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故國朝陽
g,更新快,無彈窗,!

朝陽初起,海上一片浩瀚無垠.

一駕三桅大船,如瀚海孤葉,飄蕩于蔚藍色的海面之上.

唐奕立于船首,一邊是露出半個火色金盤的紅日,一邊是若隱若現的地平線.

離那日小谷驚魂已去三日,前方依稀可見的陸地也非大遼的土地,而是大宋登州.

經過一天的亡命狂奔,又行船兩日,唐奕眾人終于在這個朝陽初升的早晨,即將踏上故國的土地.

......

唐奕看著遠方的陸地發呆,以致楊懷玉行到他身後亦無所覺.

"在想什麼?"

見他久不回神,楊懷玉最終出聲叫他.

唐奕回過神來,抱歉地看了一眼楊懷玉.

"在想能看到家鄉的初陽,著實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楊懷玉一翻白眼,"別高興的太早,鬧這麼大動靜,真正要命的還在後面."

唐奕這次把燕趙王妃拐到了大宋,又把耶律重元之子,大遼的楚王耶律涅魯古給宰了.玩這麼大,別說大遼那邊,就算大宋這邊怎麼交代,還是個問題.

唐奕一怔,隨即釋然道:"這倒不用擔心,若所料不錯,此事多半會不了了之."

"你怎麼這般肯定?耶律德緒會幫你瞞著?"

"不會!而且我已經告訴他,讓他回去實話實說."

"....."

"不過,他只會告訴遼帝,路上被耶律涅魯古劫殺之事,卻不會說是為了蕭巧哥而劫殺我等.至于耶律涅魯古之死,遼帝怎麼去圓,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楊懷玉直翻白眼,這貨是管殺不管埋啊!

"你不怕他把你賣了?"

"不怕."唐奕笑道,"倒了蕭家,對誰都沒有好處."

"那你還在這兒裝什麼憂傷!?"

"我是覺得,有點對不起你和死的那幾個護衛兄弟,畢竟這是我自己的事."

楊懷玉一陣無語,"你還是想想,回去怎麼交差吧!"

"拐帶王妃,我可以幫你瞞著,但離開使團,擊殺耶律涅魯古這些事,總要給朝廷一個交代."

"不用,什麼都不用瞞!"說著,唐奕從懷中掏出三封信交到楊懷玉手里.

"這一封幫我面呈官家,里面詳細寫明了此行的所有細節,包括蕭巧哥的事情,沒有半點隱瞞.你也不用幫我遮掩什麼,一切都是聽我這個正使的命令即可."

楊懷玉不解道:"你可想好了,有些事捅出去,對你可沒好處."

唐奕道:"對咱們的官家,只需要做足一點就可,別的不用多想."

"什麼?"

"忠!"唐奕鄭重道."我只要做到忠,無所隱瞞,別的事情什麼該報,什麼不該報,官家會幫著想周全的."

......

楊懷玉心說,真不知道你是真精明,還是假糊塗.

可以傻到義氣行事,為了一個契丹人,差點丟了命,也能把聖心揣測得這般通透.

"第二封交給我老師;第三封給張晉文,他會安排撫恤死在大遼的那幾個兄弟的家屬,以後那幾家我養著."

楊懷玉一擺手,"不用!我的兵,我來管!"

"別跟我客氣!"唐奕勸道."第四封是給你爹的."

"給我爹?"

楊懷玉有點想不明白,唐大郎好像沒見到他爹楊文廣吧?怎麼還給他爹寫上信了?

"你給我爹寫啥信?"

"別問了,你爹看過信就知道了."

那里面是送給楊家的一分觀瀾股份.雖然觀瀾唐奕不能說送就送,但是,他可以替楊家出那五十萬的本錢,怕楊懷玉絮叨,唐奕就沒跟他直說.

"你真不打算馬上回京?"

"不打算.這趟是早就計劃好的,要趁這趟出來,多走幾個地方."

"惹這麼大的禍,你就這麼躲了,官家能讓嗎?"

唐奕道:"信里面和官家說的明白,官家會理解的."

楊懷玉雖和唐奕已經是過命兄弟,但是唐奕的很多事情還是他不知道的,也不知他哪兒來的這番自信,更不知道官家為何對唐奕另眼相看.

"什麼時候回京?"

"一兩年吧....."

"那就京中再聚!"

說完,楊懷玉就回到倉中,船馬上就要靠岸,他要回去收拾收拾了.

.....

登州雖是大宋北方大港,但觀瀾船運並不在此出海,此地也沒有觀瀾的運轉貨點.

在此停船,也只是為了把楊懷玉放下,然後唐奕再沿著海岸線一路南下.

唐奕並不是惹了禍不敢回京,而是確實早有計劃,而且是計劃了好幾年了.

作為一個後世的化學生,這個時代能給他提供的化工助力極為有限,而且因為年代的不同,叫法也不同,唐奕很難利用後世的知識去把這個時代有限的資源轉換成有用的東西.

比如油石,若不是唐奕親眼看過,哪會知道這東西就是二氧化釷,可以用來做沼氣燈?又比如芒硝,若非孫老頭是郎中,唐奕也不會想到這味中藥材就是含水硫酸鈉.

由于工藝的落後,使得唐奕想得到一些化學制劑只能依靠天然的礦物鹽,這些東西在大宋叫法不一,和後世又多有不同,不看到實物,唐奕根本就沒法從學名上判斷這都是什麼.

所以,很早以前,唐奕就有了到各地去走一走,看一看的想法.

一來,彙總一下大宋容易得到的天然鹽堿;二來,也是游曆一番,見識一下千年前依然純淨的大好河山.

唐奕一路向南,因為交通的局限,計劃先到大宋最南端的雷州,再一路往回走,入長江逆流而上,一路走訪.只走水路行船,即不奔波勞累,又能轉遍半個大宋.

這一日,船至福州.

做為東南富庶之地,唐奕自然要下船看一看.

船一靠岸,大伙兒就出了船倉,看到君欣卓帶著蕭觀音出來,唐奕不禁眼前一亮.

這些天,蕭巧哥因為出遼之時接連驚嚇,又覺給唐奕惹了大麻煩,把自己關在船倉里不肯出來.連餐食都是君欣卓給送到倉里去.

今天到了福州,小姑娘再也憋不住了,她跑出來,不就是想見識一下南朝的風情嗎?

這也是過了登州之後,唐奕第一次見到蕭巧哥.

雖是未出三月,但東南的天氣可不似北方那般春寒未滅,這里已經是籮裙紗衣滿街走的景象了.

蕭巧哥一身單衣薄裙,挽著漢人的發髻,雖只是十四歲少女,卻明豔非常,引人注目.

......

"終于舍得出來了?"

蕭觀音一陣局促,雙手攪在一處,低著頭不說話.

唐奕苦笑搖頭,十四五歲的年紀正是愛鑽牛角尖兒的時候,不能勸,慢慢的自己就緩過來了.

也不廢話..領著幾人下船.

只不過,他低估了蕭觀音的魅力,這剛一下船,就被人盯上了.

.....

PS:游曆這段很短,只是一個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