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大炮打蚊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本來唐奕就掐著半拉眼珠子的看不上程顥,程頤.

特麼你還敢上老子這里得瑟,唐奕能慣著他們嗎?

"以後在飯堂,誰不好好吃飯,瞎特麼找事兒,給老子餓一天長長記性!"

一句話,滿場皆驚!

宋楷,丁源幾人愣了半天,噗的一聲就噴出來.

"哈哈哈哈!"宋楷笑的就要岔氣了."舒坦!終于有人回來治治這幫憨貨了."

"還有臉笑?"

唐奕一句話就給他咽了回去."瞅瞅你們怎麼混的?都指著鼻子,騎到臉上來了,還不扇******!?"

"呃...."

宋楷一下憋了回去.心說,你是不知道啊,現在書院一切以學業沒基准,學渣沒人權啊!

那邊程顥擰眉道:"你憑什麼立規矩?你有什麼資格不讓我等吃飯?"

唐奕眼睛一立,"憑老子說了就算!"

奶奶的,學業上幾個師父說了算,我管不了你們,但在生活上還治不了你了?別說吃飯,在觀瀾,吃的,用的,穿的,住的,都是老子供著你們,你看我說了算不算?

"王伯!"唐奕說干就干,朝著廚房的方向大吼.

應聲從廚房跑出一個老漢,正是王里正.

自從回山村的村民並入書院掌管後,王里正就專門管餐食這一塊兒.

"喲,我就說這幾日門口的喜鵲叫個不停呢,原來是唐少爺回來了!可把你盼回來了."

王伯見了唐奕,跟見了自己親兒子差不多,這可是整個回山村的恩人.

敘舊有得是時間,唐奕一指程顥,程頤,"這兩位今天不給放飯!以後您老幫盯著點,誰敢在飯堂扯東扯西,當日一律不給飯吃."

王里正一看是那程家倆小子,平時就他倆事兒最多,有一回還站到桌子上高談闊論.

"好勒,聽少爺的!"

程頤這下不干了,指著王里正叫道:"你誰啊!?一個下人也敢不給我們飯吃?"

"憑他是我長輩!"唐奕一拍桌子站起來,對王伯喊道,"三天!"

"三天之內,他敢進食舍一步,您老就給我打出去!"

"小樣兒,治不了你!?"

說完,唐奕就往外走,宋楷等人跟上.

唐正平路過程氏兄弟身邊時......

"唉,惹誰不好,惹唐瘋子."

"他是講理的人嗎?"

"唐瘋子?"程顥,程頤對視一眼,心中暗叫,特麼怎麼不早說?

......

出了食舍,唐奕沒回房,而是拐到了范仲淹的院子.

一進屋,就見老師正在和甄姨用著早飯.甄姨邊上坐著個五歲大的娃娃,正是小幺兒,范純淬.

范仲淹低頭喝著粥,連眼都沒抬,裝沒看見.

唐奕也不自找沒趣,湊到幺兒身邊,"小幺兒,都這麼大了,哥都快不認識了!"

幺兒跟他爹一樣,理都不理唐奕,專心對付個肉饅頭.

甄氏白了唐奕一眼,嗔怪道:"瘋夠了?知道回來了?你師父可是說了,再不回來,就見不到他了."

唐奕一縮脖子,"哪能呢?老師這身子板,我再瘋個十年八年回來,老師依然能把我踹出去!"

甄氏無語.

"都二十了吧?還改不了貧嘴的性子."

說完,看向范仲淹,"你不罵兩句?"

范仲淹抬起眼皮瞅了一眼唐奕,卻對甄氏道:"讓他滾出去,影響老夫吃飯!"

甄氏把他手里的空碗奪下來,"還吃什麼?孫先生可是說了,讓你少食多餐."

范仲淹被奪了飯碗,好不順氣,搶白道:"老夫還沒吃完呢!"

可甄氏哪還給他說話的機會兒,幫著使女,三兩下就把桌子收了.

"你們師徒聊吧."說完,就退了出去.

唐奕心說,還是師娘夠意思啊!一會兒得多挑幾件帶回來的好東西給師娘送來.

屋里就剩下唐奕和范仲淹兩人,范仲淹也不跟他廢話.

"不走了?"

"呃.....不走了....."

"那明年考得上嗎?"

"呃.....考不上....."

"嗯....."

唐奕覺得,還不如罵他兩句來得痛快.

"遼朝帶回來那女娃安排好了?"

"嗯!"

"瞞得住嗎?"

"暫時瞞得住."

"那瞞不住了怎麼辦?兩國開戰?"范仲淹語氣不善,就差沒動手打人了.

"瞞不住的時候,遼國想打,也沒那個能力了."

"好大的口氣!都布置好了?"

"差不多了."

"嗯....."

唐奕說差不多了,范仲淹還是放心的.這個學生狂是狂,但關鍵時刻還算穩得住.

正要再說,就聞外面一陣騷動.

"聖旨到,唐子浩出來接旨!"禁宮內侍獨有的尖厲嗓子傳的大半個上院都聽得到.

唐奕一震,與老師對視一眼,心說,怎麼昨夜剛到,今天早上聖旨就來了?

師徒二人不做多想,急忙整冠,出廳接旨.

頗為意外的是,傳旨大監還是熟人,正是老內侍總管李秉臣.

對于這位大監,范仲淹也得禮讓三分.

"怎勞大官親自傳旨?"

李秉臣一笑,"陛下這是體諒咱家,讓咱家出來透透氣."

說著,頗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唐奕,"唐大郎,還不接旨?"

唐奕心中一跳,總覺得哪里不對.

"唐子浩接旨.子浩使遼兩年有余,舟車勞頓必是艱辛,特准政事堂擬旨賜賞,賞唐子浩于觀瀾修養三月,逾期不得出."

靠!

這特麼算哪門子賞!?

唐奕心說,趙禎這也太玩笑了吧?

你要禁我的足,就明說唄,怎麼還讓政事堂下中旨?這不是大炮打蚊子嗎!?

.....

"草民接旨....."唐奕硬著頭皮接了旨.

李秉臣笑著看唐奕接旨,"陛下說,這三個月,大郎就哪兒都別去了,在書字里好好歇著吧!"

"......"

說完,就隨著范仲淹進到廳中用茶去了,唐奕很自覺地跟在後面.

進到廳中,李秉臣見唐奕跟了進來,"大郎,是不是好奇?"

唐奕苦笑,"是有點."

"禁足是肯定的.兩年不歸,只禁足三月,咱家看來,官家還是很仁慈的."

這一點唐奕倒沒什麼,只不過.....

"也不用大官傳旨,又讓政事堂發中旨這麼正式吧?."

他明面兒上就是一個無官無職的白衣書生,哪用這麼大的陣勢?

"咱家來傳旨,意不在大郎,而是有事與孫先生說."李秉臣一點架子都沒有的和唐奕解釋道."至于政事堂發中旨.....倒不是官家的意思."

"誰啊?"

"韓琦,曾公亮."

"他們?"唐奕有點不明白了,"他們這是要干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