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拐帶
g,更新快,無彈窗,!

皇佑三年.

唐奕在外面瘋了一年還沒回京,文扒皮終于坐不住了.

這一年之內,文彥博多次以私信的形式與唐奕好話說盡,可唐奕就是不給錢,氣得文彥博直掉頭發.

他也真是著急了.

自慶曆八年拜相至今,文相公已經在相位上呆了三年了,這在大宋已經算是坐得比較長了.文彥博很清楚,這個時候就算他不犯錯,說不定哪天就得下去.

文相公現在是急于要做出點政績穩固相位.

再說,修河之事一但開工,趙禎也不好臨陣換相,黃河最少得修兩年,也就是說,這兩年之內不用操心被擠走.

可是"小師叔"不給錢啊,朝廷財稅又無力支撐這麼大的銀錢消耗.

沒辦法,文扒皮只能走"曲線救國"的路子,軟的不行,老子跟你玩硬的.

九月初六的早朝,文彥博公然點名觀瀾書院.

言,書院雖名儒重臣彙聚,為天下書院之典范,然治學大道,不應與財商之事合垢,建議朝廷三司對觀瀾商合實施監管,並把商合之事與書院分剝開來.

文扒皮還是太年青.

他也是好心,你看觀瀾商合斂財之巨,駭人聽聞,陛下多有招撫,唐子浩卻不知感恩,手握重財而不出.咱把他收到朝廷監管之下,這一來不用受一個小娃娃的掣肘,二來慢慢的唐子浩的錢就變成陛下的錢了,多好!

他這是把唐奕當地主來斗啊!

只不過,殿上知道點底細的都暗暗為文彥博惋惜.

你特麼這是在找死,唐子浩就是個幌子,觀瀾商合幕後的大老板是當今官家,你想監管官家的錢?

對此,趙禎雖不高興,倒也沒多想,他知道文彥博是一番好心,只是不明真相罷了.

而且,這是個機會.

趙禎不動聲色地環視朝臣,"眾卿家,有何意見?"

富弼站在堂下,隱隱覺得文寬夫此議欠妥,正要出班反對,卻聞趙禎開始點名了.

"大家都說說嘛,兩位王兄可有意見?"

趙禎先點的就是北海郡王趙允弼和汝南郡王趙允讓.

趙允弼一滯,一般這種朝議之事都不會問他們啊.

身為大宗正,他和趙允讓在朝上就是做個樣子,不涉及皇家之事,他們是從來都不參與的.

"臣...."趙允弼沉吟了良久,方道:"臣附議!"

"臣不知道觀瀾每年所聚資財幾何,但傳聞頗巨,若無監管,恐有害無利."

"嗯!"趙禎點頭,看向趙允讓.

趙允讓出班一步,"臣以為不妥!"

趙禎又是點頭,也不問為何不妥,環視朝臣.

富弼本要出班,此時卻縮了回來.

"臣附議!"

高聲出班之人,是張堯佐.

這位仗著侄女張貴妃得寵,這兩年混的那叫一個舒坦.一路升任宜徽使,節度使,景靈宮使,群牧制置使,雖然離權傾朝野還遠著呢,但也是風光無二.

趙禎微微皺眉,心說,你添什麼亂?

"嗯!"趙禎點點頭,算過去了.

不想,張堯佐可不想就這麼過去了,好不容易逮著一個既能踩一踩唐子浩,又能和文相公一條戰線的機會,哪能錯過?

"臣以為,文相所言極是,唐子浩區區小兒,掌巨資而不于朝,是為私也;著使遼之命而不于職,是為逆也;拜名儒而不于學,是為廢也.此等營私,忤逆,廢學不進之徒,怎可掌傾國之財?望陛下三思,准許文相之請!"

好吧,別說趙禎,也別說一殿大臣,就特麼連文彥博都想罵娘.

你大爺,你這是要坑我啊?我可沒說唐子浩營私,忤逆,你特麼少拉上我!

.....

