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鄧州效應
g,更新快,無彈窗,!

"攤牌?"

"攤什麼牌?"

唐奕把一本小冊子甩到桌上,文彥博隱隱覺得,這里面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下意識伸手去拿.

卻不想,唐奕一把拍在冊子上,傾著身子,凝視文寬夫道:"看之前,有幾句話要說明白."

"什麼話?"

"翻開這個冊子,你就算上船了,沒有退路,不能背叛!干的好,你會超越我的老師成為大宋第一的功臣,名留千古!干不好.....你也會成為大宋第一....."

"大宋第一個被滅族的士大夫!"

文彥博一哆嗦,心說,你特麼要干啥?造反啊?

"我還是不看了...."

唐奕笑道:"沒事兒,官家允許你看."

"哦.....官家允許,那就不是造反....."

伸手就從唐奕手下把小冊子扯了出來.

"你想好了?"

文彥博白了他一眼,"沒什麼想不想好!?不就是觀瀾商合的底細嗎?"

唐奕暗自點頭,要是他連這都猜不出來,那也就不配擔起這個擔子了.

......

那里面確實是觀瀾商合的底細,連官家在其中的作用都沒有隱瞞.

這也是官家通過深思熟慮之後,才做出的決定.

很簡單,文彥博那一本參奏,要朝廷監管觀瀾商合,一下子打醒了唐奕和趙禎,隨著商合的財力越來越龐大,就越來越難以隱藏.

像文彥博這種拿觀瀾商合出來說事的情況,以後也絕對還有可能發生.

怎麼辦呢?

曹佾,王德用這種將門出身,是絕對不可能跳出來為觀瀾搖旗吶喊的,他們浮出水面只會讓問題更加的複雜.

所以,無論趙禎,還是唐奕,都希望在朝堂之上有一個了解觀瀾,為觀瀾說話代理人.

而這個人選,無疑就只有富弼,文彥博,陳執中和宋庠.

但陳執中太直,而且從現在來看,能力也不及富弼,一個直臣不適合干這種表里不一的事情.

宋庠更不用說,干正事兒,他還不如陳執中.

是以富弼是最好的人選,老成持重,能力過人,且人緣極好.朝中主持大局最為合適.

唐奕的偏向是富弼,但是有一點唐奕想的沒有趙禎深遠,那就是富弼有個弱點.....

太老實!

觀瀾那麼大的財力,已經到了"不講理"的地步,甚至越到後來,越不講理,朝中策應之人太老實,肯定是不行的.

那就只有文彥博,既有文人的風骨,又有政客的奸猾.最主要的是,他關鍵時刻可以不講理,還夠無恥!

趙禎覺得,最好的情況就是,讓富弼主持大局,讓文彥博這個"惡人"沖在前面.

.....

趙禎的這些想法要是讓文彥博知道,估計這貨能哭出來.

我願意當這個惡人啊!這代表什麼?代表皇帝用得著你,長期的宰相飯票有保證啊.....

不過,文扒皮看了小冊子之後,也哭了.

嚇哭了.

觀瀾商合現在賬面上有七百萬貫.

七百萬貫啊!!!

這其中有全國官糧運轉的兩年紅利近五百萬,有楊家,王家入股的股金一百萬,還有唐奕華聯鋪的六成利潤.

哦操!七百多萬抵得上朝廷十分之一還多的財稅,唐子浩這是在搶錢!

而再一看觀瀾商合的股份構成,文彥博眼前就是一黑.....

官家占了六成?

他想把觀瀾充公,趙禎沒把他直接發到雷州去,算他命好了.

......

看完冊子,文彥博明白了,觀瀾他是動不得的,誰動誰滾蛋.

可是,他沒看明白的是,官家和唐奕弄這麼大一個攤子,要干什麼?

"大郎,這是要干什麼?"

唐奕沉聲回道:"為了還我老師一個心願!"

"......"

范公的心願,當然就是革新,是強宋!

"怒我直言,范公拳拳之心是好的,但現在大宋固疾已成,不是大郎憑一個觀瀾商合就能扭轉的."

這也是為什麼慶曆新政之時,文彥博獨善其身,既不支持,也不反對的原因.

他相信范,富等人的操守,卻不看好他們能成事.

"我知道!"唐奕道."既然你看了冊子,我也沒必要瞞你,觀瀾的作用不是斂財....."

"而在聚勢!"

"聚勢?"

文彥博沉吟起來.現在來看,唐奕基本掌控了將門勢力,而當年范公改革的阻力卻不是將門最大啊.

事實上范仲淹的慶曆新政,初步形成了一種南北對峙的態勢,就是北方以大地主,大士族為首的勳貴極力反對,因為他們的利益主要在土地,范仲淹的新政對他們沖擊最大.

而南方經濟發達,以商業和民間小手工業為代表的南臣並不十分反對新政,他們的家族利益相對分散,范的政策沒有影響其根本,甚至多有助力.

趙禎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恐南北對立的問題加重,所以才及時叫停.

而唐奕所弄的觀瀾商合,雖團結了將門,卻並沒有給大地主階級什麼好處.而且現在來看,還屬于對立的.

"難倒?!"

文彥博猛的看向唐奕,"你要把北方士族和地主也拉進來?"

唐奕暗歎,文彥博不愧是經世之才."沒錯!"

"可是,你拉進來也沒用啊!他們的根本利益還是土地,你只要敢動,就必遭反噬."

唐奕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你看看現在的鄧州如何?"

".....!!"

"鄧州!?"

"鄧州現在物價不輸蘇揚二州,直追開封的水平,但偏偏土地最不值錢了,只是鄰州的六到八成."

"......"

"原本的地主大戶經營田地已經不是最賺錢的了,已開始從經營土地,轉投其它行業.別看這幾年年年往鄧州運流民充佃農,可是,鄧州無產佃農的數量還是在逐年減少."

"你要把鄧州的模式推行北方?讓地主由農轉商?"

文彥博有點懵,北方上百州縣,那可不是一個鄧州那麼的地方.

"可你只有一個醉仙,北方那麼大的地方,你哪來那麼大的產業規模,可以改....."

文彥博說到一半,猛然頓住.

他想到了唐奕使遼之前說過的.....

羊毛紡織!!!

那個產業的規模幾百倍于果酒,要是唐奕把大遼變成了羊毛產地,變成大宋的收毛場......那臨近大遼的北方諸州是最適宜鋪開這個行業的.

文彥博很清楚毛紡中的利潤有多厚,能形成的規模有多大,這足以使整個北方形成"鄧州效應".

"你你你!!"

文扒皮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現在終于知道,趙禎和范仲淹為什麼把唐子浩當親兒子一樣供著了.

終于知道這小子橫行無忌的資本何在了.

對于現在的大宋來說,他特麼就是個無解的妖孽!

.....

"還有一個問題....."文彥博要是不趁這個機會把心中疑問都問出來,晚上肯定是睡不著睡的.

"既然你已經策劃好了一切,為何此次入遼不把毛紡之事敲定?"

唐奕笑了.

"不用考我,你我都知道時機未到,現在還不能鋪毛紡的事情."

"不是!"文彥博一擺手."絕非考教,財商一途彥博自知不如,甘願拜師,只想聽聽小師叔有何顧慮!"

好吧.....

"第一,大宋現在可以給大遼套上項圈,卻沒有馴服這頭北方狼的能力."

"第二,大宋自身的諸多問題還未解決,流通環境也不成熟,這時候開毛紡這條路,必自受其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