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刀尖起舞
g,更新快,無彈窗,!

再次呼籲一次,蒼山是新手,摸著石頭過河,還有諸多不足,大伙多多包容,多多支持正版.因為若是不能養家,蒼山亦無法維系這樣一個強宋的夢.

求一次打賞....

月底了,訂閱也不理想,只得厚著臉皮求一次.

---------

蕭無用徹底懵了.

蕭家三兄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耶律德緒被黑子弄醒之後,先是嚇的差點尿褲子,但在看清唐奕並無加害他之意後,也跟蕭無用一樣,開始發懵.

"我也就不廢話了."唐奕開門見山.然後一指蕭觀音,"她要跟我回大宋."

又指蕭家兄弟,"他們來報信兒的."

"報什麼信兒呢?就是蕭巧哥出走的消息讓耶律涅魯古知道了,耶律重元父子在燕云之地已經設下了埋伏."

其實,唐奕也不知道耶律重元設沒設伏,但這個時候只能忽悠著來了,先嚇住這兩個貨在說.

耶律德緒坐在大箱子里,眼珠子沒瞪出來,"你怎敢拐帶...."

都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奕打斷他道:"其中利害我知道,就不用你操心了."

我先說說你們的處境吧.

"你!"唐奕一指蕭無用,"你爹蕭英在大宋已經購下田產,不日就要叛出大遼了."

噗!

蕭無用和耶律德緒心說,你特麼糊弄鬼呢啊?誰信?

唐奕笑道:"由不得你們不信.地契,房契一應手續絕對齊全,若是遼帝命人挖開蕭英屋下的地磚,還能找到兩箱黃金."

"......"

蕭無用打了一個冷顫,一下就明白了,唐子浩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你這是構陷!我爹對大遼忠心不二,天地可鑒!"

"這話你跟遼帝說去吧."唐奕陰笑著,"你可以試試,他要什麼證據我就給他什麼證據."

"你,你要干什麼?"蕭無用一臉的驚懼,這事真不是鬧著玩兒的.

到時候,就是黃泥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

就算耶律宗真內心不信蕭英叛逃,對蕭家也絕不是好事,誰敢拿"忠誠"二字去皇帝那里豪賭一局?

蕭譽在邊上聽得直咧嘴,這貨真是張嘴就來啊!這麼損的招兒,也就唐子浩能用得出來.

唐奕一看蕭無用的表情就知道這招管用.

他知道,遼朝曆代都有許多重臣是被冠以叛逃大宋而誅滅全族的,所以這個罪名比造反還讓人生寒.

"不用你干什麼,現在你只要好好想想,如果蕭巧哥落入耶律重元之手,我唐奕拐帶大遼王妃的罪名也坐實了.這對你們蕭家,乃至整個蕭族可有半點好處?好好想想,想通了咱們再聊."

說完,唐奕目光一轉,看向耶律德緒.

耶律德緒一哆嗦,慌張道:"少,少跟我來這套!我耶律德緒向來磊落,我朝陛下定不信你的奸計."

唐奕還沒說話,蕭無用先不干了,"你特麼啥意思?你磊落?意思我爹就不磊落了唄?"

不過,話說回來,這一點,蕭無用還真沒法和耶律德緒比.

一來,他爹蕭英是駐宋通政使,本就身份敏感,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是大事;二來,耶律德緒再怎麼說也是帝族中人,在朝中又無實職,耶律宗真對他的信任是蕭英沒法比的.

......

耶律德緒說的大義凜然,唐奕卻撇嘴道:"同一個法子我會用兩次?你也太小看我唐奕了."

"......"

"你是要伙同宋使窩藏王妃南逃,並一路護送我們改道萊州出海的同謀.我怎麼能用那種下三爛的法子構陷大兄呢?怎麼也得帶著大兄一同歸宋,再親自選好宅邸,送上銀錢,美姬留大兄在大宋住上幾年再回去嘛!"

"你大爺!那老子還回得去嗎!?"

耶律德緒眼前一黑,這回沒用黑子下手,自己就暈過去了.