話說張堯佐是怎麼和唐奕結這麼大的仇呢?

說起來,還是因為她那個侄女.

張堯佐是因為侄女才走到今天的高度,自然也是以侄女在後宮的地位為依仗.

但是.....

別看張貴妃現在得寵,那是因為趙禎能生了之後,她最先給趙禎添了兩個公主.

現在後宮之中,周貴妃,苗貴妃都有了身孕,就連十幾年沒動靜的曹皇後也于近日傳來喜兆,這里邊但凡出來一個男孩,張貴妃的專寵分分鍾就換了別人.

而這一切的源頭,亦來自觀瀾書院,更和那個唐子浩脫不開干系.

趙禎這幾年偏信觀瀾名醫孫先生,在宮中大掘鉛汞,食孫先生的方子,用孫先生的養生之道,雖然做的隱秘,但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甚至曹皇後十幾年未孕,今得喜兆,也是拜孫神醫所賜.

張堯佐能不恨嗎?

而且,之前讓兒子使過小手段,意圖禍害曹家,牽連曹氏,曹佾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

這幾年,曹佾利用在觀瀾和唐奕生意中有股份之便,接連打擊張氏族人的生意,別看張堯佐官升的挺快,可家里的日子並不好過.

各間種種最後都指向唐子浩,他當然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打擊唐瘋子的機會.

只不過,他也不知道趙禎和觀瀾商合的關系,一通亂槍,打不死唐奕,卻坑了文彥博.

趙禎哪能再由他說下去?一會兒唐奕就成大逆不道,得砍腦袋了.

直接宣布退朝.

.....

早朝的事情都不用刻意去傳,中午就到范仲淹的耳朵里,沒出十天,就到了唐奕眼前.

此時的唐奕正江西德安灌倒了一位書生和章氏叔侄.

一看老師的信件,他不由一聲冷哼,也不管身邊除了醉倒的三人,還有另一個同齡青年.

大筆一揮:

非張堯佐,丑兒不足為禍.

趙允讓可疑,可讓景休多多留意.

文寬夫不可留!

......

身邊的潘越已經見怪不怪了,而那同齡青年,看的眼睛都直了.

潘越看他的樣子想笑,"瞅什麼呢?"

那青年一怔,心虛道:"要不.....你們先忙....我出去呆會兒?"

潘越把他按到椅子上,"沒拿你當外人,坐著吧!"

那青年心中暖暖的同時,也暗暗乍舌,唐子浩怎麼這麼大的本事?

說張堯佐是丑兒?汝南王有疑,還想把文相公趕下台?

這可不是一個白身士子應該說的話吧?

只是,再一掃信封的抬頭.....

尊師范希文親啟,劣徒唐奕敬上.

好嘛,你看看人家,老師是范仲淹就是這麼牛氣!

心中對那所大宋第一書院--觀瀾書院更是向往不已.

"存中兄,在想什麼?"唐奕把信寫好,交與黑子發出.

"沒什麼....在想觀瀾書院到底是怎麼的文教聖地."

唐奕一笑,"等你沈存中到了回山不就知道了?"

...

好吧,

唐奕在福州拐了章惇,章衡,又到杭州忽悠了這位沈括,沈存中.

現在身處江西德安,外間與章氏叔侄喝得爛醉的那位,叫王韶,王子純.

唐奕發現,這一趟真是不錯,除了考察地理,還能順道幫老師拐幾個好學生回去.

這一路,唐奕與這位沈大科學家聊的最是對路,一些這個時代的人聽不懂的東西,沈存中卻一點即通,當真是知己難求.

唐奕指著桌上的一張草圖道:"來來來,我們繼續說這個'氣壓計’."

沈大科學家也不扭捏,一提到這些新鮮玩意也是精神百倍.

"依子浩之言,此物確有玄機,只是子浩當如何標出度量准尺呢?"

唐奕道:"存中說到了問題所在,此物做出來容易,難就難在無法確定標量刻度,唯有在海邊測出基准刻度,再逐高確定新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