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燈火通明不夜天
g,更新快,無彈窗,!

四更,拼了...

求票票,求全訂,求打賞,什麼都求...

--------

章惇自覺是東南豪門大族出身,什麼沒見過?

可是,殊不知,他章子厚在浦城長大,只到過福州,一到開封,和鄉巴佬進城沒什麼區別.

而回山....

那是開封城民來了,都覺得自己是鄉巴佬的地方.

船剛轉過來,就見隱約可見遠處兩山夾壁之間有一處碼頭.碼頭之外,大大小小的花船,畫舫停了一溜,把碼頭擠的是滿滿登登.

而且,別看已經臨近子夜,大小船舫竟沒有一條是黑著燈的.離得這麼遠,就能隱約聽見有靡靡仙樂從船中傳過來.

"乖乖!"章惇呆愣地歎道,"你們開封人都不睡覺的嗎?"

潘越揶揄道:"你剛才不還說,黑燈下火看不清端倪呢嗎?也不看看咱回山是什麼地方!?"

唐奕喃喃自語,"是我的回山..."

.....

此時,船已經入了南屏山的峽道,整個回山露出了一角.

眾人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

就見碼頭邊上有一五層高樓聳立岸邊,青瓦朱牆,雕欄畫棟,層層燈光搖曳,人影閃動,那叫一個氣派.

潘越得瑟道:"不用說,這應該就是我家的樊樓分號了."

隔著樊樓往里面看,整個回山一半河彎,一半城.

河彎除了停靠的畫舫,其它地方都靜謐清幽;另一半谷地則不同,此時還亮如白晝,整齊的街道上人流未斷,一排排高低錯落的商鋪,樓閣一直延伸到山角.

"當真是不夜天!"

王韶本來話不多,見到此景,也不由發自內心地感歎,"在這里讀書,當真不錯!"

船入回山,在碼頭停靠.

還沒等船停穩,就聞碼頭上一個聲音戲虐高叫:"瘋子,趕緊下船!讓小爺看看缺胳膊少腿沒有!?"

唐奕聞言,放聲大笑.

"宋為庸,站那兒別動,老子讓你兩只手!"

碼頭上站著的,正是宋楷等人,卻都是為了迎唐奕,在碼頭上等到半夜.

范純禮賤聲賤氣地叫嚷:"快下來讓小爺看看,你拐回來那番婆子俊不俊!?"

......

蕭觀音瞬間臉就紅了.心說,唐哥哥交下的都是些什麼朋友呀?怎麼什麼難聽的都說得出來?

唐奕卻不在意,這幫損友再聚首,說幾句調笑之言,算是輕的了.

急匆匆地跳下船,與幾人又是錘肩,又是擁抱,別提多親.

這幾個可是他在大宋交下的第一批朋友,意義自然不同.

"你們怎麼知道我今晚到?"

"嘿,我們還不知道你!?算日子應該是明天.不過,猜你最後這段水路就得連夜走,果然讓我們猜個正著!"

......

待眾人下船,賤純禮一見潘越,"哈哈,潘老四,聽說你在遼朝讓一個侍郎千金給睡了?"

噗!

潘越一口老血噴出,"哪個王八蛋嘴上沒個把門的!?"

"嘿嘿,楊家二哥早把你在遼朝干的那點事兒告訴我等了."

"好吧,楊懷玉就算了...打不過...."潘少爺這個郁悶,威脅地一勒賤純禮的脖子,"敢給我傳出去,老子跟你沒完!"

"晚了...."賤純禮幸災樂禍地道,"至少,你爹是知道了."

潘越一陣哀嚎,這回可慘了!

不過,自己遭罪太孤獨,他准備拉上唐奕.

湊到幾人耳邊賊兮兮地道:"我這都不算啥....."

"還不算啥?聽說小娘子浪的很呢....."

好吧....

偷瞄了一眼唐奕,"他那才叫厲害."

"怎麼地?"

"我睡了侍郎千金,唐大郎卻把王妃拐回大宋了,你們說誰更牛?"

"當真?"幾人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不是說就是一個女奴嗎?"

"怎麼變成王妃了?"

"噓~~!"潘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燕趙國王的正統王妃,還沒過府就讓大郎給拐回來了."

"嘖嘖...."宋楷直咂巴嘴,不由多看了跟在唐奕身邊的那個少女兩眼.

"下手夠黑的,那個什麼王也夠綠的.奶奶的,早知道有這等好事兒,老子也去拐一個回來."

潘越正在暗爽,忽覺屁股一痛,整個人就射了出去.

"說特麼什麼呢?"唐奕佯裝溫怒,轉臉對宋楷幾人道,"嘴上有個把門的,別聽他瞎掰."

"懂!"宋楷怪叫,"都是兄弟,懂!"

唐奕心下無奈,還以為能瞞幾天,結果腳跟還沒站穩就都知道了.

讓黑子吩咐船家明早再卸船,今天早點歇息,就帶著眾人往望河坡的書院行去.

章惇幾人一路真跟山炮進城一般,看什麼都新鮮.

比如,宋楷幾人身上的儒袍,章惇怎麼看怎麼喜歡.

月白的布袍,樸素又不失大方,裁剪得體不說,關鍵是胸前的'觀瀾’二字,那可是身份的象征啊!

觀瀾書院的學生,這在以前,說出去就是特別拉風的事情.不過,也不用羨慕,因為馬上他也能穿上這一身長袍了.

......

看到路旁高立的熾白燈具,章惇不由問道:"這是啥燈?怎麼這麼亮呢?"

黑子道:"這叫沼氣燈,不燒油,又亮又省."

"那怎麼還立在路邊了?"

"路燈啊,專門夜里照路的."

好家伙,這十幾步就有一對兒燈立在道路兩邊,把整個回山照的跟上元燈會似的,一直排到山上.這得花多少錢?

而更讓章惇心顫的,是回山的商鋪不論大小,一律用透明的琉璃糊窗,從外面就能看見屋里的通亮和人影兒,當真是奢侈.

丁源看了章惇等人一眼,湊到唐奕身邊,"這就是你這兩年在外面忽悠來的?什麼來頭?"

唐奕低聲道:"比混蛋,你一個頂他們一幫,比文采....."

"隨便拉出一個,就能頂咱們一書院."

丁源一撇嘴,"吹吧你就!你當現在的觀瀾,還是你走時候那仨瓜倆棗啊?"

"告訴你,就他們這樣兒,號稱各地神童的,見多了,先排進書院前十再說吧!"

唐奕一愣,不明所以.

龐玉則道:"這兩年,你不在是不知道,現在的書院,真的有點....."

"有點什麼?"

龐玉搖頭,"你見了就知道了,反正告訴你這幾位朋友低調點,弄不好就得打自己臉."

"....."

唐奕心說,來牛人了?

"汪成益還記得吧?"唐正平冷不丁蹦出一句.

"汪教諭,當然記得啊!"

汪成益是隨孫複過來的教諭,水平雖不及幾位大師父,但也還是有的.

"現在已經不授課了."

"為啥?"

"因為那幾個牛氣的,他根本教不了,分分鍾被學生問的一腦門子汗,還怎麼教?"

......

"誰啊?這麼牛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