他不能再聽了,這個瘋子嘴子不定還會說出什麼嚇死人不償命的話來.

.....

耶律德緒裝死,唐奕又轉頭看向蕭無用.

"蕭兄可想清楚利害了嗎?若是想不通,那小弟再幫你捋一捋."

"不用了!"蕭無用冷臉打斷.

"你要我做什麼?"

這其中的道理很簡單,蕭無用也不是庸人,只要稍做思量就知利害.

別說蕭巧哥落到耶律重元手中後患無窮,就算事情正常敗露,對他也沒一點好處.

蕭巧哥出逃之事一但大白于天下,那蕭惠一家肯定是完了.

那個時候說什麼親族兄妹都是虛的,單是蕭惠一倒,蕭族在朝中勢力會萎縮成什麼樣子,就是他不敢去想的.

而且,正如唐奕威脅的一般,蕭英絕不敢拿忠誠去試探耶律宗真的底限.

唐奕全身一松,給蕭譽,蕭欣使了個眼色,二人立刻放開蕭無用.

"很簡單,回到灤河驛,帶領使團正常南下."

蕭無用一皺眉,"南下?"

"對!耶律重元在大隊之中只要見不到蕭巧哥和我,就不敢把你們怎麼樣兒.你只要把使團帶到邊境,與大宋的接伴使完成交接就好."

"若是回朝之後,陛下問起你們人呢?我怎麼答?"

唐奕一攤手,"根本不需要你答,你就是個副使,一切都聽正使的."

嗷!!

箱子里的耶律德緒嗷撈一聲彈起來,破口大罵,"唐子浩,老子和你拼了!"

這貨果然是裝暈.

唐奕根本不搭理他,對蕭無用繼續道:"放心回去,有什麼講不通的,只管往耶律德緒身上推便是."

說著,唐奕貼到蕭無用耳邊道:"我不會給他反咬的機會."

蕭無用一顫,看了眼耶律德緒,又看向蕭巧哥,恨聲道:"若有不測,你就是蕭家的千古罪人!"

蕭巧哥眼淚就下來了,她要是知道會是今日的局面,甯可死也不會這麼做.

"行了!"唐奕冷聲道."你且回去吧!"

蕭無用也不多言,瞪了眾人一眼,大步而去.

蕭譽擔心地靠到唐奕身邊,"能行嗎?"

唐奕沉聲道:"他很清楚,不管怎麼辦,這事對蕭家都沒好處,當不會反水."

說完,唐奕走到耶律德緒面前,"你說,我敢不敢殺你?"

"......"

剛剛唐奕附在蕭無用耳邊的話,與其說是安撫蕭無用,倒不如說是故意給耶律德緒聽的.

耶律德緒不言.

他其實是看出來了,唐子浩是真敢.

"咱們出大定的那天,蕭巧哥已經墜崖身死,明日就會下葬,大兄明白小弟的意思嗎?"

耶律德緒一怔.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蕭觀音已經死了.大兄可以想想,除了耶律重元,還有誰希望她活過來?"

"......"

誰也不希望她活過來啊!

耶律洪基丟得起這個人嗎?耶律宗真在這個時候願意失去蕭家的助力嗎?"

"你是讓我閉嘴?"

唐奕也不直說,"這樣吧,我們來個約定."

"若明日蕭巧哥順利下葬,大兄回朝說與不說全憑自己.如若不能,兄回朝之後,可把所有的罪責拋給我唐奕一人."

"你可向遼帝直言,是我脅迫的你,大兄以為如何?"

耶律德緒有點糊塗,"剛剛不還說要殺我嗎?怎麼現在又說這番話?他是打算放我?"

不過,按唐奕所說,確實對他無害.

蕭觀音一但下葬,再有人想做文章就難了.就算耶律重元去說蕭觀音逃到了大宋,誰信呢?而唐奕歸宋之後,蕭觀音的身份多半是不會再有人知道了.

"好,為兄就賣你這個人情!"

唐奕笑了.

"大兄真是爽快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