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觀瀾動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在的觀瀾商合,手握幾百萬貫的重資,就算不拿這個錢去干什麼,單單是放在手里屯著,對大宋來說,就是災難性的.

大宋本就受"錢荒"所困,觀瀾還屯這麼大的錢,無異于雪上加霜.

蜀地出"交子"以紙帶幣;西北以鹽異貨;各州以鐵當錢,也都是錢荒逼出來,大宋沒那麼多銅投入流通市場.

而觀瀾兩三年時間就屯了六七百萬貫銅錢,這對貨幣市場的沖擊得有多大?

但,為什麼趙禎還由著唐奕這麼屯錢呢?

因為趙禎放心.

論對錢荒和金融市場的理解,大宋沒人比唐奕更明白,趙禎知道唐奕有分寸.

而此刻,唐奕為什麼讓張晉文把自己的家底晾出來?

晾這個底,其實不是露給曹,潘,王,楊幾家看的,而是露給官家趙禎的.

這一趟使遼,加上曆練兩年,又有人覬覦迫害,讓唐奕更加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在大宋,與誰為敵都沒關系,作出花來也不是問題......

只要皇帝信你!

皇權大于天,就算趙禎是老實人,他也是皇帝.

所以,只要趙禎信得過你,就算把天捅塌了,也特麼砸不著你!

明白這些,唐奕干脆也別藏著掖著,小爺有什麼家底,讓趙禎心里有數,就像觀瀾商合一樣.

只要趙禎放心,一切都好說!

.....

幾家一聽唐奕自己手上就有三百多萬的余錢,也都暗暗乍舌.

特麼,這孫子也太能摟錢了!

觀瀾商合活錢加不動產,現在的規模已經不下千萬貫.各家占股百分之一,也就是說,有十萬貫的利錢.

相比于他們投進去的五十萬,好像是少了點兒,但是你要知道,這才不過三四年的時間.

五十萬也就是給了唐子浩,才能三四年掙十萬.換了誰,也沒這個本事.

但是,跟唐奕一比,就都是渣渣了.....

這孫子進京才幾年?五年!

五年他摟走了這麼多錢!

難怪唐奕說,再不散財就要出大事兒了.

特麼觀瀾和他一共吞了近千萬的銅錢,大宋每年鑄幣才多少?不出事兒才怪.

......

唐奕一陣沉吟,也就是說,他現在可以動用的資金有九百萬左右.

"應該夠了!"

曹佾一哆嗦,"什麼夠了?"

散財他理解,就是開新生意唄,讓錢動起來.

只是......

九百萬貫才"應該夠了..."?

這是啥生意?

唐奕也不多說,讓馬大偉拿出山河圖.

在圖上一點.

"你們說,如果把這里打通,會怎樣?"

大伙兒湊過腦袋細看,不由擰眉.

"你要修河!?"

"對啊,修河!"唐奕篤定道.

"但是......要修河也是修黃河,為何修這里?"

朝廷要借錢修河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唐奕這個時候要給錢修河,雖然有點意外,但也能理解......

可是,他要修的,不是黃河!

而是.....

而是,汴水上段!

唐奕道:"黃河現在還不是時候,目前來看,只有修這里最有搞頭."

嚴格意義上說,唐奕要修的也不是汴河,而是通濟渠,即隋唐大運河.

隋統一中原,結束了東漢之後四百年的分裂局面.隋煬帝將都城由長安遷至洛陽,開挖了通濟渠,西通關中,南至江淮.

這條運河把黃河與淮河聯通,形成了中原連通江淮的水道網絡.可以說是意義深遠,功在千秋.

但是,唐末戰亂,五代紛擾,大運河一來疏于維護,二來黃河頻繁泛濫,至使通濟渠上段,也就是洛陽到開封這一段河道阻塞,徹底荒廢了.

如今只余通濟下段,也就是汴河,北起開封西北,南至泗州這一段河道,還能行使運河的功用.

南來的運力只到開封就不能再北上,洛陽之槽船也不能借此南下,黃河水運更是到大名府就要停住,圖望二百里外的開封興歎.

唐奕這幾年一直在想,想讓大宋的經濟活起來,制約最大的無疑就是運力.而發展運力,陸路是暫時行不通的,只能在槽運上下功夫.

只要把通濟渠上段重修,不但把黃河與江淮在內陸的聯系打通,而且槽船直入洛陽,亦可深入西北,對大宋的意義將是顛覆性的!

......

唐奕這麼一說,幾家都是帶過兵的,自然知道其中的深意.

這一段幾百里的河道一通,那意義可就太大了!

不說槽運行商,單往西北,東北的邊境送軍糧,就比陸路省時,省耗太多太多.而且,從開封向西北運兵,可直接行船至永興軍路,向北也可直達宋遼邊境.

王德用扒著地圖看了足足有小半個時辰,越看眼神越亮,越看越興奮......

可是,最後還是一歎,"好是好,但估計阻力不少."

修通濟渠不是沒有人想過,太祖當年就想打通這條運河,然後遷都洛陽.最後,卻在朝臣的一片反對之聲中,只好做罷.

唐奕現在想修,估計也會有人反對.

"國公爺放心!現在已非當年的太祖朝,只要不涉及遷都,不動勳貴們在開封的即有利益,通此河有百利而無一害,應該阻力不大."

唐奕這麼說,王德用也覺有道理.就算有人阻攔,單修這條河的意義之深遠,就值得試一試,哪怕和朝臣們掰一掰手腕也是值得的.

但是,潘豐卻有不同意見.

"大郎..."潘豐皺著眉頭."修這河好是好......但是....."

他是想說,對咱們有啥好處?上千萬的資金就這麼砸進去!?這也太無私了吧?

"姥姥!"

唐奕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什麼."咱就是提個建議,想白花錢給他們修,做夢去吧!"

"那你要怎麼運作?"曹佾有點不明白.唐奕拿錢修河.....

修河有什麼賺頭?本身就是個賠本兒賺吆喝的事情.你就算玩兒出花來,最多算是把錢借給朝廷,吃點利息?

卻聞唐奕道:"讓朝廷拿這段河道入股,咱們出錢修河,通航之後,在河道設卡收錢."

噗!!!!

眾人絕倒.

"你要收過路錢?那和強盜有什麼分別?這不扯淡嗎!?"

唐奕一扁嘴,"老子花錢修的河,過船給錢天經地義,有本事你別走啊!原來的路沒封,誰也沒逼著你非走我的河."

走高速就得給過路費,多正常點事兒.

很難理解嗎?

幾位都有點傻眼.....

潘豐呆愣道:"能行嗎?"

王德用道:"還真沒准?大郎說的沒錯,不想走,就按原來的路繞唄!"

"可是,朝廷也不能同意吧?"

"能!"曹佾篤定道."給分成,又不用出錢,這好事兒哪兒找去!?"

"只不過...."曹佾看向唐奕."一下扔進去上千萬,就算收過路費,到猴年馬月才能回本兒啊?還不如把錢借給朝廷吃點利息......"

唐奕神秘一笑.

"你猜......"

這特麼可比後世的高速公路來錢快多了!

中原腹地,就這麼一條上通黃河,西北;下通江淮,東南的大動脈.把通濟渠握在手里,就等于掐住了大宋的脖子.

估計到時候,等著數錢,你都數不過來!

猴年馬月?

到時候,別閑來錢太多,嚇著你們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