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餓一天長長記性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接著說,除了二蘇,還有誰比較牛?"

既然二蘇現在見不著,唐奕又問起了別人.

蘇仙和他弟弟蘇轍再怎麼妖孽,也才不過剛剛十歲出頭兒,只能說是潛力驚人,遠沒到學問大成的地步.

剛剛丁源也說了,二蘇雖然厲害,但卻不是書院第一,有比他們更生猛的角色.

宋楷用下巴一指,"那邊那個,叫張載,張子厚."

"不提他."唐奕示意宋為庸換一個.

奶奶的,一早上都琢磨著搶了人家的句子,現在還提他作甚?

"那.....看見那邊的兩個了嗎?"

唐奕點頭.

離他們不遠,坐著兩人,一個續著短須,看上去得有三十多了;另一個看著則比唐奕等人還要小上幾歲.

"大的叫曾鞏,小的叫曾布,為異母兄弟.他們邊上那個叫鄭獬,現在風頭最盛的除了二蘇,就屬他們三個了."

唐奕瞪圓了眼睛,"曾鞏!?歐陽公的弟子怎麼跑咱們這來了!?"

宋楷一挑眉,"這你都知道?"

"他們確實是歐陽永步的弟子,但你使遼剛走沒幾天,官家就把歐陽公調回京了.後來杜師父身體欠佳,范師父就把歐陽公叫來代講.歐陽公本來也願意來觀瀾授業,就任了個客講,每逢沐休年節得空之時,就來書院講上兩天."

"曾鞏本來在太學里聽講的,但後來歐陽公說觀瀾比太學強,曾鞏就過來了.今年出了正月,曾布也來了."

唐奕盯著曾家兄弟兩人眼睛直冒光,尤其是曾鞏.

奶奶的!這麼算來,唐宋八大家之中的宋六家,觀瀾聚了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加歐陽修.....五個!

五個啊!就問一句--

還,有,誰!?

宋楷不知道唐奕心里都美出了花,繼續道:"那邊坐在一塊兒的兩兄弟....."

"嗯."

"是張載的兩個侄子,程顥,程頤."

噗!

唐奕一口稀粥噴出來,神情一肅.

"他們怎麼來的?誰收的!?"

大伙兒一怔,"怎地?認識?"

"屁!"唐奕猛淬一口."要我在,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們進來!"

宋楷笑了.

"果然是兄弟,那就是兩個"神棍"!"

"神棍?"丁源戲虐道,"我看人家是想當聖人!"

"大郎還不知道,這兩位別看跟咱們一般年紀,已經有信徒嘍!平時沒事兒就在學舍開講授業,講《易》那叫一個精彩!"

唐奕板著臉不說話.

廢話,這二位爺宣揚的那一套"存天理,滅人欲"的東西,本來就是教大伙兒怎麼當聖人的.

......

理學,

是唐奕來到這個時代,說什麼也避不開的一個夢魘.

誰讓這是一個思想爆炸,學說林立,有點本事就想開宗立派,立地成聖的年代呢?

而理學,到時候會是其中翹楚,即使是在後世也很難評好其好壞.

程朱理學的出發點可能是好的,以儒家為本,揚棄道家,玄學,道教,甚至佛家的一些思想,形成一個新的學說.最初的"存天理,去人欲"也非後世那般變態扭曲.

但問題是,理學太容易被利用,太容易被扭曲.

經過南宋的趨于成熟,明代的思想大成,等傳至清朝,已經變成了封建統治的急先鋒,束縛華夏文明進程的大毒瘤!

之後近千年,華夏這個民族被理學綁住了手腳,束縛住了心智.到了清朝,統治者以其愚民愚國,把華夏都弄成什麼樣兒了?

當初鼓動范仲淹辭官辦學時,唐奕就和尹洙說過關于儒學的問題,其中影射的就是理學.那時候,他都想過把理學直接滅了.

.....

