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送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一早,使團上下早早起來,東西都收拾停當,眾人聚于大宋駐使館前等待遼朝送伴使.

足足等了半個多時辰,遼朝送伴使耶律德緒才姍姍來遲.

到了之後,這貨還不忘朝唐奕一挑眉頭,那意味十分明顯,當初在開封,你讓老子等了你半天,這回報應不爽,終于換你等我了吧?

唐奕沒心思和他起膩,草草與范鎮等宋官,還有蕭惠等大遼官員話別,就匆匆上路.

耶律德緒撇了一眼跟在唐奕車邊的女奴,心說,老子給你送去那麼水靈的小娘你不要,怎麼接了這麼個"胖丫頭"?

但是,他也管不著,只裝做沒看見.

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開跋,唐奕坐在車里掀簾看著外面.

君欣卓好奇道:"大郎,在找什麼?"

唐奕搖頭,"蕭家兄弟沒來送行.."

蕭家兄弟說要來送,卻沒來,這本身就透著詭異,很可能這兩兄弟是知道巧哥的事.

這麼一想,唐奕都覺得,這就是這兩個孫子策劃的.

君欣卓不知道唐奕這話意味著什麼,不經意撇見車下小心跟著的蕭巧哥.

"讓她上車吧,一個小姑娘吃不消的."

"不行!"唐奕語氣堅定."她現在就是個女奴,不能讓遼人看出異樣."

也幸好使團走的不算快,不然,蕭巧哥還真吃不消..

......

出了大定城,唐奕才稍稍心安..心說,最危險的一關算是過去了.

又行十里,就見官道旁有三匹俊馬佇立,耶律德緒一看,還是熟人.

正是蕭欣,蕭譽,還有薇其格.

...

耶律德緒知道,蕭家兄弟與唐子浩相交甚密,樂得賣個人情,就讓大隊停了下來.

蕭巧哥一見兩個哥哥,情不自禁地向前邁步..

"別動!"唐奕從車上下來,一聲低吼.

蕭巧哥滯了滯,生生停住了身子,眼盯著唐奕獨自走了過去.

一看到這三人,唐奕更加篤定,絕對是這兩個孫子策劃的這一出.

來到三人面前,唐奕臉上半分笑容都欠奉.

"你們想玩死我!?"

蕭家兄弟一怔,唐奕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不是他幫著巧哥出走的?

"不是你!?"蕭欣低聲質問.

唐奕眼前一黑,也懂了幾分.

"你們不知道?"

"知道,但以為是你在謀劃,就裝做不知道了."

"靠!"

唐奕低吼,偏頭看了眼遠外的耶律德緒,見他沒注意這邊,才憤憤道:"老子腦袋進水了,弄得這般漏洞百出?"

"那....."蕭家兄弟懵了,"巧哥膽子也太大了!"

這時,薇其格突然搭話.

"我.....我是知道的,也參與了."

蕭譽眼前一黑,兩個女人就把事兒干了,能走到這一步簡直是奇跡.

"我以為是唐兄.....只當你還有後招!"

"有個屁!"唐奕罵道."若不是老子自己察覺,現在還被蒙在鼓里呢!"

"那現在怎麼辦?"蕭欣有點後怕了,這里面牽扯太大.

唐奕搖頭,"出了城就好說了,關鍵是後事怎麼處理!?"

蕭家的千金啊,就這麼丟了?總得有個說法吧?

"這個我們想好了!"薇其格得意道."一會兒我和巧哥游春,巧哥會迷路.....然後就再也找不到了!"

三人絕倒,這種奇葩路子得他嗎多蠢的人才敢用啊?

蕭譽冷淨下來,沉吟道:"還有時間!"

"要不這樣,一會兒薇其格與巧哥郊游,巧哥不慎跌落山涯不治,可好?"

唐奕道:"尸體怎麼辦?找不到尸身一樣瞞不過去!"

"好辦!"蕭譽狠聲道,"會有尸體,但卻摔的面目全非了!"

為了小妹,殺個人算什麼!?

"....."

"只能這樣兒了!"唐奕歎道."你們趕緊去辦吧!"

