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攘外先安內
g,更新快,無彈窗,!

文彥博有一個錯覺,一個讓他渾身顫抖的錯覺.

看著唐子浩堅定的眼神,他覺得,范仲淹沒干成的事情,也許.....唐子浩能干成!

而此時此地,他文彥博的手里握著一本小冊子,這本小冊子讓他真真實實地感覺到--他已經身處其中了.

這讓文彥博莫名地生出一種澎湃之情,一種難以抑制的亢奮.

不論成敗,我文彥博注定要留史千古,任世人評說的!

這還不夠嗎?

哪怕最後真的如范公一樣敗了,即使落得個尸骨無存.....

也值得他去賭一把!

.....

"所以你先拉將門入伙,就是要借此來整頓軍制!?"

以文彥博的智慧,一通則百通.唐奕一點,他就什麼都想不明白了,也難怪官家會任由曹潘王楊幾大將門插足觀瀾商合.

這不但把軍隊中的大勢力牢牢地攏在了皇帝身邊,而且將來要改革軍制,會少掉頗多阻力.

"最後一個問題!"

唐奕一翻白眼,"要干就干,不干拉倒,哪兒來那麼多問題?你干不干?不干,我特麼找別人了?"

"干!干!"文彥博篤定道."但是,這里面你有一個大問題解決不了."

"你是說經濟總量?"

"什麼總量?"

"就是大宋現在的土地產出是有限的,周邊又沒有產糧大國.所以,一旦在北方鋪開毛紡,定會對糧食產量形成沖擊對吧?"

好吧,文彥博還沒唐奕想的遠.他其實就是想說,毛紡用工量大,與土地搶奪勞動力怎麼辦?

"這也是現在不用毛紡的一大原因,在糧食產量沒上去之前,毛紡就不能動."

這是唐奕最大的顧慮.

大宋的生產力有限,不能像後世一樣可以毫無顧忌地發展手工業.要是勞力都去做工了,沒人種地,那不用外敵,也不用改革,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

"糧產怎麼上去?"

"一是人口,朝廷必須大力鼓勵人口增長.人多不但能填補勞力缺口,而且能提高土地開發率,但這是一個長期過程,沒個二三十年見不到成效."

"二是增產,遼朝每年供應十萬牛腸,沼氣池的技術也趨于成熟,官家已經擬定,每年從觀瀾進項之中拿出一成補貼農戶建池積肥,幾年內就能見到成效."

"再有....."再說,唐奕就沒法說了.

他總不能說,老子知道哪有高產作物吧?

.....

文彥博已經無話可說了.以前趙禎說讓唐子浩執掌三司,現在在他看來,讓這貨當宰相好像.....

好吧,他那個脾氣真當不了宰相,兩月就能把人得罪光了.

"那官家什麼時候調我回朝?"

文扒皮終究還是忘不了升官兒的事兒.

唐奕橫了他一眼,"等著吧,怎麼也得讓你在下面呆兩年,長長記性."

"......!"

文彥博還是太年輕!

趙禎的意思很明顯,現在朝中沒什麼大事兒,讓小文同志在下面磨磨性子,畢竟再回朝中,那就是輕易不會再讓他下來了.

這是好事兒,大宋朝換相太過頻繁,終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事情.能因觀瀾商合把富弼和文彥博綁在相位之上,在唐奕看來,絕對是功德一件.

......

在蘇州呆了三天,因為之前來過,唐奕也就不打算多呆了.文扒皮也一改之前接都不去接的臭架子,親自送唐奕上船.

范純仁則是一再囑咐唐奕,回去之後,代他好好照顧老父親.范仲淹已經六十有余的高齡了,就算每日精于調養,也已大不如前了.

而唐奕也終于不再游山逛水,准備回京了!

......

雖只是兩年未歸,但是,如今的回山已經不是兩年前的回山了;如今的觀瀾書院也非原來的觀瀾書院可比了.

回山改建在唐奕走的那一年就已經完成,第二年開始建街引商.

先是白樊樓于此建立了分樓,然後華聯鋪也來此開設了分鋪.

這里有回山美景,又有觀瀾書院,更有文聖石這等文教聖物.連官家每年都要來此住上半月,尋常百姓自然把這里傳的神乎其神.

改建一經完成,回山碼頭就熱鬧了起來.

開封文人雅士,花魁粉頭兒對這有山有水,有吃有喝,有文學殿堂,又有諸般美景的地方趨之若騖,每天都有畫舫,香船專門從開封發出到回山一游.

京中各家商戶看到了商機,也紛紛前來開鋪面.

現在的回山,汴河之西是回山河彎和回山商村,荷塘水色,亭榭廊橋,樓閣林立;河東是月季花海,色彩斑斕.

開封甚至有牙行專門經營每日往來回山與京中的游船,讓那些雇不起花船,畫舫的普通百姓也能舒舒服服地一游回山.

而觀瀾書院,當年一榜十進士,頭甲雙鼇頭的盛舉早就令其名滿天下.

這幾年,范仲淹,孫複,杜衍等大儒無朝事煩心,一心鑽研學問,著實做出了許多可傳世的美文.

如今,《觀瀾時集》要比《太學文集》好賣的多,進一步使得觀瀾的名聲聞名宇內.

......

人就是這樣,不想回家的時候,在外面怎麼瘋,怎麼跑,也不會想家.可一但定下歸期,卻一刻也不願意多等,恨不得馬上飛回去.

唐奕走淮河,入汴水,一路行來,下午本應靠岸歇腳,最後的幾十里水路,留在明天正好.

可是唐奕說什麼也不想再多等一晚,多賞了船家和纖夫十貫銅錢,非要連夜回去,以至于船快到回山之時已經臨近子夜.

眼見拐過下一個河彎就能看到回山碼頭了,唐奕不禁立于船頭,等著"到家"的那一刻.

君欣卓等人也陪著他,站在船首眺望.

蕭觀音已經從兩年前的驚懼之中走了出來,站在唐奕身邊.

"馬上就能見到唐哥哥說的那個回山了嗎?一定很漂亮吧?"

唐奕笑道:"你看過就知道了,絕對是你沒見過的景象."

倒是章惇撇著嘴道:"再漂亮大半夜的也看不出個端倪,青瑤姑娘還是安睡一晚,等明日早起再看吧!"

章衡比他這個"小族叔"大了整十歲,已經二十幾歲了,自然沒有他那般恬燥,站在一旁默默不語.

他來觀瀾書院就是沖著范仲淹,尹洙,孫複等人的名頭來的,而且,章衡自視文章詩賦在同齡人中的水平天下無二,他是來當第一,拿狀元的!

至于什麼回山美景,對于他來說,都是浮云.

而沈括則盯著手里的一個銅皮器物道:"若此地的氣壓趨于正常水平,從泗州到這里汴水河勢不過二十來丈,難怪汴水趨緩."

唐奕不語,靜靜地等著客船轉過河彎,才露出一個暢快的笑意.

一指前方的燈火閃動,"到了!那就是回山!"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我的個天爺啊!"

"現在不是子夜時分嗎?怎麼這般熱鬧?"

章惇有點不淡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