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真的有點嚇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五更,拼不動了...

求打賞,求票票,求全訂,什麼都求.....

---------

唐奕真有點好奇了,能讓宋楷這幾個貨佩服的人,還真不多;能讓他們說出"牛人"這個字眼兒的,就更少了.

要說哪個潛力之星慕名來到觀瀾書院,唐奕是信的.但,你要說是很多,那就有點扯了.

.....

幾人在這邊說話,那邊章惇他們有點受不住了.

沈括還好,他的水平中等偏上,比唐奕強點不多.他來觀瀾,是奔著唐奕那五花八門的恪物之學來的.

可是.....

.王韶是什麼人?那是德安聞名的新晉學子,向來誰也不服,連這一路來的章衡,章惇,他都不放在眼里.

章衡是什麼人?那以後是能考上狀元的,他能服誰?

章惇是什麼人?那是和老侄子一科沒考過,一生氣就重考的主兒,他更是不服了.

丁源說讓他們別去觸眉頭,可這幾位已經打定主意,一入觀瀾,必要豔驚四座,讓開封學子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學問!!

幾人一路行,一路看,一路到了山角.

章惇等人一聽那塊墨黑的大石頭就是文聖石,再看石上之字:

為天下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續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幾位就差沒納頭就拜了,像模像樣地拜了好一陣才肯上山.

借著他們拜文聖石的當口,潘越想起一事,不由問道:"這兩年就一直沒有曹老二的消息?"

宋楷一滯,知道潘越和曹覺親如兄弟.

"沒有,曹景休借著河運之便,派人差不多把大宋都翻遍了,也沒找著這貨躲哪兒去了!"

...

唐奕拍拍潘越肩膀,"沒事兒,那貨皮實的很,出不了什麼事兒."

潘越無言聳肩,這趟又是大遼,又是全宋的跑,端是過癮.但要是曹老二也跟著,那就更帶勁兒了.

等幾人拜完,大伙兒一路行至學舍.

天也晚了,宋楷等人也不鬧騰唐奕,帶著王韶,章惇他們去安排住處,各自歇息了.

唐奕則和君欣卓,蕭觀音,潘越繼續往上院而去.

都後半夜了,幾位老師肯定是睡了,只得明日再去請安,唐奕也是打算回去就睡.

潘家在上院本來留著住處,但潘越剛剛聽賤純禮說,他爹潘豐這幾天都在回山,潘越覺得,還是去和唐奕擠一宿吧,他還沒做好接受老爹怒火的准備.

只不過,一入上院,就見路燈底下一個人影兒,潘越定睛一瞧,嗷撈一聲調頭就跑.

"滾回來!"一聲暴喝,嚇的潘越不敢動了,正是他老子潘國為.

換了副笑臉,賤兮兮地折回來,"爹,兩年沒見,想我沒...."

潘豐看他那諂媚的樣子,又氣又怒又想笑,抬手就要一巴掌下去.

"住手!"關鍵時刻,唐奕挺身而出.潘越頓時熱淚迎眶,到底是兄弟啊!

不想,唐奕神轉折道:"要打回去打,大晚上的,別吵了老師休息!"

你妹!

...

潘豐瞪了一眼唐奕,最後還是收回巴掌,恨聲罵道:"沒特麼一個省心的!"

沒有唐奕,潘越也不能一翹家就是兩年.

惡狠狠地瞪著潘越,"看回去怎麼收拾你!"

"爹~~!我都二十一了...."

"滾回去!"

好吧,你就算八十歲,在老子面前也只是兒子,潘越只得灰溜溜地跟著潘豐走了.臨了,還不忘瞪了唐奕一眼,奶奶的,也不說點好話!

....

回到自己的居所,四下一看,老師的院子果然黑著燈.

進到屋內,亮了燈,唐奕四下打量,隨兩年未歸,但一切還是那麼熟悉.

蕭觀音也在四下打量著.

唐奕那麼有錢,她認為唐奕的居所應該十分華麗才對.不想,卻和她想的不一樣.二層小樓,整個一層除了書,就是紙卷,還有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琉璃器具.

