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蕭觀音
g,更新快,無彈窗,!

又過了一刻多鍾,薇其格才從車上下來,輕拉了一下巧哥的手沒有說話,就過去與蕭家兄弟會合.

三人上馬,蕭譽一抱拳,"唐兄珍重!萬事拜托!"

說完,揚馬策馬,急奔而走.

他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

唐奕回到隊中,謝謝過了耶律德緒,轉身上車.

上車之前,他橫了一眼蕭巧哥道:"上來!"

蕭巧哥現在整個人都是懵的,乖乖地跟著鑽入車中.

潘越還在車里,"不怕被看出來?"

唐奕瞪著蕭巧哥不說話.

怕!

但是,怕也沒用,只出城這一小段兒路,這丫頭就馬腳不斷,她讓繼續跟在外面,不定出什麼事兒呢?

"你滾下去!"

"哦."潘越乖乖地"滾"下了車.

好吧,他是沒心思和唐奕拌嘴,滿腦子都是薇其格剛剛的話語.

潘越一下車,君欣卓就上來了.

知道唐奕在氣頭上,也知道他一生氣就不管不顧的,遂勸道:"好好說話."

唐奕沒好氣地道:"你是向著我,還是向著她啊?"

君欣卓柔聲道:"別裝了.....你也不忍心罵她的."

"唉!."唐奕敗下陣來."就在車里呆著吧!"

蕭巧哥聞言使勁兒地點頭,雖只走了一小段路,她就已經有些走不動了.

"熱嗎?"

蕭巧哥下意識點頭,又忙不跌地搖頭.

"不熱?"唐奕戲虐道."陽春三月,我看看你穿了幾層皮袍?"

說著,就去扯巧哥的袖口.蕭巧哥不敢躲,嘴上卻嘟囔著,"不熱.....你干嘛呀?"

唐奕一數,三層.這丫頭為了掩蓋身形,套了三層皮袍.走這一路沒熱暈她,真是不容易.

"真不熱?"

"不熱!"

君欣卓輕拍了一下唐奕,"哎呀,你就別逗她了.."

唐奕笑了.

"趕緊脫了吧!"

"不要!"

"嘿!"唐奕還不信邪了,"有你這麼跟主子說話的嗎?"

探手一摘,就把蕭巧哥的蘇幕遮摘了下來.

"呀!"蕭巧哥一聲驚叫,與唐奕兩個人都愣了,

蕭巧哥是沒想到,唐奕這般輕佻會摘她的蘇幕遮;唐奕則是沒想到,蕭巧哥是這般明豔動人.

在唐奕的想像中,蕭巧哥就算不是美女,但也絕不難看,不然就太對不起那清靈的嗓音和一身才學了.

只不過,蕭巧哥雖然很美,卻與唐奕想像中的完全不同.

蕭巧哥長得沒有北方人的硬郎,倒似江南女子一般的圓潤精致,尤其是那對靈動的眼睛,楚楚可憐之中還透著幾分靈性.

"喲,長的還算勉強,也沒到見不得人的地步,干麻老遮遮奄奄的."

唐奕故意對君欣卓道,"看來,蕭家妹子送咱這女奴還不算太差,來,叫聲公子聽聽.."

蕭巧哥一陣氣結.心說,唐哥哥不是這樣兒的呀?怎麼一出大定就變了副嘴臉,一點正經的都沒有.

"叫啊!"

"不叫!"蕭巧哥把頭別向一邊."不要理你!"

"嘿!還使起小性子來了."

笑臉漸漸斂去,唐奕鄭重道:"約法三章!"

"第一,既然出來了,一切都要聽我的,不然,我不敢保證能不能把你帶出大遼."

蕭巧哥略一沉吟,隨即點頭,

"第二,就像我剛剛和你哥說的一樣,我盡力而為,但是....."

唐奕話風一轉.

"但是,若是事情真的敗露了,我保不了你,你只能跟他們乖乖回去!"

"我不要回去!"蕭巧哥想都沒想就慌張地叫道."死也不回去!"

唐奕一歎,換了個溫和些的語氣.

"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事前不告訴我.."

蕭巧哥自知理虧,但事關能不能跑出去,只得搶白道:"我我我,我怕你不同意嘛."

