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浦城二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福州是大港,南北往來中轉之地,再加上多有大食商船在此入宋,是以港口遍地的買賣商販,中外奇貨.

蕭觀音在大遼哪見過這般琳琅滿目的新鮮玩意兒?一下船就看花了眼,和君欣卓一個小攤,一個小攤的挨個看過去,也忘了矜持.

唐奕跟在她們身後,倒也長出了一口氣,他還真怕蕭觀音經過這次波折就轉了性子,再也不是那個俏皮,多才的蕭巧哥了.

只不過,走著走著,唐奕就感覺有點不對.

偏頭對黑子道:"是不是有人跟著咱們啊?"

潘越傻乎乎地四下觀望,"沒有吧?哪兒呢?"

唐奕懶得搭理他,看向黑子.

黑子道:"左邊十步那個青衣文生,跟了一刻鍾了."

唐奕順著黑子所說看過去,果然見一面嫩的文生跟在那兒,時不時偏頭看過來.

"放心!好像沒惡意,眼神都在師妹和蕭姑娘身上."

"靠!那還叫沒惡意!?"

唐奕不干了,"特麼,這是你能惦記的嗎?"

正在腹緋,不想那文生動了,一臂平胸,擺了個很拉風的架子,邁著步子過來了.

一到近前,沖著蕭觀音就是一揖,"小生唐突了,雖知失禮,然著實仰慕小娘子之清麗脫俗,特冒然搭語,還望娘子恕罪!"

蕭觀音不是宋人,又是逃出來的,本就心虛,一見有生人和她說話,哪還管是不是個俊後生?下意識的就往君欣卓身後躲,文生的話自然也不敢答.

正在為難之時,就覺眼前一暗,唐奕的身影擋在了二人中間.

哦靠!忍不了了,當著小爺的面兒,你就敢這麼直接了當?

"你看,我是不是也挺清麗脫俗?要不咱倆聊聊?"

那文生一滯,"這.....沒這個必要吧?"

"怎麼就沒有呢?"潘越一把攬住那文生的脖子,

"你看我清麗脫俗不?咱倆也搭個話?"

潘越那練把式的體魄,哪是一個弱文生能受得住的?用力一勒,文生整個人就變了形,憋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輕點,輕點."唐奕戲虐囑咐.

那小體格兒,潘越再給弄出個好歹.

潘越手上一松,文生登時一陣干嘔.

唐奕拍拍他的肩膀,"登徒子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就你這小身板兒,回去好好讀書,裝什麼流氓?"

文生一陣委屈,苦聲道:"小生只是傾慕姑娘之容貌,並無輕薄之心啊?"

"小生也是見幾位一看就是外地來的,想一盡地主之誼,帶幾位游一游福州."

"當然....."文生又看了蕭觀音一眼."小生也想借此與這位小娘子認識.....認識....."

唐奕被他說笑了,心說,這小伙子卑鄙的有點耿直啊!

"一邊玩去吧,老子有腿,自己能游!"

說完,像個護雛的老母雞,拉著君欣卓和蕭觀音就走.

那文生也是奇葩,不敢追,又不死心......

望著幾人背影高叫:"小生浦城章惇,章子厚.小娘子若有閑暇,可于城東望海巷的章府尋得小生啊......"

他這麼一喊,唐奕一下就停住了.

潘越以為唐奕要發飆,一擼袖子,"我去幫你教訓這憨貨!"

"別!"唐奕一把攔住潘越,自己轉身走了回去.

章惇一見那煞神又回來了,有點後悔了,嚇的一縮.

不想,唐奕上前一把攬住章惇的肩膀,"你叫章惇,章子厚?"

"正是......"

"是不是有個老侄子叫章衡啊?"

"正是.....兄台怎會知曉?"

唐奕笑了,這回笑的無比燦爛.

"知道開封城有個觀瀾書院嗎?"

"呃.....大宋第一書院,何人不知?"

"那就好,那就好."

唐奕又頗有深意地好好打量了章惇一番,看得章子厚直犯嘀咕.

這人不會有龍陽之癖吧?

"你那老侄子也在福州?"

"呃.....在的.族中儒子皆由家父教導,時值家父任福州鹽道判官,遂章衡亦在福州."

唐奕眼神更亮,"走!把你老侄子叫來,我請你們喝酒!"

唐奕在福州盯上了章惇和章衡,卻不知道,開封現在已經炸開了鍋.

.......

司馬光這次又領了接使的差事,于雄州等著故友唐子浩歸國.

卻不想,使團里哪還有唐奕的身影,管事兒的竟是個副營將.

這可把司馬君實嚇壞了,這特麼沒接到唐奕,回去可怎麼交差?

可是沒辦法,此事非同小可,司馬光日夜兼程就往回趕.

一進京,還沒去見趙禎,就聽見傳聞,說使團已經先他一日回來了.

司馬光不淡定了,心說,唐子浩不帶你這麼玩的啊?這不是把我往火坑你推嗎!?

可是見了趙禎才知道,唐子浩沒回來,只楊懷玉一人回來了.

好吧,眼巴巴等著唐奕回來放錢給他的文扒皮也是窩火,特麼老子等米下鍋呢,你能不能有點正事兒?

臉最綠的,是趙禎!

因為趙禎什麼都知道,卻偏偏什麼都不能說.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知道我這個皇帝舍不得治你的罪,你就一點都不帶含蓄的,連拐帶大遼王妃的事兒都干出來了?

不過,說心里話,趙禎內心還是有點暗爽的.

畢竟唐奕什麼都沒瞞著他,連辦的錯事兒也不瞞著他.

皇帝的心理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你一生兢兢業業,一點毛病挑不出來,能成為忠臣,卻成不了內臣.而恰恰是那些有瑕疵,又從不在皇帝面前掩飾的臣子,更能得到皇帝的信任,成為天子近臣.

也就是所謂的.....

奸佞!

唯一有點不滿意的,可能就是唐奕不同意修河之策,而且還賣了個關子,說是等他回來再陳清利弊.

......

總之,趙禎最後還是同意了唐奕暫不歸京的決定,任他在外面瘋去吧!

對此,朝臣們可就不干了.沒事兒都得找點事兒的他們,怎能放過這麼好的開炮良機?

唐奕是以使節的名義出訪的,不先回京述職,你特麼瞎跑什麼?

于是,朝中又掀起了一大波"倒唐"熱.

連包拯都看不下去了,寫了道折子,把唐奕好頓罵.

對此,唐奕在外面聽見,也當沒聽見,全當放屁.

奶奶的,在想害老子那人沒露頭之前,打死我也不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