠,沒過幾天就開工了.

反正也要修,快點更好,大伙也沒人說什麼.

不過,開工又沒幾天,趙禎又出來說話了.....

以宮中改建,人雜聲燥,而皇後與貴妃都有身孕,不易在宮中休養為由,要出宮靜養.

哦靠,你早干嘛去了!?知道皇後有孕,你還急著開工?意圖不要太明顯行不?

出宮去哪兒?

當然是觀瀾書院!

......

對此,唐奕只有豎大拇指的份.

皇帝就是皇帝,走一步看三步.借著修河的名義,一下干成了兩件事.

一是,幾輩子沒修成的皇宮,讓他給辦成了;

二是,皇後出了宮,趙禎一直擔心的胎孕安全問題,也就隨之解決了.

高!真特麼高!

唐奕這段時間,一邊把運回來的各種礦石,進一步分類保存,一邊琢磨著怎麼給上院那群"祖宗"們開課.

眼瞅就是月底,下月初一,他這個"小教諭"就得出來見人了.

.....

趙禎再一次駕臨觀瀾,倒也沒什麼特別.

年年都來,早就輕車熟路了.只不過,這次多了曹皇後,苗貴妃等一些禁苑宮人.

而且,來了之後,也沒急著召見唐奕,他是打定主意要晾唐奕三個月再說.

趙禎不找唐奕,有人卻來找他.

正是曾公亮和韓琦.

修通濟渠的事兒雖然定下來了,唐奕也答應給朝廷分成,但是分多少可還沒說呢.

這事兒,得首相和財相一起來和唐子浩談.談多少,就看曾,韓二人的本事了.

在這事兒上,趙禎明確表態,不參與.

在他看來,無非是左手換右手,哪邊吃虧,他都不吃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