唐奕盯著她良久,方道:"你選了一條最險,最壞的路來走,你知道嗎?"

蕭巧哥低著頭,攪著手指,"跟著你們最安全了嘛,又沒人來查你....."

她就是認准了這一點,才會冒然行事,跟著唐奕跑的.

唐奕氣的又想發飆.

多聰明的女人,怎麼一遇到正事就變成傻子了?

"你想沒想過,萬一你出走的事情被發現,又查到我這里,是什麼後果!?"

"我....."蕭巧哥心中一暗,原來他是怕牽扯進來,原來說什麼傾力相助,支持的話都是哄人的.

心中有怨不免嘴上也不客氣,"若是敗露,巧哥自行了斷便是,不連累唐公子!"

唐奕一聽,使勁拍了幾下額頭.

"你是豬嗎?我要是怕牽連,當初就不跟你說那番話了.當初只是覺得不合適沒有直說,你要想走,華聯的車隊,船隊,天天進出大定,哪還塞不下你個小丫頭片子!?"

蕭巧哥依然不爽,嘟囔道:"既然那麼仗義,那還怕什麼我跟著你?"

唐奕懶得跟她廢話,指著車外道:"這是什麼地方?外面那麼多人是干什麼的?!"

"......"

"這是大宋使團,外面是兩軍的送伴使儀仗,你在這兒被抓回去,搭上我唐奕一條命不算什麼."

"要是有人故意做文章怎麼辦?你覺得是大宋使節擄走蕭家嫡女好聽,還是蕭家嫡女私通外國來的更輕松!?"

"呀!?"唐奕這麼一說,蕭巧哥哪還不明白?驚叫著捂住了小嘴.

"怎,怎麼辦?我我我,我沒想那麼多....."

"所以,不是我不幫你...."

"我唐奕別的不敢說,自己說出去的話還是算數的.只不過,這次你玩的太大了,牽扯太大.我的命我可以不在乎,但是,涉及到南北兩朝之間朝儀大事,你我都不能任性,妹子理解嗎?"

"理解."

"小妹錯了.要不....要不唐哥哥把我送回去吧?"

蕭巧哥現在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才知道,唐奕和自家兩個哥哥擔了多大的風險.

"唉!"唐奕一歎,挺懂事的一個小姑娘,怎麼關鍵時刻就犯二呢?

"先呆著吧,興許沒事."

說著,唐奕起身要下車.

"趕緊把衣服脫了吧,都快能水洗的了."

蕭巧哥小臉兒上都是細汗,額頭上的碎發都濕成一捋了.

"謝謝唐家哥哥."蕭巧哥一吐舌頭.

"對了,重新認識一下吧!小女子本名蕭觀音,小字巧哥,從今天開始,就叫蕭青瑤啦."

唐奕被他俏皮的樣子逗笑了,一邊掀開簾子,一邊道:"老子叫唐瘋子!還觀音?你咋不叫如來....."

嘎!!

唐奕感覺哪里有點兒不對...

觀音?

他-媽的'觀音’!!

咣當~!!

唐奕直接就從車上摔了下去.

"觀音.....蕭觀音!!!?"

"靠操!這下玩大了!"

唐奕躺在地上,徹底傻眼了.

他就算對大遼的曆史再不熟悉,也知道大名鼎鼎的《回心院》,也知道《十香詞》案.更知道,遼朝敗在耶律洪基手里.

而耶律洪基的正牌皇後,就是這位寫出《回心院》,因《十香詞》被耶律乙辛構陷而死的蕭觀音啊!

蕭巧哥就是蕭觀音?

這太特麼神奇了!相處數月,唐奕竟不知道她就是蕭觀音.

她那個夫家,就是要搶老子女人的耶律洪基?

你妹的!

叫什麼小字啊!?

早說你是蕭觀音,老子說什麼也不能讓你近身啊!?

"大郎,沒事吧?"黑子把唐奕拉起來.

"沒事兒!"唐奕一下子反應過來.

"你去告訴耶律德緒,就說我急著趕回去給過年,讓他走快點!"

噗!

"大郎是不是摔傻了?這才剛過完年."

"那就說回去過十五,總之,你讓他走快點!"

去他奶奶的大遼,唐奕打定主意,再也不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