"別呀!"一見唐奕開始趕人了,蕭欣急道."讓我們和小妹說句話啊!"

唐奕真想踹他,"你特麼找死別拉著老子!"

可是轉頭一想,十幾年的兄妹之情,以後能不能再見還是兩說,蕭欣的要求真的不過分.

唐奕長歎一聲,"就算老子是欠你們的!"

"跟我來!"

說著,就領著蕭家兄弟向大隊行去,薇其格眼前一亮,急忙跟上.

.....

耶律德緒還在奇怪,心說,怎麼聊著聊著,還跟到隊里來了.

可是,讓他覺得更離譜的還在後面.

唐奕領著三人回到馬車前,一掀簾子,直接就鑽了進去.

薇其格更是路過潘越身邊之時,猛一扯潘越衣襟,把潘越也"拎"進了車里.

耶律德緒不淡定了,奶奶的,光天化日啊,你們這要要干啥?

一看隊中的契丹軍士都盯著唐子浩的馬車,不由干咳兩聲,"看什麼看?把臉都轉過去!"

.....

蕭巧哥一見二哥,三哥上了車,下意識地也想上車,卻被唐奕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靠車邊站著!"

"哦...."巧哥委屈地哦了一聲.

唐奕像踩了尾巴一般低叫,"你現在是啞巴!"

....

隔著車簾,蕭家兄弟本有千言萬語,但此刻卻不知從何說起.

最後,還是蕭譽先開口.

"哥說,你聽著,別出聲."

"......"

"這些年委屈你了,出去也好..."

"家里不用惦記,有我和老三."

"時常給我們寫信,算了,別寫了,容易出事兒."

"老三,你也說兩句....."

...

蕭欣聲音有點抖.

"我說啥啊....."

"娘讓我倆帶過來一箱金子,到了南邊,要是唐子浩不管你了,這錢也夠你置辦個家了."

"不用擔心綠珠,昨天我已經和娘說了,讓綠珠給我做妾,牽連不到她."

"還有就是.....別忘了三哥.....等過幾年,三哥爭取去大宋通使,一定去看你..."

蘇幕遮下,蕭巧哥已經哭成了淚人,不停地抽噎著.

她想說,妹妹對不起蕭家,對不起母親,對不起哥哥,可是四下無數雙眼睛盯著,容不得她開口.

唐奕直翻白眼,"能不能別招她,一會兒再讓耶律德緒那老小子給看出來."

"就是.."薇其格附和道:"你們應該替妹子高興才是."

"妹子,別怕!等過幾年,姐姐一個心情不好也跑,到時候去找你!"

說著,薇其格還白了一眼潘越,看的潘越一哆嗦.

..

蕭家兄弟又絮絮叨叨說了半天,全是些家長里短沒營養的廢話.

最後,還是唐奕催著,兩人才下了車.他們說完了,薇其格可還沒說完..

"你們都下去吧,我和潘郎有話說."

唐奕想吐血,媽了個巴子,番婆子真是沒一個省心的!

...

那邊,耶律德緒一看蕭家兄弟下了車,唐奕也下車了,可是.....

薇其格和潘越卻沒下來,心說,突吉台怎麼養了這麼個小浪蹄子?

至于薇其格和潘越在車里干嘛,唐奕沒心思知道,總不至于脫了褲子就上吧?

與蕭家兄弟來到停馬處,蕭譽最後看了一眼遠處的巧哥,"舍妹就托付給唐兄了!"

唐奕一歎,"能力之內.....二位理解嗎?"

蕭譽默然點頭,"理解!"

蕭欣則奉承道:"依唐兄的性子,就算能力之外,也不會置小妹于不顧的."

"少給我扣高帽!"唐奕瞪著眼睛道."你們不知道這事兒玩砸了是什麼後果嗎!?"

"知道,知道.."

唐奕繼續道:"但凡早知會一聲,我也不能讓她這般冒失.一個不好,可能不是我的命和她的命的問題."

"是是....."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回是回不去了,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這個時候,就算讓他倆認唐子浩當干爹,兩人也沒話說.

....