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應變
g,更新快,無彈窗,!

黑子出去之後,唐奕睡意全無,神情凝重.

穿好衣服,臉都沒洗,他就出了屋.來到君欣卓與蕭巧哥住的屋前,拍了拍門.

君欣卓披著衣服開門,一見是唐奕,正在奇怪他怎麼起這麼早,卻見他一個閃身就鑽進了屋.

"呀!"蕭巧哥還沒起床,見唐奕就這麼大喇喇地進來了,一聲驚叫,急忙把被子蓋得嚴嚴實實,只露了個小腦袋在外面.

"你你你,怎麼進來了?"

唐奕橫了她一眼,"睡你的覺!干巴巴的還沒長開呢,誰樂意看似的."

說完,神情肅穆地對君欣卓道:"跟我出去一趟!"

君欣卓一看唐奕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兒,不禁問道:"出事兒了?"

唐奕擰眉看了蕭觀音一眼,"還不知道,但是多半是她哥到了!"

......

新魚糕?

哪有人用生魚搗碎了吃?還不腥死?

再說,唐奕來時,在灤河驛就沒買過東西.

再一想'新魚糕’的名字.....

新魚即'欣’'譽’,糕就是'告’.

而生魚古代叫'膾’(kuai)與'快’同音.拆開又有一個'會’字.

那小販想要傳達的多半就是:欣,譽二人有事告,快會!

帶著君欣卓出了門,留下黑子守著蕭觀音,唐奕就按黑子問來的地址尋了過去.

之所以不帶黑子,而帶君欣卓,是怕兩個漢兒男人出去引人注目.與君欣卓裝作早起游集,也還說得過去.

到了地方,就有一個粗布衣裳的遼人主動迎了過來,"二位是想買新魚糕?"

唐奕稱是,那遼人就引兩人到了一處茶棚.

果然,蕭欣,蕭譽身披兜帽大氅,坐在角落里.

唐奕心中咯噔一聲.正常來說,現在正是巧哥治喪之期,兩個哥哥怎麼可能不在場?

而兩人同來,必是出了大事,難道事情已經敗露了?

"怎麼兩個都來了?"

"不放心,就都出來了."

唐奕也無心問他們是怎麼蒙混出來的,急問道:

"出了什麼事?沒瞞住?"

蕭譽道:"大定瞞住了,但是......"

"別特麼大喘氣!"唐奕急了.

"耶律涅魯古,耶律涅魯古可能知道了,而且已經先你一步到了幽州!"

"....."

唐奕有點腦袋疼,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其實,事情走到這一步,你說耶律洪基要是知道了會怎麼樣兒?

弄的天下皆知?絕不可能.

蕭巧哥的尸體在大定躺著,一但捅出去,蕭家完了,他也失去一大助力.而且,媳婦跟別人跑了,這個面子他也丟不起.

他也就是暗恨唐奕一把,要麼,就是不要唐奕許諾的那一百萬了,把唐奕和蕭巧哥弄死在遼朝,一了百了;要麼,吃了這啞巴虧放唐奕回去,等他當上皇帝再算總賬.

耶律宗真知道呢?多半和耶律洪基知道沒區別,只不過,弄死唐奕的幾率大一些.

唯獨耶律重元知道之後,必定不會輕易放過唐奕,而且大有文章可做.

"怎麼辦?"蕭欣見唐奕不說話,急聲問道.

"要不我們把小妹接回去?"蕭譽建議道."說什麼也不能讓小妹落入耶律重元手中!"

"不行!"唐奕斷然道,"回去,巧哥唯有死路一條!"

"別忘了,巧哥的尸體還在大定,都不用到耶律洪基那一步,你父親為了保全家族,也得要了她的命."

.....

二人沉默了.唐奕說的不假,他們那個爹真的干得出來.

"此地距萊州有多遠?"唐奕猛的沒頭沒腦地問道.

蕭譽一怔,"快馬一晝夜即可抵達,像使團這個速度得三天."

唐奕又問:"送伴使的副使蕭無用和你們家什麼關系?"

"叔父蕭英的次子,我們兄弟的堂兄."

兩人越聽越糊塗,唐子浩要干嘛?

"蕭英的兒子?"

