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幕後之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第四更,本來想五更的,但實在能力有限,只碼出四章.

月初了,有月票的兄弟們,幫著甩一波吧,蒼山拜謝!

---------

其實,這事兒也是挺有意思的.

文彥博去年放到地方去了,宋庠在京中也呆的時間夠長了,趙禎順道把他也發了出去.

現在的朝中,富弼是昭文館大學士,高居內相之職.

編纂《武經總要》的那位曾公亮被趙禎調回京中,任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參知政事之職,由回朝的丁度繼任.而韓琦自慶曆新政之後,終于也能再臨開封,出任三司.

而老將軍王德用年事已高,請求置仕.趙禎舍不得讓王德用就這麼退下去,就也把他招回京,進爵魯國公,掛了西府宰執樞密使的職,讓他在家修養.西府軍務全由副使龐籍,狄青來分擔.

這樣一來,朝中還是以富弼為首的一套班子,只不過政事堂的管事換成了曾公亮.

曾公亮做為政事堂新的一把手,自然要拜會一下前任兼天子近臣的內相富弼.

老曾還是很謙虛的,主動請教富弼,說我久不在朝,這幾年京中有什麼變化沒有啊?有沒有什麼要注意的啊?

富弼也是實在,再加上趙禎已經跟他攤牌了.

于是富彥國對老曾說:"別動觀瀾商合,與唐子浩交好,最好他回京之後去見見,對你有好處."

老曾就不淡定了......

小官進京要拜山頭兒,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可我都是當朝首相了,怎麼還得去給一個小年輕拜山頭?

當然,這里面的事兒,富弼沒法跟老曾明說,只能點到為止.

但曾公亮怎麼可能服氣?

一查這個唐子浩,好家伙,這小子有錢啊!管著全國的官糧運轉,幾乎壟斷京中酒行,還開著開封城中最吸金的華聯倉儲.

可說一千道一萬,他也就只是個白衣書生,讓他一個宰相去巴結富商,老曾是做不到地.

而韓琦執掌三司,上任沒幾天,就聽說官家內定了一個財相.

誰呢?唐奕,唐子浩.摯友范仲淹的弟子,才特麼二十歲.

我剛上任,你跟我說這個位子有人預定了?就算是十年之後的也不行啊!啥意思,我韓琦不如他?

大宋第一高富帥忍不了,我才是大宋第一高富帥啊!你憑啥跟我比?

......

當官家的口諭一下來,要禁唐奕的足.曾公亮一震,這個唐子浩回京了?看我怎麼給你穿小鞋;韓琦一抖擻,你敢跟我比帥,必須滅之!

于是,以曾公亮為首,韓琦策應的政事向趙禎覲言,要以中旨下發.

意味也很明顯,我是官,你是民,誰看重你也沒用,給我老實點!

這種小事,趙禎也沒必要和宰相對著干,倒樂見唐子浩吃癟.

......

等唐奕明白其中的道理,略一沉吟,回房拿出一張條子交給李秉臣.

"請把此條轉交給曾相公,韓相公."

范仲淹撇了一眼條子,差點沒樂出來.

唐奕什麼時候吃過虧?那是頭幾年文彥博借唐奕那一百萬打下的欠條.

文扒皮走了,那你們還錢吧!

李秉臣一看條子,也笑了.

"恩,有了這個條子,官家定然是高興的."

"別啊!"唐奕一聲哀嚎."至少您先給兩位相公看看,咱這錢不能白花啊!"

想要錢,唐奕直接說就行了,還拿什麼條子?這條子說是給曾公亮看的,其實是給趙禎的,意思很明顯,這錢咱們不要了,您老消消氣兒.

而給老曾二人看,也是給他們個下馬威,別當我不識數兒,想弄我?先把錢還了!

估計曾公亮和韓琦二人看到這條子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這時候,孫郎中到了,范仲淹就給唐奕使了個眼色,二人先退了出去.

"李大官找孫老頭不會是......"

唐奕和老師在上院之中一邊散步,一邊聊天.

"正是."范仲淹點頭."皇後與苗貴妃都有了喜兆,官家應該是不放心宮里的人,才會讓李大官借傳旨之名,來回山找孫先生."

唐奕暗歎,趙禎這皇帝當的也是夠苦逼的,身邊連信得過的人都少之又少.

猛的心神一動.

"老師,你說,算計皇家與算計我的那人,有沒有可能是同一人?"

范仲淹道:"不是有可能,是一定是同一人!大宋朝能這般手眼通天的,一個就已經令人駭然,要是兩個....."

"那會是誰?"

"你猜的是誰?"

"我猜...."

唐奕緊咬下唇,"汝南王趙允讓!"

范仲淹一頓,停下腳步."何以見得?"

"如果有人不想官家有後,那得利最大的,就是汝南王府!"

"嗯!"范仲淹點頭."看來,你這幾年除了長脾氣,倒是沒忘了長腦子."

其實,這個問題一點都不難猜.

能在皇宮動手腳,又讓皇帝都查不出來的,在開封,除了幾個近親王爺和幾大將門,沒人有這個能力.

而既有這個能力,又有這個膽子,還得有這個動機的.....

就更少了.

如若趙禎無子,就只得依先帝當年的做法,在近親皇族之中過繼一子,以備不時之需.

事實上,趙禎剛剛親政之時就這麼干過.當時趙禎無子,接受了皇後的建議,在皇族之中領了一幼童入宮代養.

只不過後來楊王降世,那孩子又被送出了宮.

之後,楊王早夭,又有雍王,荊王也都沒活長,但是那個孩子卻一直再也沒入宮.

那個孩子,就是汝南王的十三子,趙宗實.

眼看趙禎已經四十有一還無皇子降世,若再無龍兒,就算趙禎想拖,朝臣們也不會干了.必會逼著趙禎過繼族親,以立國本.

那過繼誰呢?

可能沒有人比趙宗實更有優勢了,畢竟當年入宮的就是他.

但是,如果只是這些,唐奕也不敢去懷疑一個郡王,還要感謝趙禎的那一次試探.

文彥博上本要監管觀瀾商合的時候,趙禎玩了個心眼兒,試探了一下眾人.當時他先問趙允弼,北海郡王是附議了文彥博的奏請.而輪到汝南王,他卻是反對的.

正常的邏輯,趙允弼想對觀瀾下手,而趙允讓反對,應該懷疑趙允弼才是.

但是,真正的邏輯恰恰相反!

如果在不知道觀瀾之中有趙禎的影子的情況下,把觀瀾收歸朝廷監管,不論是對朝廷,還是對皇家,都是有利的,趙允弼附議無可厚非.

只有知道觀瀾的底細,也知道趙禎肯定不會同意文彥博的奏請之人,才會本能地順應君心來反對.

那趙允讓是怎麼知道觀瀾的底細的呢?

如不刻意去查,他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

至于為什麼會牽扯到唐奕,還有心加害?

那就更不難猜了.

當年,趙禎來了一趟回山,回宮之後就把柿蒂養氣散給停了.過了半年,張貴妃就有了喜,而現在曹皇後也有了喜,顯而易見,是和那趟回山之行有關.

再者,唐奕的觀瀾商合與曹皇後一家走的又那麼近,種種跡象都把矛頭指向了唐奕.

不管是不是汝南王,那個打趙禎主意的人,都應該恨唐奕入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