說心里話,唐奕對程氏兄弟並沒有偏見.但他們那套對之後華夏影響最深遠的儒家學說出現在觀瀾書院,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

現在細想,特麼除了宋六家,觀瀾網來五個;理學所推崇的"北宋五子",觀瀾也聚來仨.這特麼絕對不是好事!

張載還好,他的關學雖屬理學分支,卻並不激進.但是程氏兄弟就不一樣兒了,這是正統的理學師祖.

而且,程氏兄弟已經來了,他們那個老師周墩頤.....

還會遠嗎?

到時候,唐奕干脆把"大神棍"邵雍也拉過來,讓他們五個以觀瀾為根據地,把理學發揚光大?

哦靠!

唐奕有點不敢想,那特麼甯可一把火把觀瀾燒了,也不湊這個局.

......

正在出神,卻見程顥,程頤兩兄弟也發現這邊幾人在盯著他們.

程顥與程頤對視一眼,放下碗筷,朝這邊走了過來.

宋楷等人一見也放下手中吃食,冷冷地看著二人.

唐奕回過神來,還不明所以,就聞程顥輕蔑地掃了一眼宋楷等人,然後對唐奕和潘越道:"新來的?"

唐奕有點懵,半天才反應過來,這是自己兩年沒在觀瀾,都不知道他唐奕是誰啊?

沒等他說話,就聞程頤接話:"初到書院,可知觀瀾的規矩?"

"規矩?"唐奕不淡定了,還有規矩?

"什麼規矩?"

"一詩一賦一時文,先把自己的本事亮出來!"

"還有!"程顥接道,"有沒有本事另說,但是離這幾個紈绔遠點!"

......

好吧,唐奕自動忽略了"離這幾個紈绔遠點"的忠告.

吃驚的是,這特麼一群人尖子聚一塊就是不一樣啊,見面先來這一套.

唐奕一指角落里的章惇,王韶,"他們也是新來的,你先去問他們的吧!"

程頤撇了一眼那邊,"早起已經看過了,一般."

"一.....般....."

唐奕瞅了一眼王韶.

王子純羞愧地低下了頭.心說,不是兄弟不給力啊,是這幫孫子太特麼凶殘了!

一大早,還沒睡醒就被堵屋里了,迷迷糊糊就沖來一群半大小子找事兒.

章惇等人當然接下,昨天晚上就鉚著勁要給觀瀾學生一個下馬威的.

可是一比....

王韶就傻眼了.

他這個德安大才子,分分鍾被轟成了渣渣.而滅他的,竟是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小孩兒,叫曾布.

章惇和章衡也好不到哪兒去.

比曾布強,但是遇上了曾鞏就不行了.而後來鑽出來一個十二歲的奶娃娃更是不得了,張嘴就是文章,聽得章惇想上吊.

......

現在,程頤看見唐奕和潘越,當然不能放過.

食舍之中,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動作,向這邊看了過來,顯然在等那兩個"新來的"接招.

張載知道唐奕的身份,自然不能由著他們胡鬧,起身過來.

"不得無理!"

二程一怔,心說,這個便宜叔叔出來干嘛?

"唐兄,多包含!小孩子的把戲,當不得真....."

唐奕玩味地笑道:"這誰定的規矩?"

呃.....

張載一陣錯愕,無聲看向曾鞏.

這里面除了尹文欽那一波,來的最早,學問最深,年齡最大的就是他.

曾鞏搖頭苦笑:"我可沒定規矩,就是張子厚剛來之時,切磋了一番,後來大家覺得有意思,就這麼傳下來了."

"怎地?"

程顥見曾鞏出來說話了,膽子更大."不敢?不做也行,一會兒就收拾東西離開觀瀾,觀瀾不收庸才!"

唐奕點頭,扔下手里的饅頭.

"這規矩不錯!."

"要不,我也定個規矩吧...."

"以後在飯堂,誰不好好吃飯,瞎特麼找事兒,就給老子餓一天,長長記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