唐奕心中一喜,那就好辦了.

"我去把蕭無用幫你們引過來,你們把他帶到驛東五里外的官道旁,咱們一個時辰之後在那里會合."

......

唐奕沒時間和他們細說因果,快步出了茶棚.

回到驛館,唐奕先讓君欣卓去幫蕭巧哥收拾東西,又讓黑子把潘越和楊懷玉叫來.

一番敘述,楊懷玉都聽懵了.

"這,這也太冒險了吧?大郎,你這是在找死!"

唐奕歎道:"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只能如此!"

"值得嗎?"

唐奕道:"將來若你也有這一天,我也會如此,無關什麼人,只因有這份交情在!"

楊懷玉不說話了,可能這就是唐子浩的魅力所在.人心換人心,他的處事哲學其實最簡單不過.

"那我隨你一起!"

"不行,使團這邊總要有一個壓得住陣腳的."

楊懷玉道:"無妨,我的副將足矣!"

唐奕扭不過他,只得同意.

"那你先去把蕭無用引到蕭譽那里,然後回營安排."

"嗯!"

楊懷玉也不啰嗦,應了一聲就出去了.

潘越和黑子看向唐奕.

"回去收拾東西,一刻鍾之後,耶律德緒的屋外集合."

二人得令,各自歸去.

不到一刻鍾,兩人就抬著一口大箱子到了耶律德緒門外.

遼兵一看,宋使三人抬著箱子進了耶律德緒的房間,暗暗吃味.心說,南朝就是有錢,送禮都是一大箱子一大箱子的送.

耶律德緒也是挺開心,唐子浩就是上道啊,這都走了,還送這麼重的禮.

"小小心意,望德緒兄長笑納."唐奕都懶得找理由了.

耶律德緒大笑,"子浩就是客氣,為兄可是沒少拿子浩的好處,這回是萬不能再收了."

聲音不小,連外面的兵丁也聽得見.

奶奶的,裝什麼大尾巴狼?你不收?誰信?

......

也確實,耶律德緒一邊大叫不收,一邊打開了箱子.客氣歸客氣,收還是要收的,而且是等不急想看看這麼大的箱子都是什麼寶貝.

只不過....

只不過這麼大個箱子,裝人都裝得下,怎麼是空的.....?

"呵呵.."

唐奕一笑,"可不就是裝人的?"

還沒等耶律德緒發問,就覺後頸一麻,然後....

然後,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不多時,遼兵就見宋人抬著箱子又出來了.

一邊走,還一邊感慨:"德緒大兄為人端是方正,竟說什麼也不收,卻是我等突兀了."

嘎!?......

真沒收?這不是他風格啊!

遼兵眼瞅著宋使把箱子抬上了車,然後各自回了屋.

不多時,幾個宋使帶著女眷出來,要去灤河岸邊游玩.遼人一看只帶了十來個護衛也就沒當回事兒,目送宋使駕車離去.

只是他們沒注意,唐奕趕走的那輛車,正是裝箱子那輛.

.....

驛東五里的官道旁.

蕭無用被兩個表弟架著,心下駭然.心說,這兩位怎麼跑到這兒來了,還強擄于他.

正想著,就見官道上十余騎拱衛一輛馬車而來.那車他認識,正是宋使唐子浩的座駕.

馬車在近前停下,唐奕把腦袋鑽出去四下一掃,便朝道旁的小樹林一指.

黑子會意,趕車行了過去.

蕭無用被蕭譽,蕭欣架著,也跟了過去.

車停下,宋人先是從車上抬下一個大箱子,咣當砸在地上.

"知道里面是什麼嗎?"

蕭無用怔道:"不知道."

唐奕一把掀開箱子,然後蕭無用眼珠子沒掉出去,送伴正使耶律德緒五花大綁地蜷在箱子里.

"你你你,你瘋了?敢綁我朝正使?"

唐奕嘿嘿一樂,"你要是不老實,過會兒你的下場和他也差不多."

"......"

唐奕見他不語,指著耶律德緒對黑子道:"把他弄醒."

然後轉頭對車中叫道:"妹子,下來吧!"

......

噗!

蕭無用一見車下下來的人,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蕭觀音!!

她怎麼也在這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