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入甕
g,更新快,無彈窗,!

耶律德緒不傻,唐奕這明顯就是打一巴掌給個甜棗.

他不願意?

他敢不願意嗎!?

唐奕敢不敢殺他?這貨連大遼的王妃都敢拐,連帝後兩族的重臣都敢威脅,連可能挑起宋遼兩國戰端都不顧了,他還會在乎殺個人?

所以,耶律德緒除了和唐奕乖乖上路,一路之上為其充當開城過路的通行證,再無二選.

當下,唐奕給耶律德緒松了綁,讓黑子與之行于隊前開路,自己則和蕭巧哥上了車,沿著官道一路向東,直奔萊州.

萊州現在幾乎兩天就有一趟大宋來的商船,只要上了船,他們就算脫離了險境.

蕭譽和蕭欣本是借著喪妹之劫,憂傷過度重病不起的借口偷跑出來的.雖是有蕭母為其掩護,但時間長了也定是不行的,只得再次與小妹話別,北歸大定.

......

有耶律德緒這個大遼正統皇族在,一路州縣對這十余騎漢兒雖有疑惑,卻也不敢阻攔.

唐奕等人馬不停蹄,日夜兼程,急行兩天一夜,終距萊州已不足百里.

其實,若非唐奕的馬車拖慢了速度,此時眾人應該已經到萊州了..

但是沒辦法,即便是坐馬車,蕭觀音也已經被顛得面無人色,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眼見天就要黑了,唐奕一歎,掀開車簾道:"找一處驛館歇息一會兒吧!"

耶律德緒在前面氣的直瞪眼,特麼剛過一處村驛不足二十里,剛才干嘛去了?現在找驛館,還上哪兒找去?

于是沒好氣地道:"歇也只能在野地里將就一晚了."

唐奕無法,野地就野地吧.看蕭巧哥現在這樣子,要是再這般顛簸下去,到不了大宋就散架了.

這一路跑下來,他們幾個大男人都有些吃不消,何況女孩?

.....

前方是一處山谷,耶律德緒與楊懷玉等人商量之下打馬急行,准備在山谷之中尋一避風所在過夜.

唐奕縮回車中,就聞蕭巧哥怯聲道:"要不.....繼續趕路吧.....我能撐得住."

"不差這一夜,正好我也累了."

蕭巧哥心下感激,回想這一路,著實給唐哥哥添了太多麻煩.

二人一陣沉默,這時君欣卓掀開簾子進來了.

為了減輕馬車的負擔,這一路,君欣卓都是騎馬前行的.

"不能在前面的山谷露宿."君欣卓進來就道出心中所想.

"為什麼?"

"你忘了,我以前是干什麼的嗎?"

唐奕一滯,君欣卓以前是土匪.

"這山谷別看不大,但很險,萬一被堵在里面就麻煩了."

好吧,劫道兒這事兒,君欣卓是行家.而且耶律重元若是在使團之中沒找到唐奕和蕭巧哥,說不准會不會追擊而來.

唐奕覺得是得防一手.

想到這兒,唐奕只得讓耶律德緒等人穿過小谷,出谷再尋露營之地.

只不過......

已經晚了!

......

唐奕等人剛一進谷,就聞身後一陣馬蹄急響,從官道兩旁殺出五十余騎,把退路堵死.

而正前方同樣有六七十騎髡發騎兵,卓然跨坐于馬上.

耶律德緒一勒缰繩,定睛一看.

完了.

隊首馬上之人,正是耶律涅魯古!

耶律涅魯古本來在臨天峽攔截宋使,但在使團隊中哪找得到唐奕的影子.

別說唐奕和蕭觀音沒了影子,就連送伴使耶律德緒也沒了蹤跡.

千多人的大隊,只剩蕭無用一個管事兒的.

他這才知道,唐子浩已經提前跑了.

耶律涅魯古氣的恨不得把蕭無用劈了,但是劈了也沒用啊,人都已經跑了,就如同到手的皇儲之位就這麼飛了.

此時若耶律重元在此,可能也就自認倒黴的回去了,然後再看看能不能從別的地方作點文章就是了.

但耶律涅魯古年青氣盛,加之手下兵將暗數宋使軍士,發現南朝一營滿編五百軍士,這里的人數就接近五百,說明唐子浩並沒有帶多少護衛.

一咬牙,

追!

唐子浩帶著蕭觀音駕車而行,應該走不了太快.興許還追得上.

不過,他從北古關帶來的都是步卒,身邊只有兩百騎兵.沒辦法,時間來不及讓他回北古口再調騎兵,只得拋下步卒,兩百余騎輕裝急行,向東一路追去.

別說,還真讓他追上了.

下午時分,撒出去的探馬回報,發現了唐子浩等人的蹤跡,且果然馬車走不快.

耶律涅魯古大喜,卻沒有馬上截擊.

唐奕身邊雖只有十余護衛,但那黑漢和銀槍宋將都不是什麼善茬,更何況還有那個女煞神伴其左右.萬一讓他殺出血路一路東逃就不好辦了,這事兒本就見不得光,鬧的動靜太大就不好了.

于是,便有了山谷合圍,守株待兔之計.

.....

車中,唐奕一聽身後馬蹄急馳,就知壞事了.掀開車簾,沒等車停穩,他就跳了下去.

這時,十余騎護衛已經轉攏過來,把唐奕圍在中間.唐奕抬頭一看,是耶律涅魯古.

楊懷玉靠了過來,"前騎六十有三,後騎整五十之數."

唐奕冷聲問道:"沖過得去嗎?"

"難!"

唐奕緊咬牙關,"連累二哥了!"

"少說屁話!"楊懷玉緊了緊手中銀槍.

"你不是能嗎!?先想想這關怎麼過.不然,咱們兄弟就得去下面喝酒發瘋了!"

唐奕點點頭,只說了一句,"擒賊先擒王!"

說完,就排眾而出,行至隊前.經過耶律德緒身邊時,唐奕一抱拳,"大兄記住,是被脅迫的."

耶律德緒一顫,隨即苦笑,"真不知你是混蛋,還是聖人,先保住你自己再說吧!"

唐奕不言,出隊十余步,與耶律涅魯古遙相對望.

"楚王殿下,跑這麼遠來給小弟送行,當真是受寵若驚啊!"

耶律涅魯古輕蔑冷笑:"唐子浩還真不是一般人,這個時候還有心玩笑."

唐奕抿然不語,直視耶律涅魯古.

趁這個當口,楊懷玉已經與護衛和黑子等人交代了一番.

.....

耶律涅魯古恨不得上去宰了唐奕,以報數次受辱之恨.

但他還沒瘋,唐奕活著,比他死了有用.

"不說廢話,交出蕭觀音,放你歸宋!"

"要是不交呢?"

"不交?"耶律涅魯古四下打量,"此處藏風聚氣,也算是一處埋人的好所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