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讓我授課?
g,更新快,無彈窗,!

-----

一師一徒,一老一少.

兩人在觀瀾上院的學舍與樓閣之間緩步而行,迎著清晨的微暖,說不出的安靜平和.

唐奕甚至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有多久沒陪老師這般安靜地走走了?

絕不止離開這兩年.

事實上,自打謀劃的東西越來越多,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開始,真的是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情景出現了.

"官家禁你的足,應該也有維護之意.畢竟你在遼朝做的事,可能瞞不過那人,還是低調一點,省得有人拿你來做文章."

唐奕點頭.

這樣看來,在回山老實呆著,也不是什麼壞事兒.

"咱不出去就是了,正好歇歇."

"哼!想歇?"范仲淹玩味地的一挑眉."沒門兒!"

"乖乖給我授課去!"

唐奕諂媚道:"老師放心,民學那邊,我明天就會去接手,也該開新課了."

"誰說下院民學了?"范仲淹噎道.

"老夫已經和師魯商量過了,上院學子學問是有了,但還少些治國淺見和總覽全局的眼光."

"啥意思?"唐奕感覺不好,苦著臉道,"您不會又想讓我去'陪聊’吧?"

"單是聊聊還顯不夠.再說,上院現在百多學子,你聊得過來嗎?"

"不陪聊就好."唐奕暗松一口氣.

不想,卻聞老師繼續道:"尹師魯的意思是,干脆單開一科財稅課和一門戰略課."

.....

日!

"財商之學為你所專,當由你來授課.而戰略課,則由魯國公和你,兩人一起授之."

別鬧!

唐奕心說,咱不帶這麼玩兒的,這特麼還不如陪聊呢!

"就我這水平,吹吹牛皮還行,給他們上課.....扯呢啊?"

"就這麼定了."

范仲淹哪會給他反抗的機會?"這段時候你准備准備,理出一套思路,下月開始授課!"

.....

事實是,唐奕沒回來之前,觀瀾書院在財稅和戰略方面就已經多有注意.

這一切,都源于上一科大比.

觀瀾書院一榜十進士,且不說又是狀元,又是榜眼的.單十九人入鄉試,然後會殿兩試十人上榜,這樣的升學率就已經夠驚世駭俗的了.

外界都在研究觀瀾為何有如此成就的時候,觀瀾自身也在總結經驗.

范仲淹等人發現,除了有名儒授課尤為重要之外,唐奕在臨考前那將近一年的時間,與學生聊政局,聊民生,聊財商,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反觀己丑科進士,其實詩賦水平都是旗鼓相當,很難分出誰好誰壞.而觀瀾上榜十人,出彩就出彩在策論文章之上.

行文優美大氣不說,單就言之有物,眼光高遠這一點,絕對是別的新科士子比不了的.

范純仁和馮京的兩篇應考論文,讓趙禎拿到朝堂上去特別討論.

范純仁的治夏之策,更是得到諸位相公的認可,在時機成熟之時,即可做為國策實行了.

看清一切的范杜等人,雖然這兩年唐奕不在觀瀾,但也加大了對這方面的教育力度.

因為之前,尹洙與唐奕聊這些東西聊的最多,所以尹師父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教授財商之道,和培養學生們的全局眼光.

但是,說心里話,論作學問,十個唐子浩綁一塊兒也比不上尹師魯,但論財商,論出歪主意.....

十個尹師父也弄不過一個唐子浩!

所以,唐奕一回來,范仲淹馬上讓他著手開課,畢竟離下一科大比只有不足一年的時間了.

對此,唐奕當然是扭不過范仲淹的,只得硬著頭皮接下來了.

但一想到,他要給二蘇,二曾,二程,二章,這樣的儒生上課,唐奕就有點頭皮發麻,更何況還有個張載.

......

李秉臣與孫先生在范仲淹的廳里續談了整整一個上午,最後走時,更是揣了一疊的方子和食療餐譜.

趁著范仲淹去給儒生受課的當口,唐奕回了一趟自己的小樓,安排了蕭觀音的住處.

其實也沒什麼好安排的,她身份特殊,住到外面去唐奕也不放心,就在二樓找個房間,打掃一番,住下便是.

之後,他又去民學轉了一圈.

民學現在也有專門的講師,都是上院之前的老儒生,因科舉無望才過來的.

現在民學的孩子們,識字已經不成問題了.唐奕還考校了一番數術,發現學的也比較不錯.

這個時代的孩子不像後世的小祖宗們,上學跟要命似的.

這里每一個都是苦命百姓家的小孩,有這麼一個機會讓他們認字進學,每一個人都尤為努力,拼命吸收著能改變他們命運的知識.

從民學出來,就見山下幾人結伴而來.正是張晉文,馬大偉,曹佾,楊懷玉幾人.

楊懷玉急走幾步率先到了唐奕面前,用力一錘唐奕的胸口,"可算舍得回來了!"

唐奕笑道:"再不回來,就要出人命了!"

"哈哈!"

轉臉與曹佾,張晉文,馬大偉見過,這幾位也都不是外人,連話都不用多說.

一同上山,把潘豐叫了出來,眾人就一起來到上院最里面的一個院子.

魯國公王德用自回京之後,一直在這里休養.

王德用一見唐奕,也是一陣揶揄,"臭小子,回來也不說先來看老夫?"

"這不來了嘛!"唐奕打著哈哈,與大家一起魚貫而入.

一進屋,王德用就換了副嘴臉,把下人都趕了出去,而君欣卓則守在門口.

唐奕見只有君姐姐自己,不由好奇道:"黑子大哥呢?"

君欣卓用下巴一指,唐奕順著她所指方向看去.

好吧,這憨貨一回來,就鑽到桃花庵的院子里去了.

......

這時候不容唐奕多想,觀瀾商合的各家股東,只差一個趙禎.

當然,趙禎也來不了,只得由曹佾帶話.

"說說吧,把我等聚于一處,大郎是何用意?"

一坐下,王德用率先開口,這里面他輩份最大.

唐奕苦笑,"得想點招兒散散財了,不然要出事兒!"

眾人了然.觀瀾商合存的錢確實太多了,再這麼存下去,不用外人使招,觀瀾商合自己就把大宋拖跨了.

既然要花錢,就得先報帳,張晉文把這幾年商合累下的資產一一報出.

這些唐奕是知道的,各家也都知道,就是幾句話重複一遍.

末了,唐奕問道:"可用的活錢有多少?"

"去掉運營所需,差不多六百多萬."

唐奕點頭,"那我名下的生意,結余有多少?"

張晉文一怔,下意識地左右看了看.

"沒事兒,都不是外人,盡管說吧!"

就因為都在,唐奕才讓他說.

面對有些人,有些時候,得講一個財不外露.

但,同樣面對另一些人,另一些時候,講的就是讓大伙兒安心.

比如說......官家.

"不算朝廷欠那一百萬,還有三百四十萬結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