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綠了,耶律洪基
g,更新快,無彈窗,!

耶律洪基想要唐奕的女人,千般算計,萬般威脅,就差沒明搶了,結果....

結果君欣卓沒搶去,倒把自己的女人搭進去了.

唐奕心說,萬一讓耶律洪基這貨知道媳婦跟我唐奕跑了,估計起兵攻宋的心都得有了吧?

本來唐奕一直認為,跟耶律洪基的仇,怎麼也得等幾年才能報.

但是,這下可好.....

"驚喜"來的太特麼突然了.

他都想象不出,耶律洪基這腦門子得有多綠啊!

.....

最終還是楊懷玉去找耶律德緒,言唐奕趕著回去給老師賀壽,讓大隊人馬快些行進.

耶律德緒當然沒什麼意見,正好早點完了差使,早點省心.

只不過,他就奇怪了:去年在大宋的時候,他記住范仲淹應該是下半年的生辰,他還送過禮,這才三月天,怎麼又過?

對此,楊懷玉嗤之以鼻,"知道唐子浩有多少個老師嗎?"

"杜衍,尹洙,柳永外加孫複,何止范公一個?"

"....."

耶律德緒暗罵,媽了個巴子,老師多了不起啊?再多師父,再有名的大儒,教出來的不一樣是個瘋子?

但不爽歸不爽,走快點還是要的.

于是,大隊猛然提速,步卒幾乎要小跑才能跟上隊伍.按這個速度,估計用不了三天,就能到燕云地界.

唐奕在晚間入住驛館之後,也算鎮定下來.

倒不是不怕出事了,而是他想明白一個道理.....

固然蕭巧哥就是蕭觀音,讓事情變得更加的複雜,更加的凶險.但話說回來,如果他早就知道巧哥是耶律洪基的正妃,他真就會為了不惹怒遼朝而置之不理嗎?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而且恰恰相反,

以唐奕現在和蕭巧哥之間的友情,如果他早一點知道她就是蕭觀音,可能都不用蕭巧哥自己下決定,唐奕就勸她離開耶律洪基了.

做為重生者,他知道耶律洪基最終會走上帝位,蕭觀音亦會成為他的皇後.而這一切,卻只是蕭觀音悲殘命運的開始.

這位集美貌與才華于一身的大遼第一奇女,雖母儀天下,並為耶律洪基生下了兒子,但換來的卻不是丈夫的疼愛,而是深宮孤影的無限寂寞.

耶律洪基這個奇葩,愛畜生勝過自己的皇後.他登上帝位後,常年在外巡獵,不理朝政,只要蕭觀音稍作勸阻,就會招來他的反感,對蕭觀音更加的疏離.

自入宮之始近二十年的時間,蕭觀音幾乎是在獨守遼宮的孤寂之中度過.一首《回心院》,正是寄托了她盼君歸的幽怨悵惘之情.

也正是這種深宮寂寞,不得君心的惆悵,讓有心之人加以利用,勾兌了著名的《十香詞》案,使得蕭觀音最終冤死在一首怨詞豔曲之上.

宰相耶律乙辛,漢宰相張孝傑,宮婢單登,教坊朱頂鶴等人向耶律洪基進《十香詞》誣陷蕭後和伶官趙惟一私通.

耶律洪基不但相信小人之言,而且根本不給蕭觀音解釋的機會,直接下令賜死,並將尸首祼身送回蕭家,以示其辱!

一代才女盼君若夢,《十香詞》與《回心院》一樣,都只是她盼君歸的精神寄托.可換來的,卻是冤死祼尸的悲慘結局.

前世看到這段曆史,唐奕就心有不平,更何況現在身處其中?

之前,他只當蕭巧哥是個不願屈服命運的小女孩,可要是早讓他知道,蕭家這個冰雪聰明,才華橫溢的小妹就是蕭觀音,唐奕估計就沒有那些糾結了.

姥姥!

唐奕就是這個揍性,跟自己無關的事情憑良心,與自己有關系的,那就靠直覺了.

你也別說老子幼稚,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事到如今也簡單了,唐奕都想好了,事情要是敗露,大不了跟大遼翻臉,耶律洪基要是敢炸毛,老子就直接給耶律重元送錢.

一年一百萬,我看耶律重元拿了這錢是買吃喝,還是買兵甲?你看他敢不敢反你?

而且!

唐奕隱約覺得,這反而是一件好事.

若是蕭惠的女兒沒成為耶律洪基的皇後,那蕭惠,連帶著他哥哥蕭英,是不是可以爭取一下呢?

如此一來,那這躺大遼之行可就算賺到了.

在突吉氏和納耶氏埋下了引子,要是再把蕭氏爭取過來,那耶律洪基就不是綠不綠的問題了,牆根豈不是讓唐奕挖空了?

這個.....

大概,好像,也許,差不多.....

可以有!

------

此時已是第二天.

唐奕坐在車內,跟蕭觀音大眼瞪小眼.

直到現在,他還是有點覺得不真實,這小丫頭片子就是未來的遼朝皇後?一點都不像啊?

"本來咱和耶律洪基就不對付,付現在可好,又把他媳婦拐跑了.你說,你平時乖乖巧巧的,怎麼關鍵時刻膽子這麼大呢?"

蕭巧哥一吐舌頭,俏皮道:"唐哥哥也看到查刺是什麼樣的為人了對不對?一定也不忍心讓妹妹跟著那樣的人過日子對不對?"

唐奕直翻白眼,"你就祈禱一路平安吧....."

說著,他掀開車簾就要下車,並對君欣卓道:"幫我訓她兩句,長長記性!"

"....."

君欣卓一陣無語.

.....

與此同時,大定城中.

昨日蕭家嫡女蕭觀音出城游春之時墜崖身亡的消息已經傳開了.

事情來的太突然,大伙兒都沒反應過來,燕趙王妃眼瞅著今年就要過府了,怎麼說死就死了?

但不容有疑啊,尸體雖摔的面目全非,但秦晉長公主已經親自驗看過了,確是其女無疑,靈堂都搭起來了.

從早上開始,各家前來治喪的人潮把蕭府擠的水泄不通.

其實,蕭觀音雖未過府,但四歲就已經與耶律洪基完婚了,按理說,這個喪事應該在燕趙五府辦才對.但耶律洪基閑晦氣,耶律宗真也覺得,還沒過府就給兒子府上添了白事有些不吉利,就准了蕭惠在自己府上為女兒治喪的請奏.

但做為蕭巧哥夫君的耶律洪基自然也要來的,只不過,這位的心思明顯不在這里.

這貨早上來看了一眼'巧哥’的尸身,說了句,"怎麼這麼不小心.?"就沒了下文,一個上午都只站在角落里應付.

蕭譽,蕭欣恨的牙根直癢癢,心說,小妹沒跟他就對了!

別看耶律洪基不在意,可有人卻在意,不過,這人在意的不是蕭巧哥的死.

中午之時,蕭英的長子蕭無都,也就是蕭譽,蕭欣的堂哥,悄悄地把耶律洪基拉到一旁.

蕭家兄弟這時候本就敏感,生怕死的那個'巧哥’是假的這事被人看穿,留了個心眼,主動靠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