"一會兒你和君姐姐睡一個屋,先將就一宿,明天得空再安排住處."

"嗯."蕭觀音乖巧地點頭.或者說,已經不能用乖巧來形容了.兩年的時間,蕭觀音不再是那個十四歲的小姑娘,已經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不過,在唐奕面前,她更願意讓自己還是兩年多前的樣子.

各自回房,一夜無話.

第二天,唐奕早早的就起來了.別看昨天熬了夜,但這幾年已經養成了習慣,每天早起鍛煉一番,從未間斷.

一身短打扮的出門,猛吸一口晨間帶著甜味兒的空氣,說不出的暢快.

正要去尋潘越一道晨練,卻斜刺里冒出一個紮著兩個犄角辮兒的小女孩,一看就不過七八歲的樣子,甚是可愛.

女娃娃歪著腦袋好奇地看著唐奕.

唐奕也來了興致,看來,這兩年觀瀾變化真的不小,這是誰家的孩子他都不知道.

來到女娃身邊,蹲下身子問道:"你是誰家的孩子呀?"

那女娃往後一躲,稚氣道:"阿娘不讓和陌生人說話."

唐奕一陣無語,"那我叫唐奕,他們都叫我唐子浩,你看咱們現在算認識了吧?"

"不算!認識要都知道對方的名字.我知道你的,你還不知道我的呢!"

.....

"那把你的名字也告訴我,不就算認識了?"

女娃低頭很"認真"地思考了半天.

"那應該算了...."

"嗯,真乖,那你叫什麼名字?"

"謝謝,但還是不告訴你!"

.....

唐奕有點被這小娃娃打敗了.

"為什麼呀?"

"阿娘說,被人誇獎要說謝謝.但是被陌生人誇獎就要小心了,因為很可能是搗子!"

唐奕無語了,覺得還是別在這兒費勁了.

正要離開,卻聞又一個稚氣男聲響起,"她叫小妹."

唐奕回頭一看,"哈!小曹評,兩年不見,你長這麼高了!"

曹評嘿嘿一樂,"干爹!"

一邊喊,一邊撲到唐奕懷里.

"干爹,給我帶好玩的了嗎!?"

好吧,只有八歲的曹評惦記玩還是比惦記唐奕這個人要多一些.

唐奕佯裝生氣,"想我沒?"

"想!"

小女娃在邊上看得好奇,"曹評,你們認識?"

"嗯,這是我干爹唐子浩!大家都叫他唐瘋子!"

這倒黴孩子,怎麼說話呢?

唐奕抱著曹評,對那女娃道:"你看,我是曹評的干爹,不是壞人吧?"

"嗯!"女娃用力點頭."曹評是我朋友,那你就不是外人啦!"

"你叫小妹?"

"嗯!"

"那你姓什麼?誰家的?"

"我姓蘇,叫蘇小妹,當然是蘇家的啦."

唐奕被逗笑了,這小女娃機靈之中透著可愛.

"蘇小妹.....蘇家的....."

蘇小妹...

蘇....小妹!

唐奕石化當場.

"你爹是蘇明允?什麼時候來的?"

"對呀....來了有一個多月喱!"

蘇洵又進京趕考了?

還把蘇小妹帶來了?

那蘇小妹來了,她那兩個妖孽的哥哥不也來了?

難怪他們說來了牛人...

二蘇到了,就沒有比這更牛的了!

正想著,遠處行來兩個晨讀文生,其中一個見了唐奕,快步跑了過來.

"大郎,可算回來了,家父差不多天天念叨你!"

正是尹洙次子尹文欽.

唐奕抱著孩子,腦袋里還轉著二蘇.

"尹二哥!"

"來,我為你引見一下."

說著,尹文欽拉著身後的那位中年文生道:"此為張載,張子厚,後入書院的仕子,與我相交慎密."

張.....

張載!

唐奕眼皮有點抽抽.....

......

Ps:又出來一個蘇小妹,蒼山不得不在這里加一句,不是每一個出現的女性角色都是唐子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